陌颖 - tаòгòυωěй.còM 分卷阅读71 看起来冷淡的室友每晚在游戏里胡作非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印着的“大颗粒”“绝顶刺激”等几个词汇。

    再看向软在床褥里微微失神的沈弋棠,徐晏顿了顿,俯身去亲了下他汗湿的脸颊。

    他的小男朋友,总有些可爱的小癖好。

    【作家想说的话:】

    小棠课堂开课啦

    ○追求尊严需谨慎

    ○购物时要养成说明的好习惯

    晏哥:#关于我的小男朋友总有着奇怪癖好这件事#

    晚安

    明天见

    41不相信一见钟情

    原本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

    被从床上抱起来的时候,沈弋棠乖顺地沿着徐晏的动作,跪趴着撑在床面上。腰被宽厚的手掌自后握住,粗糙的拇指摁在浅浅的腰窝上,轻轻揉动。然后握得更紧了些,让暴露的小口抵上身后的烫热。

    直到开始进入。

    与之前每一次都不同的,带着凹凸质感的物件顶开了湿软的穴肉,不知名的粗粝突起狠狠碾过被入得烫红的肉壁。

    浑身战栗地吃进了大半,沈弋棠睁大了眼,双臂抖得几乎撑不住,他仓惶地往后探手,在近乎可怖的满胀感里地哆嗦地出声,“啊……徐晏,徐晏……不唔,有什么……是什么……啊……嗯!”

    沈弋棠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本来就紧致的内壁绞紧到极点,随着深深挺入的动作,他高仰着头,整个上半身被顶得往前,又被烫热的手掌桎梏住,软穴无处可躲地吃进更深,直到终于抵上最深处的嫩点。

    在难以想象的刺激里,沈弋棠浑身哆嗦着,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晶莹地从唇角滑落,小腿与足尖紧绷地翘起,粉白的足趾蜷成一团。

    这样的姿势,太深了,太深了……

    徐晏俯身抱住他过分颤抖的脊背,亲吻他后颈的软肉,把撕开的包装递到他脸前。

    “绝顶刺激。”低沉的嗓音里混着赤裸的欲,缓缓念着上头的标注词,宽厚的手掌从腰侧往下挪到柔软的小腹,按在上头揉了揉那里的小凸起,“有吗?”

    话音落下的时刻,稍稍后撤的腰缓了几秒,再次重重顶了进去。

    连呼吸都窒住了,沈弋棠蓦地仰起头,纤长的肩背绷紧成一道弯月样的弓,几秒之后弓身彻底软下,跌落在床褥里,蜷着身子吐出一大口濡湿的白浊。

    只是一下全根撞入,就被彻底肏射了。

    探手摸到沈弋棠身下的湿漉,徐晏动作稍顿,爱怜地吻了下他沾上泪痕的侧脸。

    浑身瘫软地陷在被褥里,沈弋棠一下下地发抖,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怎么都不肯再恢复跪姿了。

    徐晏没强迫他,只俯身吻着他的后颈,就着趴倒的姿势,握住他汗湿的腰,开始抽送。

    抽搐吮合的穴口失控一样喷落着汁液,在惊惧中无助地吞吃着触感陌生的物件,沈弋棠整个人完全陷进了床褥里,“罪魁祸首”的包装袋被扔在眼前,但后悔的心思完全来不及产生,就被剧烈的快感冲散了。

    随着耸动的幅度,胸前的嫩点跟身下的肉柱一起在布料间摩擦,灭顶的爽意过电一样从腹腔炸开,渗透进每一处脉搏,在全身泛出诱人的深粉。

    直到小腹深处涌出一股陌生的尖锐感觉,沈弋棠哽咽地摇头,倏然慌张又崩溃地挣扎起来,“不呜……不嗯,我不行啊…不行了嗯……要……卫生间……我要呜……徐晏,徐晏唔嗯……”

    破碎的声音被喘息搅乱,细弱地混在混乱的冲撞声与水音里,徐晏扶着沈弋棠的腰,将他翻转过来,想俯身去听他说了什么。

    一片红烂的穴肉正剧烈绞紧着,猝不及防地受了这一下搅动,几处敏感点被软套上的凸起狠狠碾过,沈弋棠尖促地哭喘了一声,后头的几秒时间里,意识直接中断了。

    起初是几口浅淡的白浊,随后就都是清透如水的汁液,从未有过的激烈喷射,量多到洒满了整个上半身,沿着紧致的线条滑落,将冷白红粉的胸腹全染上一层灼眼的光。

    汗水濡湿的精致脸颊,落满混乱汁液的润泽肌肤,瘫软着无助抽搐的纤长身躯,从色泽,到姿态,演化出极致的美与欲。

    但抬起颤抖的手指掩在脸上,沈弋棠彻底哭出了声。

    从意外的绝色里回过神,徐晏俯身去抱他,被沈弋棠哽咽着往外推。

    擦掉他脸上的泪痕,徐晏低头吻他,“没有,小棠,别怕,别怕,没有失禁,只是潮吹了。”

    抱住他发抖的脊背,轻轻哄他,“没关系的,很漂亮,是很漂亮的。”

    “唔……呃呜……”沈弋棠蜷在他怀里,哽咽地说不出话,只是终于冷静下来。

    徐晏把沈弋棠收紧在怀里,揉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下一个不用这样的了。”

    ……还有下一个吗?

    湿红的唇被吻住,沈弋棠没来得及发出疑问。

    ·

    不是整晚都在不停歇地做,但整晚都纠缠在一起。混乱亲密的动作,或激烈粗暴或温柔绵长,适时耐心的安抚,给出休息的时间,又在稍稍平稳后再次跌进汹涌的浪潮。

    反复的清醒又沉沦,彻底失去时间的概念,直到夜色开始褪去。

    俯趴在床褥里,沈弋棠迷糊地侧过脸,看着地上散落的软套,以及窗帘缝隙里将明的天色,再次被徐晏亲吻着缓缓顶入的时候,沈弋棠浑身发抖地抱紧徐晏的肩,埋着头哽咽着,在失去意识之前,恍惚的想。

    他真的不该买那么多的。

    ·

    沈弋棠梦到了第一次跟徐晏见面的自己。

    高考结束之后,确定了录取院校,他提前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小姨家。

    姨夫是个热爱“走南闯北”的画家,时常背着画板天南海北地逛,在许多城市都有些朋友。

    来到学校所在的城市,沈弋棠开始替姨夫的一位朋友打理一家小书店。白天看店,晚上就住在小店二楼的小屋里。

    一直这样呆到了开学,店主人旅游回来,沈弋棠也收拾好东西,去学校报到。

    因为是本地人,加上杨婉的原因,学校里许多老师一早已经熟悉了徐晏。本来主要是由大二学生负责的迎新,因为怕人手不够,叫上了几个提前来的新生,当然也叫上了徐晏。

    九月初的天气,过了最热的时候,但也还有些暑气没有退尽。

    只是在开学的前两天,因为忘记关窗的夜晚突然落了大雨,沈弋棠感冒了。其他倒没有什么,就是嗓子发炎得厉害,哑得说不出话。

    进到学院的迎新点,天上又飘了些小雨。沈弋棠把帽衫拉起来,戴上帽子,找到宿舍的名单

    Pǒ㈧Mě.cǒм(po18me.)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