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颖 - tаòгòυωěй.còM 分卷阅读67 看起来冷淡的室友每晚在游戏里胡作非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在徐晏突然起身的动作里,脚踝被放开,沈弋棠有些失去平衡往后倒,随即被宽厚的手掌扣住了后颈与腰,猛地收回,温红柔软的唇被重重吻上。

    实在是太舒服了。

    酒意熏透的大脑失去思考,只追逐着本能的快意。沈弋棠紧紧攀在徐晏肩上,几乎是前所未有地给出热烈的回应。而当被沈弋棠挺着腰呜咽磨蹭的时候,徐晏脑海里的理智弦彻底崩断了。

    抬手抽出湿巾,擦拭过的手指一路往下,剥开软嫩的肉瓣,将指尖轻轻捻入。

    怀里的沈弋棠浑身哆嗦了一下,无力抵抗一样颤抖着缩在他肩侧喘气,耳边的呜咽瞬间变了调,软哑成染上情欲的哽咽。

    粗糙指尖按揉着入口处,一次次浅浅插入一个指尖,碾揉一番便又退出,只等到那里吐出些粘液,将指节润湿,才分开了唇穴,一点一点,往里顶入,抽出,反复着缓缓深入。

    沈弋棠蜷在徐晏怀里,混乱的热气吐在徐晏的肩颈,现实里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从他下身激荡到四肢百骸,小腹里头泛出一片酸麻,逐渐开始轻轻抽动着,前方的肉柱也颤颤地立起,饱胀地自顶端小口吐出些汁液,几乎就要因为这样的前戏直接泄出来。

    徐晏的呼吸这样重,困住他的动作这样强势,入侵的动作又这样凌乱,隔着布料抵住他腿心的地方则是坚硬又烫热。这一切,无一不在刺激着沈弋棠的神经,引得他下身迎着徐晏的手指溢出更多的湿滑,温灼的呼吸纷乱急促,几乎带着室温都一起上升,裹挟着两人一同走向失控。

    直到探入的手指突然触碰到了一处很有弹性的肉膜屏障。

    怀里的人失控地挣扎了一下,哭出了声。

    顿住动作,随即意识到正被指尖抵住的是什么,徐晏的理智开始回巢。

    那是沈弋棠的处子膜。

    游戏里的沈弋棠,由于剧情的原因,设定里都删去了这一身体数据,现实里的他,则是还保留着。

    沈弋棠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下身的酸麻中突然疼了一下,却很快中断了。

    没弄伤他,徐晏收回了手,紧紧抱住沈弋棠,沉喘着把头抵进他的肩窝,哑声地,“第一次,应该在你清醒的时候。”

    不该这样混乱又仓促。

    醉了的沈弋棠根本不懂徐晏在说什么,他只觉得难受,非常想要些什么,又不知道是什么,只能在哭音里带上委屈的哽咽。

    却很快又止住。

    烫热的性器被裹在一起,徐晏抬头吻住他,将他的手引过来,共同覆盖住,带着他动作。

    等斑白的浊液洒落在彼此身上,沈弋棠高仰着头,眼前只余下一片恍惚的白光。

    【作家想说的话:】

    我愿称晏哥为“温(海)柔(棠)成(忍)熟(者)”

    下章名字 →_→ “男朋友”

    晚安

    明天见

    39“男朋友”

    清晨,沈弋棠是被周桐吵醒的。

    昨晚他醉得太厉害,意识不清,影响数据投射,游戏系统没有开启。

    有些茫然地,沈弋棠撑起身,隔着帘子,听见周桐压着嗓子在跟苏子讲话,“小棠床上的帘子还拉着呢,应该还没醒。反正今天上午咱们都没课,多睡会儿也行。”

    大脑重启一样,逐渐清醒过来,动作慌乱地,沈弋棠掀开帘子往下看,却没看到徐晏。

    “小棠醒啦?头疼不疼啊?”

    沈弋棠摇了摇头,“徐晏……”

    开口才发现嗓子干得发哑。

    周桐回他,“晏哥刚才出去了,下来喝点水吧小棠。”

    都是真的。

    昨晚的一切,对话,动作。

    站在水池前,低头把刷牙水吐出去,沈弋棠鞠起一捧凉水打在脸上,深呼吸了几下。

    然后听见了开门声,是徐晏回来了。

    周桐喊他,“小棠快来,晏哥给你带了粥呢。”

    慌张又含糊地应了一声,沈弋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有一点挪不动步子。

    太紧张了。

    昨天晚上,几乎是把什么都坦白了。

    心跳加速的,犹豫的空当,有人敲了寝室的门,随后似乎是隔壁寝室长的声音,“晏哥,我才在咱们楼下遇见辅导员了,他找你有事,你抓紧下去一趟啊!”

    看了一眼洗漱池前站着的沈弋棠,徐晏应了声,转身往外走。

    他刚刚出门,周桐就轻轻“哇”了一下。

    苏子随口问,“辅导员突然有什么事?”

    周桐“啧”一声,“什么辅导员啊,你不知道吗?苏婕要跟晏哥当众告白啊,都在咱们楼下准备好了。晏哥刚才八成从侧门进来的,没遇上。这不,又派隔壁小李来叫人了。”

    苏子愣了愣,“告白?不是吧……”

    “怎么不是,你看上次咱们野营,晏哥都那么明确的英雄救美了。这事儿论坛都开帖了,有小一百人投他俩今天要成呢,你就等着……哎小棠你去哪儿?”

    走廊里的人不多,偶尔有几个,有些讶异地看着沈弋棠快速跑着,穿过了走廊。

    宿舍在三楼,他很快下到了一楼,大门口不远处的小花坛边已经凑了不少人,一些白白粉粉的气球,还有手里拿着小礼盒的女生。

    但没有徐晏。

    回想过周桐那句“侧门”的话,沈弋棠迅速转过身,往侧门去。

    侧门临近食堂,有不少早起去吃饭的人。猝不及防地混进了人群里,沈弋棠怔了怔,像是混乱的冲动终于消失了一些,后知后觉地顿住脚步。

    这么急匆匆地找到徐晏,是要干什么?

    是别人要跟徐晏告白而已,并不是徐晏要做什么。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急躁?

    心跳又快又乱,却不全是因为奔跑。

    明明还没有正式确立什么,占有欲却已经开始不自知地生长了。

    太贪心了。

    这样的他,是正确的吗?

    沈弋棠站在原地,逐渐有些无措,直到上头有人喊了他一声,“沈弋棠?”

    沈弋棠是直接跑出来的,没来得及擦脸,随着抬头的动作,发尖未干的水渍顺着干净的眉骨滑落,晕湿的眼睫显得更加分明,衬出底下异常漂亮的眼睛。

    徐晏怔了一下,看着这样的沈弋棠,一时连下楼的动作都迟缓了几秒。而沈弋棠回过神来,沿着楼梯迎向他,“……你……要回宿舍吗?”

    抬手替沈弋棠碾掉脸颊边的水滴,徐晏回答他,“没有看见辅导员,也忘拿手机了。怕

    Pǒ㈧Mě.cǒм(po18me.)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