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颖 - τаòгòυωěй.còм 分卷阅读7 看起来冷淡的室友每晚在游戏里胡作非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室用的那种洗手液的味道。

    徐晏俯下身的时候,沈弋棠恍惚觉得徐晏好像轻轻叹了一口气,但他也来不及细分辨,所有思绪就被徐晏掀开被子的动作吸引了。

    现实里,徐晏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平时从容低调的人,到了球场上却像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掌控全场,闪耀得让人挪不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打篮球的缘故,徐晏的手掌很大,指骨修长,指腹有层薄薄的茧,沈弋棠碰过一次,就牢牢记住了。而这些特征居然被完美复刻在了游戏里。

    缝口的嫩肉被薄茧蹭过,酥酥麻麻的感觉一路往里渗透到穴内,引得穴肉分泌出丝滑的汁液,缓缓地从穴口溢出。

    对着徐晏流水,这样的状态有些超出沈弋棠的羞耻限度,他下意识地想夹腿,但被徐晏按着大腿根制住,沉声提醒,“打开点。”

    沈弋棠含糊地“嗯”了一声,闭上了眼,听话地努力压制下心头的异样。

    徐晏刚刚洗过的手上还带着些水汽,跟沈弋棠穴里溢出的液体融合,涂抹在指尖,是最好的润滑剂。而后中指的指节拨开了肉唇,寻到正潺潺吐汁的小穴眼,戳刺了一下。

    沈弋棠的腰倏然抖了一下,随即惊喘着睁开了眼,便看见徐晏的手埋在他腿心,已经往穴口里探进了一个指节。

    这幅景象让沈弋棠耳面爆红,连带着浑身都开始发烫。小腹里头,他层叠的软肉裹缠上去,蠕动着吻上陌生的入侵者,而入侵者不容置疑地往更深处侵犯,他充满神经末梢的穴肉被寸寸破开插入。

    沈弋棠垂手握在徐晏动作的手腕上,原本抵在徐晏肩侧的头逐渐无力地埋进徐晏怀里,被刺激得指头尖都在抖。

    “唔……徐、晏……哈啊……够、够了……是不是……够……”

    够深了。

    徐晏不知为什么没有及时回答他,过了几秒才沉声说,“别动。”

    徐晏垂眼看着底下的景色,“才进去一半。”

    仔细听的话,会发现徐晏的声音听起来明显跟平时不太一样,带着浓重的克制与压抑,欲盖弥彰。但沈弋棠没能感觉出来。他被徐晏磨人的插入弄得大脑发混,只恍惚地想,才……一半吗?

    徐晏的手指,真的太长了……明明里面已经……进的太深了……

    沈弋棠闭着眼,腰腹紧绷到浑身都细细地发抖。被徐晏的手指插入这件事,在一开始就攻破了他所有的心理防线,让他整个人敏感到了极点,以至于徐晏每一次细微地抽插,都引得他克制不住地跟着哆嗦。当徐晏那根手指差不多完全插进了穴口,在穴内轻轻转动摁揉的时候,沈弋棠几乎要哭声出来。

    但一根手指是没办法把跳蛋拿出来的。

    徐晏将手腕往后抽出一些,加上一根食指,双指并拢着分开汁水四溢的穴口,再次进入。

    两根手指,突增的尺寸让沈弋棠压抑不住地哽噎了一声,后腰发软地往后倒,又连忙用手臂撑住。

    徐晏抬眸看了沈弋棠一眼,伸过空着的手臂把沈弋棠的后腰揽抱住,才发现沈弋棠原来抖得这么厉害。

    要是他稍微放快些动作,就会抖得更加厉害。

    这样的念头出现之后,后头一段时间就明显有些失控。沈弋棠发觉自己根本阻挡不了徐晏的动作,索性把双手环在徐晏肩上,紧紧攀进徐晏怀里,在愈发过分的抽送里喘息哽噎。

    “轻、一点……太快……太快、了呜……不行……好酸……好酸……哈啊!”

    徐晏却没有再回应沈弋棠的话,只在沈弋棠哭喘得厉害的时候,抬起手动作凌乱地揉了揉他脖颈后的那块软肉。

    修长手指在烫热的穴道间激烈抽送,有几次指尖明明已经碰到了那枚跳蛋,却偏偏往旁挪开不去接触,而是继续折磨濒临崩溃的穴肉。直到肉壁抽搐着猛然绞紧,从深处涌出一股股清液,徐晏才突地深深送入,寻到那枚被润得光滑的跳蛋,一举抽出沈弋棠的体外。

    在濒临极点的时候被抽出,跳蛋不平整的线条随着手指狠狠剐蹭过穴内所有敏感点,沈弋棠昂起头,短促地哭叫出声,猝不及防地被送上了高潮。激涌的汁液倏然喷洒而出,给身下的床单染上一片深色,数秒之后,他双腿脱力地往前倒,被徐晏稳稳接进怀里。

    温热的手掌覆盖在沈弋棠后颈那块软肉上,徐晏沉着眸色,抱住沈弋棠在高潮中痉挛抽搐的身体,似乎是不经意地揉摁着那里,直到沈弋棠的呼吸逐渐平稳下去。

    就这么在他怀里睡着了。

    满室旖旎重归于宁静,半晌,才终于响起男人放弃克制的低哑舒气声。

    【作家想说的话:】

    谢谢小天使的推荐票,拉上小棠一起乖巧鞠躬躬(接收到晏哥的警告眼刀

    下章晏哥就可以吃到小棠了,已经六章了终于……大声喊出“晏哥真能忍”(晏哥朝我举起了大刀,溜了溜了~

    蛋是小棠醒来后找到晏哥要求帮忙。

    7初夜插入/顶肏宫口强迫高潮(蛋:通着电话被撬开宫颈) 章节编号:6544379

    房间里温度舒适,但在卧室的大床上,气温正极速上升。

    修长指骨从沈弋棠的睡衣领口往下,一路解开衣扣,在胸口划开裂痕,释放出雪色的肌肤。徐晏像拆开一颗精致包装的糖果,慢条斯理地将沈弋棠从衣物里剥出。

    沈弋棠身上有层运动得来的薄薄肌肉,流畅地覆盖在偏纤细的骨架上,使得沈弋棠并不过分瘦削,而是肩展腰细,柔软又趁手。

    丝绸睡衣逐渐滑落,从沈弋棠胸前轻点的红蕊,到后腰微微凹陷的腰窝,徐晏一言不发地动作,似乎从容不迫地把沈弋棠完完全全地从“糖纸”里剥出来。

    唯有最后把“糖纸”们草草扔在地上的时候,显出动作里少见的急促。

    卧室里灯光大亮,沈弋棠光裸着陷进软和的被褥里,抬起手背遮在自己的脸上,整个人因为紧张轻轻发颤。

    作为最后一块糖纸的内裤也被剥下去,徐晏握住沈弋棠发抖的手腕。

    沈弋棠的手腕骨很细,被他的手指轻易圈住,细腻光滑的触感让徐晏下意识收紧手指摩挲了一下,才问,“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才冲过澡,徐晏的掌心很烫,被握住手腕的瞬间,沈弋棠浑身都僵了一下。

    然后就彻底起了反应。

    所以徐晏虽然没得到沈弋棠嘴上的回答,却得到了另一层更真实的回答——紧实的腹部肌肉被一根小东西颤巍巍地顶上。徐晏垂眸看了一眼,墨黑无底的眸子里难得地闪过一丝错愕

    гoυωèńńρ.ǐńfo(rouwennp.info)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