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aa - 01.初来乍到(Y生活贞C带锁X) 后宫调教日常(弄月宫)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原先全身赤裸还边摸着x进入梦乡的宁落,  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从松松软软的大床突然换了一张老式雕花木床,上面还刻满着红石榴跟橘子花,层层叠叠的镂空立体雕花十分精致,确实看着都让人觉得叹为观止。

    宁落还在睡眼惺忪状态,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已经彻底改变。直到宁落感觉到身下软软滑滑的丝绸,才感觉到有点那里不对劲,缓缓的睁开双眼,突如其来的陌生环境吓到宁落直角90度的坐了起来,在还没有来得及尖叫,脑袋突然回忆起一个不属于她的过去。

    朝廷正四品的大理少卿-单并年是原身的爹爹,亲娘是爹爹的三姨娘,不算得宠可因诞下一子一女,地位也不算太低,原身是府里排行第六的庶小姐,今年十三。

    在这个朝代主母独大,其他的女人们都只是用来侍候老爷的玩物,有生儿育女的或是娘家背景不差的才能成为姨娘。

    在这个  国家有规定:    一到三品官员可娶一妻六妾    四到六品官员可娶一妻五妾.      七到九品官员可娶一妻四妾。而其他女人统称为下女,不得入族谱。而下女生的孩子不能称为庶子女,只能称为外子女。

    无论是主母或是姨娘还是下女生下的女儿都会统一送到府里的贤淑院学习,由主母监督,可想而知的嫡女的待遇一定b庶女跟外女好。

    平常都必须待在贤淑院学习不同的科目,包括女戒、道德经、琴、棋、书、画、女红等。主母也会自己的亲生女儿开小灶教道一些管家之道或是一些后院手段。而庶女跟私女只有初一十五休假才可以回到自己的姨娘身边,每次回去都只能待不超过三个时辰。

    宁落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包括本来学习过的东西,宁落过滤了一遍,只得到一个结论就是“这朝代古板得要死,女人没有地位,都是联姻的工具只是分了三个等级罢了,三从四德格守妇道,能当主母的还好,像他这样的庶女最多也只是富贵人家的姨娘,前途一片黑暗,可是怎样也总b外女好。”

    醒来不久的宁落在大概整理完思绪,虽然还未完全代入角色,但是可能是因为平时的穿越文看得多,所以也很快接受得到这个改变不了的现实。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六小姐,可起来了,奴婢进来给你解锁出恭”

    宁落还一脸朦b的回了一句“嗯~醒了  玉嬷嬷进来吧。”

    玉嬷嬷是主母派来照顾他们的,也不是属于宁落一个的,还要照顾另外两名庶女姐姐,分别是二姨娘所生双胞胎四小姐单纯露跟五小姐单纯雾,今年十四,三人从小一起生活又是庶女,所以感情都特别好。

    玉嬷嬷打开了门后面跟着两个是女婢,手上拿着钥匙走到宁落跟前。

    玉嬷嬷抽手掀起宁落身上的被子,直接脱掉宁落身上长到小腿的亵k,宁落才惊觉自己身上带着贞c带,整t都是由很柔软的小羊皮造成的,腰间系着一条皮带般的东西,前后各一个三角形角对角中间有一条细长的皮带横在在胯下,上面布满针孔大小的小洞,用来通风,这种贞c带是没有留洞的,大小便都要由嬷嬷用钥匙打开才能如厕。月事来的时候就换个大一号的包上月经带。

    宁落一直都很好奇,古代的人天天带着贞c带如何生活,留两个洞,洞留大又没用,太少又容易弄脏。现在不用想了,就带在自己身上。

    宁落心理哀吼“这是什么鬼世界,连自慰都不能,还让不让人活。”

    穿着上衣,裸露着只有带着贞c带的下身,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跟着玉嬷嬷去到房间旁边耳房出恭。

    看着玉嬷嬷正在为自己解锁,宁落问道“嬷嬷,这东西能不带吗?好麻烦”

    “当然不行,女人的贞cb女人的命重要,就怕你们还小不知事,等一下尝到欢把自己身子给破了”

    宁落再装傻地问到“尝什么欢”

    她当然知道那欢是啥,怎么说在现代也至少有10年的自慰经验的宁落,可是刚刚发现原身的脑海里从小到大一点点关于性爱的东西都没有。除了之前有一次在晚上摸着自己的奶子,两粒小红莓硬了,就已经羞的要死,连自己的好姐妹都不敢说,宁落就一阵无语心想“那我也只能装个纯情小白花”。

    玉嬷嬷道“你别管,好好的给我带着”

    脱掉贞c带被嬷嬷扶到恭桶上蹲下,小穴就在嬷嬷的面前,宁落一阵害羞脸红道“嬷嬷  你能转过去吗?  你盯着我,我感觉很奇怪~”

    “有什么好羞的,你从小就是我带大的,天天都看平常都没见你害羞,行行行,我转过去”嬷嬷慈祥的笑了一下,轻轻的说了一句“真的都长大了,唉~”

    宁落看着她们都转过去了就立刻把一整晚的尿都拉了出来,鲜h色的尿液就被装在恭桶里的木糠吸收。

    擦干净后玉嬷嬷就立刻把贞c带装回去,出了耳房后回到房间便开始梳妆,宁落看着镜中的自己,跟现代的样子有分相似,不过现在才十三岁的她身体还未完全发育,不知道完全张开来后会不会跟以前一样丰满。

    现在的奶子就b倒扣的小碗大一点,可是还算得上饱满,刚刚出恭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阴毛还是很稀疏,细细的绒毛配上白里透红水蜜桃般的小屁股,宁落还算是很满意自己这具新身体的。

    换好衣服后宁落就开始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堂课,听了一整天的女戒,不外乎就是要相夫教子,以夫为天等等等等之类的。

    虽然课堂沉闷,还是被b着要上的,宁落也没办法只好乖乖就范,幸运的还有两个好姐妹可以小聊一下,也算是可以打探一下这个记忆上熟悉但又完全陌生的时空。

    上完午课后终于可以有空闲的时间休息下,跟小姐妹一齐做着今天的女红功课吃一下小点心。今天要绣一朵朱顶兰,还好原生的手工不错,而且宁落以前的专业这绣工对她来说也是不会太难看。

    四小姐纯露看了看四处无人便道“六妹  你姨娘有有无有告诉你我们下一年母亲就要把我们报上去了」

    「报什麽,上去那?」宁落问

    五小姐纯雾抢着回“报上去选秀,我们姨娘偷偷告诉我们的,还叮嘱我们这一年一定要乖乖的,不然主母给我们穿小鞋,我们就惨了。”

    纯露又接着说“这一次我们跟三姐一齐选,你也知道她的为人,一定不会给我们好看的”

    纯雾推了纯露一下“小声点,隔墙有耳。”

    “如果我们嫁得b三姐好,一定会把她的脸气绿~嘻嘻”纯露特意压低声线说

    “姐,怎么可能人家可是嫡女,我们这些庶女怎样可能嫁得b她好”纯雾对着这个不着调的姐姐白了一眼

    宁落俏皮的说“可能我们长得好,可以被贵人选中也不一定呢”

    然后三人哈哈大笑

    突然三姐菲儿从门外经过“你们在笑什么?~”

    三人吓到突然说不出话来,真的早上不要说人,晚上不要说鬼。

    “看你们仨还能笑多久,真期待看到你们未来给那些油头粉面的老头子做妾,也配得上你们的身份,一天到晚顶着一张狐狸精的脸。”

    纯露跟纯雾立马得脸都青了

    菲儿就是想看到这个效果,说完便抬头挺x的走了。

    宁落看到气氛不对,便立刻调侃道“看我们的脸就是知道有福气的,有什么好怕。”

    纯雾还是一脸若有所思“唉~问我姨娘,姨娘又死活不肯多说,一点点选秀的东西都不肯跟我们说,真是急死人了。”

    晚饭过后大家便觉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在这个朝代女子一说到婚嫁这个问题就特别沉重,嫡女还有一丝向往,可是像她们这种庶女当然知道嫡庶就差一字,落差可以有多远。

    宁落躺在床上看着精美的床架,心理想着“难道这一辈子就要注定给别人当妾,天天独守空房等人宠幸,万恶的封建社会。”

    在这个朝代,长辈都不会跟她们这些未出阁的女孩,就是要她们懵懵懂懂的过门,如果新婚就知道太多会被未来婆家认为不守妇道。

    “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那么多规则”宁落想完便沉沉的睡去,宁落天生就小条筋,反正想也想不通,问别人也不会跟你说,那就到时候再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宁落:说好的肉文

    作者:你给我等着(过几章你就惨)我先要铺一下剧情(哼)

    宁落:天啊!~这明明是禁肉文啊

    作者:色女有反差才刺激你懂什么(心虚)

    一天两粒免费珠珠,放着也是浪费,就都给我吧~~珠珠收集器!动力动力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