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星曲奇 - 学姐帮帮我(七)H 男朋友太变态怎么办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说干就干。

    姜瑶拉过傅言的脖子,在少年意味不明的目光中闭着眼睛亲了上去。

    唇瓣相触,极为柔软。

    姜瑶并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虽然是她主动了,但亲了亲男朋友后,她就停住了动作。

    ……做个春梦而已为什么它不会自己继续下去???

    “你会吗?”姜瑶矜持着问,“就,接下来的步骤。”

    无辜纯洁的学弟眨了眨眼睛:“会吧。”

    这一个“吧”字让姜瑶摆出了咸鱼脸,连春梦都不打算继续做下去了。

    傅言似乎是发觉了她的不满,轻轻笑了一声,在姜瑶想要推开他前,俯身吻了上去。

    比起姜瑶的生涩,他的动作要熟练得多,直接撬开少女软甜的唇,舌尖滑过敏感的上颚,直接缠住了香舌,带着少年特有的莽撞,激烈得像是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姜瑶被吻着,吻得她晕晕乎乎,恍惚间傅言好像又笑了下,这声笑并不太真切,除了脑子迷迷糊糊在想男朋友性格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但真正的怪异之处却没有半点察觉。

    所以傅言的手从衣服下摆探入纤细的腰,又顺着柔软的腰线往上滑动时,姜瑶也还有些懵。

    直到少女柔软挺立的双峰被握住,姜瑶克制不住,低低地喘了声。

    “嗯……别……”

    傅言的动作顿了顿,白皙的面上瞬间晕染起大片红晕,他直接凶狠地咬住了姜瑶的唇。

    傅言的体温向来偏低,像是冷血动物,手指滑上双乳时,柔软敏感的樱果下意识地颤了起来。他一面激烈地吻着姜瑶,一面揉着她胸前的柔软的雪团,微凉的触感混着少年情难自已的动作,几乎让没什么经验的姜瑶瞬间就软了腰。

    直到傅言推开胸罩,摸索着去吮吸雪峰上两点樱果时,姜瑶终于猛然惊醒了过来。

    艹艹艹艹!

    妈的。

    姜瑶脸色爆红。

    这哪里是梦!

    “学弟!傅言!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

    姜瑶再怎么傻也意识到不对劲,她挣扎了起来。

    傅言不管不顾,红软的舌头灵巧的舌头绕着樱粉打转,似乎是不满少女的挣扎,他埋首直接吮住了那颗乳珠。

    “!!!”

    在姜瑶的僵直中,傅言不紧不慢地吮着,另一只手也不客气地握住了姜瑶另一边乳峰,长腿一伸,强行插进姜瑶的双腿中,吮了一会,他才慢吞吞地抬起脸,温软无害地对姜瑶露出一个笑容。

    傅言有些无辜地眨眼,睁着眼睛说:“学姐,看不出来吗,我在干你呀。”

    “——!”

    姜瑶几乎要软成了水,强撑着道,“你、你冷静点。”

    傅言懒懒地拉长了语调:“诶——学姐好过分。”

    “明明一开始是你先同意的,”他嘟囔着,然后又弯着嘴角笑了起来:“现在后悔也晚啦。”

    姜瑶懵了。她同意了什么?

    “我好难受的。”学弟抱怨着说,暗示性地蹭了蹭她,蹭得姜瑶完全不敢动弹。他轻轻地撒娇,声线掺杂着欲望,黏糊得像是凝固的牛奶,“帮帮我啦,好不好,学姐?”

    姜瑶被他这样撒娇,心还没来得及软,就听他继续用撒娇的语气说:

    “我想要操学姐,想得快要疯了。”

    姜瑶:???你tm说什么?

    黑发少年又轻笑了一下,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挑时,似乎多了一丝平日里见不到的邪气。

    少女胸前的柔软像是堆着雪,并不算大,顶端的樱桃颜色像是揉碎了草莓,清浅的樱粉色格外好看。傅言张口咬了咬,姜瑶脸上的红色便蔓延了下来。

    “别……”

    敏感的地方被袭击,姜瑶有些害羞,恨不能把脚指头都缩起来。

    傅言并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略尖的牙齿细细地磨着少女的樱蕊,吮吸,他没有整个含住,吮着慢慢发硬的乳头,舌头绕着那点樱粉打转,磨得姜瑶整张小脸都蔓上了无尽的粉色。

    ……妈的。

    姜瑶都要羞耻疯了。

    天知道她男朋友哪来那么多花样。

    明明都是童子鸡,他为什么会那么熟练!

    “因为有好好研究过。”

    傅言的声音传来。

    姜瑶:……?

    姜瑶这才意识到她好像愤怒地质问出了声。

    “学姐不要生气。我只和学姐这么做过,也只想和学姐这么做。”

    他弯着眼睛笑了笑,漂亮又无害,漂亮的眸子像是落着星星,哪怕是在做着那么情色的事情,傅言的表情也依旧是平日里见到的温软无辜,带着点好欺负的感觉,然而就是这么个小天使,修长手指还握着少女柔软的胸,捏着少女胸前的樱粉,好脾气地说着相当色气的话。

    “太想和你做了。所以有好好看过书和视频,想让你觉得舒服。”傅言说着,还无辜地咬了咬唇,白皙的面上铺开一片红晕,“学姐……你舒服吗?”

    姜瑶:……

    “我不舒服!”姜瑶忍住脸红,想把这家伙推开,但傅言却慢慢拧起了眉。

    他说:“那就让人有些苦恼了。”

    傅言说着,继续伸手来剥她剩下的衣物。

    姜瑶上半身已经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他眼中,他还伸手来脱她的裙子,姜瑶按住他的手,瞪他一眼,只是她方才还被他问得喘不过气来,一双眼睛雾蒙蒙地笼着水光,眼角晕开好看的红晕,也不知道傅言想到了什么,他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抽手出来,顺着少女平坦光洁的小腹滑到内裤边缘。

    姜瑶:“!”

    少年修长的手指搭在饱满的阴阜上,冰凉的指尖隔着薄薄的布料触着少女温热的肌肤,那种感觉很好,少年眯了迷眼睛,像是晒太阳晒得有些满意的猫咪。

    他的指尖又往下滑了滑,隔着内裤摸索到缝隙处,在凹陷处磨了两下,傅言便抬起头,他笑了一下,笑容有些说不出的得意狡黠,他说:“学姐,你骗我。你很舒服的。”

    傅言的唇落在姜瑶耳垂处,带着微凉的气息:“你明明就湿了。”

    ……妈的!

    姜瑶夹住他蠢蠢欲动的手,咬牙:“不就是湿了吗,生理反应不可以吗?!”

    傅言又噗噗噗地笑,撇去平日乖巧无害的伪装,那笑容格外嚣张,姜瑶脸更红,冲动之下,便抬了抬腿,恶意地用了点力去蹭他小腹下方。

    这回傅言笑不出来了。

    姜瑶的笑容也僵了。

    ……好像大得有点过分了。

    这个念头还没浮现多久,姜瑶便被傅言推到了床上。

    她有些懵。

    傅言冷静地说:“抱歉,学姐,我好像忍不住了。”

    ——你不是完全就没忍过吗?

    姜瑶刚想怼他,就被捉住了双手,而傅言微红着眼睛,咬着唇,直接撕开了她的裙子,薄薄的内裤更是没两下就被他扯开。

    少女私密那处很好看,柔软的芳草浅浅掩盖着雪丘,粉色的缝隙羞怯躲在花瓣里,而他狂热痴迷的学姐就这么被他压在身下。

    光是这么想着,傅言就硬得发疼。

    傅言忍不住咬了一下姜瑶的耳朵,低喘着的声音格外性感,“学姐,我可以进去吗?”

    这么问的时候,傅言已经脱了裤子,那根大得有些吓人的东西直接靠住了姜瑶的大腿。

    “……如果我说不可以呢?”她试探着说。

    傅言好心情地对她笑了笑:“那我只能向学姐说对不起了。”

    他低低地和她咬耳朵:“我操进去的话,学姐会哭吗?”

    姜瑶:妈的!被看不起了!

    然而,当傅言真的把肉棒抵上来时,姜瑶有些难受地皱起了眉,声音也带了点哭腔:“不、不要,你出去……太大了……”

    少女的声音本就清脆微甜,此时这般似泣非泣的模糊气音更是甜腻,软得傅言眼睛都红了。

    心爱的学姐就这么被他压在身下,娇软无力地承受着他,小脸通红,眼角落着泪,像是被欺负狠了。

    可他明明才刚刚进入她。

    “别怕,很快就会舒服起来的。”傅言的声音有些哑。

    姜瑶并没有察觉到少年压抑的声音下的情欲,傅言已经很努力在做前戏了,可她那里小,傅言又太大,就像是0.7的笔芯硬是要挤入0.5的铅笔里,胀得她发疼。

    “你、你出去……”

    姜瑶也不想哭,但她本来就娇气,还没被怎么,一句话就说得呜呜咽咽。

    傅言吻住她的唇,手指无意识捏住她的胸部,姜瑶就僵了僵。傅言敏锐地察觉到这点,缠住姜瑶的舌头,手轻轻在少女胸前打转,缓和她的难受。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姜瑶确实是敏感体质,被另一个人这么揉着乳房,小穴慢慢就淌出了花露,润泽了些窄涩的阴道。

    傅言也很难受,他也是第一次,少女那处的紧致牢牢吸着他,他想拉过她的腿一口气抵入,又好像有些舍不得。

    他本想咬她,咬住时又不舍得怎么用力,只懒懒用牙齿摩擦过少女敏感的乳珠,察觉到她好像更湿了。姜瑶有些难为情,小穴被龟头挤入,却又没有完全被进去,初始的疼痛过去,伴随而来的是莫名的骚痒,她有些难耐地“唔”了声,然后惊恐地发现,抵住她的那根炽热,好像变得更大了。

    学弟忍不住急促地喘息起来:“……学姐,我真的控制不住了。”

    “别别别——呜呜呜我真的不行!唔……”

    混、混蛋……

    完全进去的那刻,整个人的思绪都挥空,无比美妙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整个身体,让他恨不能死在她身上。

    向来伪装得很好的学弟,此时终于撕开了伪装,吻上姜瑶的唇,拉开她的腿,低低笑了起来。

    “好啦,学姐。别撒娇了。”

    “一起,变得更舒服吧。”

    ——————————————

    好了。爽过了,开了辆婴儿车。我今天竟然写了五千……

    贤者时间,激情退散,叹气,果然还是害羞写不出黄暴,我留不住大家的,呜呜呜呜,大家下周末再见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