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许言呀 - yцsⓗцщцЬΙz.Ⓒóм 猫(H) 过度敏感(1v1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裴鄞川和宋迁歌动作小心,平日只有晚上会见面,加之宋迁歌平日也鲜少出门,因此这件事被瞒得不错。

    宋迁歌在宫中的日子有裴鄞川照应比之前的生活好上许多,但也并不招摇,以免引起他人不必要的注意。

    两人之间的事情成了四个人的心照不宣。

    临近年关,裴鄞川开始忙了起来,两人见面的时间和次数都肉眼可见的减少了  。宋迁歌虽然想念但也没有办法,叫秋月找来针线开始刺绣。毕竟是大家闺秀,宋迁歌的刺绣多少也是拿得出手的,只不过因为幼时贪玩,喜好情欲,鲜少把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所以倒也不上精。

    “娘娘,您这是要绣什么?”秋月替她拿来靠枕垫在她的身后。

    宋迁歌穿的很厚实,上次裴鄞川来的时候摸了摸她的手,发现很是冰凉所以嘱咐秋月平日要督促她多穿点。起初她真的很不习惯穿那么多,别扭的慌。ρΘ一八ъΘΘκ.cΘм(po18book.)

    “裴鄞川,穿这么多真的好难受呀,哪哪都不舒服。”她穿着里衣,蹭到他的身旁,将腿搁在他的腿上。

    裴鄞川身上的温度总是很高,在这样严寒的天气里显得更加温暖。所以只要两人在一起,她总喜欢粘着他,把冰冷的手往他的脖子里伸。

    起初裴鄞川会看着她让她自己心虚把手给缩回去,后来干脆就让她随便蹭。

    “不穿会着凉。”

    裴鄞川把她的手牵过来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察觉到她的腿仍在蹭他不由得笑了笑:“你是小猫吗?”

    宋迁歌轻轻的哼了一声,把冰凉的脚从他的裤腿里伸进去:“喵。”

    声音娇软,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墨黑的眼眸之间带着水意,嘴唇粉嫩饱满,她的眼神带着不一样的色彩,而后她轻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他没说话,粗粝的手指狠狠的揉了揉她的唇瓣,低头吻住她。她实在可爱,浑身散发着奶香味,像是一只没有断奶的小猫似的。无聊的时候就会探着软软的爪子挠你一下,不疼,但是很痒。

    他咬着她的舌尖,紧接着吻住吮吸,她低低的喘息却不往后缩,而是抬着下巴迎合着他。

    这个吻很绵长,温存而又柔软,宋迁歌整个人都酥了,化在他的怀里。

    “你想要吗?”她凑在他的眼前,小手描着他的唇形,没忍住又凑上去亲了亲。

    他伸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几近要把她揉进自己的怀抱之间,而后他向上顶了顶,她的呼吸乱了。

    她感觉到了他的温度和他的欲望,那样坚硬粗大。她下意识地磨了磨,轻轻的顶了顶他,声音之间带着笑意:“裴大人这里好硬。”

    他的呼吸变得沉重,侧头将她小巧的耳朵咬住:“这是因为谁硬的?”

    她轻笑,手从他的裤子里钻了进去毫无顾忌的摸上他的,语气之间带着些小女人的得意:“因为我是不是?”

    他的下颚一紧,抓住她的手狠狠的撸动了一下,闷哼出声,那语气之间带着些无可奈何和咬牙切齿:“除了你还能是谁。”

    她笑得更得意,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那就奖励你一次。”

    她正好来了葵水,他拿她无可奈何,她却打开被子身子向里钻去。

    他哪里还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几乎是呼吸的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硬挺被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包裹住。她的第一次做这个事情,还很不熟练,但正是这样生涩的动作,裴鄞川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突然没了任何声音,有且仅有的是她的声音。

    她的舌头舔过他的顶端继而往下,她柔软而娇小的手握住他的。

    那样湿润而柔软,带着不一样的温度,紧紧的将他包裹住。

    他忍不住的向上,想要挺进她的嘴里却又怕伤害到她,没成想下一秒她便深深的吞了进去。

    其实宋迁歌的感觉并不好,有些想要作呕,可是她又想给他快乐,听见他的喘息声,急促而又沙哑。

    他的大手覆在她的脑后,感觉着她的的所有动作。

    被子里闷热,属于男人的味道在这小小的空间显得异常浓厚,她几乎就要沉溺其中。她感觉自己像条鱼,滑腻而又渴望着异常酣畅淋漓的情欲。

    她舔弄着他的灼热,身下湿润而又粘腻,他为她沉沦的同时她也早已深陷其中。

    他终于,向上挺动,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情欲,手下的肌肤滑腻,在他猛插了几下之后便射在了她的口中。

    他的呼吸沉重,她从被子里钻出,满面潮红眼角带泪,看上去楚楚可怜,嘴角带着淫靡的水意,那液体透着说不出的色情。

    她缓缓将口中充满着麝香味的液体吞下,而后张开樱桃小嘴,红润的舌头上还余下扎眼的颜色。的舌微微颤动,她仰起头,舔了舔他的嘴角。

    “喵。”

    这声音更是粘腻娇媚,她的眉眼带着魅惑,像是勾人的猫,更像是妖精。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