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许言呀 - 浆果(H) 过度敏感(1v1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宋迁歌并不知道裴鄞川来过了,裴鄞川本意也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来过,但秋月还是不小心的说漏了嘴。

    宋迁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联系得到她,左思右想也觉得下一次见面一定要商量一个联系的方式。

    总不能每次只能他联系我,而我联系不上他。

    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落实,裴鄞川晚上便过来了,正好将晚饭带了过来。

    褚呈跟在后面提着两个大大的食盒,秋月见着连忙跟上去想要接过来,褚呈没有让她拎:“不重。”

    宋迁歌见着他来,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要跟他说什么,连忙向外跑去向他张开双臂,连带着声音也变得甜美:“裴鄞川。”

    裴鄞川伸出双手,以为她想要抱自己正要接住她,没成想她轻轻的一跳,裴鄞川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她的臀部。

    索性裴鄞川一直都勤于锻炼,不至于这点冲击力都受不住。

    宋迁歌纤细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圈住他的腰:“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挺香。”裴鄞川对褚呈示意了一下,褚呈和秋月连忙目不斜视的走进屋里,将食盒里的东西都摆放出来。

    “你下次来不许不吭声,我见你一次多不容易啊。”宋迁歌小声地抱怨,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向他说着这几天她的想念。

    裴鄞川认真听着,偶尔应一句,抱着她坐在餐桌旁:“这么想见我?”

    宋迁歌被他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好像有些不矜持了,但也顾不上这些,咬在他的后颈上,小声哼唧:“你笑我。”

    裴鄞川笑了起来,是那种很爽朗的笑,她的动作本身也没用多大力,对于他来说像是挠痒痒一样,心中莫名宽慰:“下次若是想见我,差人传信给褚呈即可。”

    “那你会来见我吗?”

    “自然。”

    宋迁歌小声的笑了笑,但嘴上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拿手指去挠他的手心。

    裴鄞川的手一下子将她的手握紧捏了捏,而后问道:“不吃饭了?”

    宋迁歌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纠结了好一会才说道:“吃,我好饿。”

    “饿你还招惹我。”

    “我没有。”

    秋月同褚呈站在门口,眼睛一时不知道该往哪放,只敢看着天上的月亮。

    屋内透过薄薄的帘子依稀能看见里面令人面红耳赤的景象。

    肤如凝脂的女人此刻如同一块粉嫩通透的宝玉,被身后的男人捧在手中把玩擦拭。

    “嗯……啊……撞到了……”

    女人的呻吟此起彼伏,无不娇媚烂漫,像是上好的浆果一般在男人的手里发热发烫最后流出汁水。那汁水湿滑甜腻,沾得男人满手都是。

    于是男人捏住那颗浆果反复揉捏,让它逐渐糜烂在自己的手中,男人伸出舌头去舔,那汁水弥漫着香甜的奶水的味道。

    他舔舐吸吮撕咬,身下的女人微眯着充满湿意的双眼,眼角流下了因酥爽而产生的眼泪。从女人那张小巧粉嫩的双唇不停的发出淫靡不堪的浪叫。

    那声音暧昧甜腻,叫人骨头发软又叫人浑身发硬。

    男人宽厚的手掌掐住女人细软的腰肢,身下的女人被撞得止不住的发软,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绯色。

    “慢一点……呀……呜呜……不要了……”

    宋迁歌的双腿被大大的打开来,一只腿无力的挂在男人的肩上,一双软玉被撞得摇晃着好看的幅度。

    她的眼底满是情欲,早已没了理智,只是下意识的迎合着他的动作,无暇顾及表情是否好看,在迎来高潮的那一瞬间,她紧闭着双眼忽地浑身失了力。

    可他很快的又恢复过来,将她拦腰抱起,压在床头,咬住她的乳头,一边进入着一边吸吮着她的奶水。

    宋迁歌的乳房足够大,他一只手握不住,宋迁歌双手抱着他的头,纤细的手指叫他埋进了她的双乳之间。

    “裴鄞川……啊……嗯啊……”

    宋迁歌的呻吟毫无节制的,一点不落得传进了门口两个人得耳中,两人只得羞红了脸站在门口替两人守着。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