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许言呀 - 便是下地狱,我也陪你 过度敏感(1v1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秋月想着宋迁歌还无人照顾,一边小声啜泣着一边快步往回赶。

    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该有的穿衣住食都被剥削,现在这样火上眉梢的大事也被这样敷衍,狗眼看人低。

    “秋月。”熟悉的声音响起,秋月满脸泪痕的向身后看去。

    是裴鄞川和褚呈。

    一见到熟悉的人秋月顿时眼泪憋不住的痛哭流涕:“裴大人,你快救救小姐吧,她快要病死了。”

    裴鄞川呼吸一紧,厉声喊住她:“哭什么,好好说。”

    “娘娘她前两日回去便发了低烧,今早高烧不止,太医院欺人太甚不肯看病开药,裴大人,你一定要救救小姐啊。”

    褚呈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主子,心下一紧,看向还在哭的稀里哗啦的女人只觉得头疼:“你跟我去请大夫。”

    秋月看了一眼裴鄞川,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了,于是秋月连忙跟上褚呈。

    那裴大人呢。

    裴鄞川按理来说不应当进入后宫,但实属迫不得已。刚一步入储秀宫时,他便什么都清楚了。

    这里的一切都不该是个嫔妃该有的待遇,这跟进冷宫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房子又小又破,若是到了冬季必定是要漏风的,连基本的御寒都做不到。

    他想起那些嫔妃说的那样,她恐怕是因为自杀抗拒而被忽略冷落。这皇宫就是看人下菜的地方,一被皇帝冷落,估摸着被人欺负的也很惨。

    秋月和褚呈领着大夫回到储秀宫的时候,裴鄞川正坐在床边,细细的给宋迁歌喂着水。秋月愣在原地,第一感觉是震惊,原来裴大人也可以这么温柔,第二就是向后看请来的大夫。

    只是大夫笑眯眯的看着她,好像全然没看见这一幕。

    “主子,何大夫来了。”褚呈叫他。

    裴鄞川将杯子放在一旁,看向何大夫:“让您跑一趟辛苦了。”

    “裴大人折煞何某。”

    何大夫给宋迁歌把好脉,开了药方,便把秋月褚呈叫至外面交代需要注意的东西:“听闻是风寒方才便特意准备了一些,只不过没想到这样严重,少了几味药还劳烦你再跑一趟太医院。”

    “好,我现在就去。”褚呈接过药方便向外走去。

    怕遭人口舌,所以请了何太医来,毕竟是自家大夫口风紧,多余的几味药他去拿应当也不会被人多想。

    秋月也要跟去,但何太医拉住她:“我跟你说说需要注意的地方。”

    寝宫里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宋迁歌意识不清醒,只是闻到了裴鄞川身上熟悉的味道,小声的说道:“裴鄞川。”

    “嗯。”

    宋迁歌摸索着握住裴鄞川冰凉的手,语气之间满是依赖:“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裴鄞川嘴上说着,但也没有挣开她的手。

    她的手很是娇小,也很是娇软,因为发着烧,手还是滚烫的。

    “我没有让他碰我。”宋迁歌说的很慢,眼前仍旧一片模糊,只知道手中牵着的人是心心念念的心上人。

    “我知道。”裴鄞川异常艰难的从口中挤出这几个字。

    “你不要讨厌我,我以后会很乖的。”宋迁歌说着说着,眼角缓缓地流下了眼泪。

    裴鄞川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声音喑哑而又缓慢:“已经晚了,迁歌,一切都晚了。”

    宋迁歌什么也没再说,只是轻轻的开始啜泣,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流下,终于说道:“我当初只是想救我父亲,我知道是我犯傻了,我不该不信你的……”

    “裴鄞川,我只要你,我什么都不要了好不好。”宋迁歌朦胧着双眼看着他,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裴鄞川胸口止不住的发疼,连呼吸也变得艰难,他抬手缓缓擦掉她的眼泪,轻叹了一声,手指轻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声音低缓而又郑重:“便是下地狱,我也陪你。”

    下章吃糖

    就是宋迁歌为了躲避皇帝,自杀了能懂吗,毕竟皇帝也是自大的,你宁愿自杀也不愿意接受我的宠爱,那我就晾着你等你自己来。差不多是被打入冷宫了吧。

    所以两个人其实都努力过的。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