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许言呀 - fμщéňH.cōм 送来的女人 过度敏感(1v1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直到临近傍晚,两人才从诏狱之中走了出来,裴鄞川从容不迫拿着手帕将手中的鲜血擦掉,声音平淡的好像只是喝了杯茶出来:“尸体埋了,把他的供词上交。”

    “是。”褚呈回道。

    坐上了回去的马车,褚呈见主子总是看着自己,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有些坐立难安的,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什么,连忙将食盒打开来:“主子,审了这么久你肯定饿了吧。”

    裴鄞川垂眸看向他从食盒中拿出来的绿豆糕,样式不错,但眼前仍旧浮现上次吃的奶糕。不知是不是他错觉,总觉得那奶糕味道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

    但他还是伸手拿了一块,不得不说,夏季吃绿豆糕是极好的,这做的味道恰到好处,不甜不腻。

    这样的甜味似乎冲淡了手中的血腥味。

    裴鄞川回到家中时,天已渐渐暗了下来,满身疲惫,下人连忙接过褚呈手中的食盒问道:“大人先吃饭还是先沐浴。”

    裴鄞川看向远处,不知在看些什么:“先沐浴吧。”

    “小的这就叫人去烧水。”下人这就要退下,想了想又说道,“方才宋小姐叫人送来一篮杨梅,小的给您放在房中了。”

    裴鄞川不可否认的,心中还是有微微的高兴,好歹不是个没有良心的小丫头。

    回到房中,桌上放着一篮杨梅,篮子下垫着一张纸,裴鄞川将纸抽出,上面是清秀的字:

    杨梅很甜,我想和你分享,给你挑了些大的,一定要吃,不然我会生气的。χyμsんμщμ.©©(xyushuwu.cc)

    幼稚。

    裴鄞川将纸放下,拿起一个已经红透了的杨梅,微微的水意,竟是洗过才拿来的。

    裴鄞川扔入口中,出奇的甜,水分也很足。

    第二日,春荷一脸不解的走了进来,见到正趴在桌上看着书的宋迁歌这才说道:“大人叫您去后厅用餐。”

    宋迁歌微微皱眉:“去后厅用餐?”

    “是,大人之前一直不在府中用餐,按照规矩来说,若是大人回来用餐,小姐您是应当是同他一起的。”

    宋迁歌轻咬下唇,略微思考了一下将书放下:“那就去吧。”

    宋迁歌到后厅时,裴鄞川刚好不在,管家布好菜,见着宋迁歌来了站在一旁对她解释道:“大人此刻正在正厅见客,还往宋小姐稍等。”

    此刻裴鄞川坐在上座,手中把玩着一块质地极好的和田玉,眼皮子微垂,看上去兴致不高。全然眼前还有两个人跪在地上。

    “若是裴大人肯帮忙,殷某自当重谢。”

    殷志源此次前来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殷骆,这殷骆且不说是老来得子,还是唯一一个,这殷夫人也在难产中死去。

    所以殷志源难免对儿子心疼宠爱,导致殷骆自小嚣张跋扈,不知天高地厚。

    大大小小的祸都闯过,没想到这次酿成了大祸,将裴离也就是裴鄞川父亲手底下的一个赌场给砸了。

    这不,求裴离没用只得来求裴鄞川,希望能高抬贵手。

    跪着的另外一人则是殷骆的二姐殷玥。

    来求人带着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儿,这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裴鄞川将玉放下,殷志源这边还在不停的解释着:“小儿只是一时糊涂,本性并不坏,还请裴大人在裴都督面前美言几句。”

    裴鄞川终于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神情淡然,嗓音带着些不明显的烦躁:“殷志源。”

    殷志源连忙哎了一声,以为有希望了:“裴大人还有何要求,殷某……”

    “这事我不会参与,你回去吧。”

    裴鄞川见他表情一下子变了,着急了,十分为难的样子:“裴大人,您……这……”

    早就听闻这裴鄞川不近人情,从不在乎这官场上的表面虚情假意。没成想他直接拒绝,连个委婉的借口也不给。分明就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却连这点忙也不帮。

    “你该回去问问你儿子,是不是隐瞒了什么。”裴鄞川向不远处看去,一抹粉色映入眼帘。

    躲也不躲好。

    “言尽于此,你请回吧。”

    说完,裴鄞川不再多说,也不管殷志源的一脸菜色和殷玥随之而移动的视线。

    宋迁歌还在猜想裴鄞川会不会答应,那女子显然是那男人带来想要“贿赂”他的。

    不过这女子面容姣好,如果收下倒也是艳福不浅。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