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许言呀 - 诏狱 过度敏感(1v1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裴鄞川许久不见褚呈来,心下疑惑,他并非这样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找来小厮一问:“褚呈呢?”

    “回大人,褚呈在后院给宋小姐摘杨梅呢。”小厮回道。

    裴鄞川心下一哼,招了招手让他出去。

    女人的话就是这样善变,原本是叫他去招,如今倒是忘了个干净,出尔反尔,果然还是个孩子。

    心下想着还有个人没有审问,要出府去办事,自然要将褚呈叫回来。

    褚呈跟了他这么些年,竟还是如此没轻没重。

    走到后院,裴鄞川便看到褚呈拎着一篮子黑红的杨梅递给宋迁歌:“这些可够?”

    “够了。”宋迁歌开心的点点头,接了过来,而后递给秋月,又把夏荷手中的食盒递给他,莞尔一笑“这是谢礼,辛苦你了。”

    褚呈愣了愣,没成想自己帮忙摘个杨梅竟还有谢礼,正要接过,听见自己的主子叫他:“褚呈,走了。”

    几个人向后看去,裴鄞川身穿一身黑色便服脸色黑沉的站在门口,脸色难看的像是要吃人一样。

    宋迁歌将食盒塞进他的怀中,喜出望外的向他走去,笑靥如花:“裴大人,我摘了许多杨梅,待会叫人送您房中去。”

    裴鄞川面色沉静,视线从褚呈身上回到她的身上,沉声道:“不必,我不好这些。”

    宋迁歌张了张嘴,想到他这几日都在躲着自己:“你这几日很忙吗?”

    还没等裴鄞川说什么,宋迁歌又有些低落的说道:“这几日似乎都没怎么见着你。”

    “自然要为皇上分忧解难。”但裴鄞川也没回答自己到底忙不忙,只是看向抱着食盒的褚呈,微微挑眉,语气算不上好,“还不走?”

    说完,裴鄞川向外走去。

    “来了。”褚呈连忙提着食盒跟了上去。

    宋迁歌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觉得奇奇怪怪的,但没有多想:“我们回去吧。”

    两人坐上马车,裴鄞川见褚呈仍提着食盒,靠在一旁,闭着眼睛仿佛在休息一般。面色十分从容,语气却很是不客气:“准备拿到诏狱之中?”

    褚呈一时间觉得自己手里的是个烫手山芋,绞尽脑汁想出个说话:“奴才怕主子办完案子饿了。”

    裴鄞川也不揭穿他,只是轻蔑的轻哼一声。

    到了诏狱,刚一走进,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与臭味扑鼻而来。门口的守卫见到裴鄞川连忙拱手行礼:“裴大人。”

    “把人提出来。”裴鄞川对这样令人作呕的味道早已习惯,只是淡淡的对守卫说道。

    “是。”近日来,锦衣卫一直在处理这件案子,要提哪个不言而喻。

    人早已憔悴不堪,头发乱糟糟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臭味,一见到裴鄞川,原本浑浊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只见他不停的摇着头,喉咙一直撕扯着喊道:“裴大人,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放过我吧。”

    裴鄞川毫无波澜,浅淡的眼神示意,守卫连忙将人绑在了木板上。那人被绑住之后叫的更加歇斯底里:“裴大人你放过我吧!”

    裴鄞川哪里会听他说这些,褚呈自然知道主子的意思,从一旁的刑具之中挑了个带倒刺的刀,走到那人的身旁。

    “说还是不说。”裴鄞川慢条斯理的坐在守卫搬来的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看也不看他的问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褚呈丝毫不给那人说费话的机会,锋利的刀尖刺入那人的锁骨之处,半把刀都刺了进去,眼睛也不眨的,干净利落的刺了进去。

    而后还狠狠的转了转,只听见那人的惨叫声更大。

    “再给你一次机会。”裴鄞川的声音冷漠至极,透着阴森森的冷气,可表情仍旧看着毫无波澜十分平静。

    那人浑身痛出了汗,颤颤巍巍的声音许久也没崩出个什么有用的。

    裴鄞川终于看向他,手指微微一动,褚呈将刀拔了出来,那倒刺上还带着血淋淋带着些白的人肉。

    那人痛的晕了过去,可审问仍在继续。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