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许言呀 - 安抚 过度敏感(1v1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那上面一圈暗暗的深色,一层薄薄的湿意,显然她没有注意到,可能压根没有想到自己湿那么快。

    她的身体竟这样敏感。虽听过何大夫的话他心中有所判断,却没曾想,原来她的身体早就过度敏感。

    褚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桌上被人动过的奶酪糕欲言又止,裴鄞川罕见的没有注意到他的想法,站起身来便要离开。

    褚呈欲要离开,裴鄞川开口叫他停步:“我一个人走走。”

    “是。”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褚呈看着桌上的奶糕,想起方才宋小姐的下人说,这奶酪糕里用的是宋小姐的乳汁。

    他想起刚刚在她身上闻到的奶香味,有些好奇这奶糕该是什么味,但最后还是没动转身离开。

    裴鄞川本只是随意走走,却不想走进了她的院子的后门,刚反应过来便要离开,却见着春荷与秋月羞涩不已的在门口站着。

    鬼使神差的,他轻声走到她闺房的窗外,而后便听见了她娇滴滴的呻吟。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她躺在床上小声的娇喘着,娇小的手握住自己偌大的胸部揉捏,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早已泛滥成灾的私部。

    “嗯……裴大人……唔……呀……不要捏人家的小豆子……好痒……”

    他如同被人定在了原处一般,她如此时竟是在想着他。不知是恼羞还是厌恶,他转身离开了她的院子。

    宋迁歌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好不容易将他引至这里,自然要全力放浪勾引。她的动作越来越大,衣衫不整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手下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边刮蹭着小豆子,一边揉捏着雪峰上的红果。

    这是她到这来之后数不清第几次自慰了,每每想到裴鄞川她的情欲总是来的气势汹汹的。

    终于,在她手已经酸麻不已的时候,她泄了出来,垫在身下的衣衫被她的淫液打湿。她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喘息,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叫春荷和秋月进来收拾。

    春荷和秋月早已对这样的场景见怪不怪,默默的将她的衣衫和床褥换了一套。

    连续过了几天,宋迁歌没再见到过裴鄞川,连褚呈也没见到过。

    裴鄞川似乎在有意的躲避她,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她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问。

    宋迁歌叫春荷拿上篮子,叁人来到后院。后院的杨梅果真已经熟了,宋迁歌一看到通红的几乎发黑的偌大的杨梅仿佛已经尝到了杨梅的酸甜。

    原本几人只是在树下摘,可宋迁歌仰头看着,似乎更红的杨梅都在上面,将袖子挽好,宋迁歌欲要爬树。

    春荷与秋月一见宋迁歌要自己去摘杨梅的架势,吓得脸色一白,若是宋迁歌出了什么问题,她们两都没什么好下场。

    “小姐,你可不能爬树呀,这树那么高,若是摔下来可怎么得了。”春荷抓住她的手腕,说什么也不肯让她上树。

    平日里干惯了粗活的丫鬟力气竟也不容小觑,秋月也拦在了前面苦口婆心:“是啊小姐,你要是摔了,裴大人必定要生气的。”

    宋迁歌知道自己这样属实有些难为她们了,可仰头看着树上的杨梅又十分想吃,一时间苦恼的皱着眉头踌躇不定。

    “啊……褚呈,你快来。”秋月看到了身后正欲悄悄走过的褚呈,眼睛一亮,大声的喊他。

    这样大声,褚呈也不能当做没有听见,只得转过身来看向她们,行了个礼:“宋小姐。”

    宋迁歌见着褚呈顿时眼前一亮,对他招了招手:“褚呈,快来帮我摘杨梅。”

    褚呈还在犹豫着怎么拒绝,宋迁歌已经等不及的走过来拉住他的胳膊往回走:“上面的杨梅我摘不到,春荷她们不让我爬树,你伸手那么好,你帮我摘吧。”

    褚呈垂眸看她拉着他的那只手,她的手实在是很小。站在树下,褚呈看着宋迁歌期待的眼神中,一时间竟不好意思拒绝了,只是呆呆的说道:“宋小姐您要哪边的。”

    宋迁歌找了一片最红的,指了指那:“就那片吧。”

    褚呈点了点头,叁两下便爬上了树,宋迁歌有些担心的说道:“你小心点啊。”

    褚呈没回答,快速摘下杨梅放在竹篮里。裴大人还在等他。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