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制造机 - ®òⓤsёщⓤ.ⅴìⓟ 604:你的时间不多了 AV拍摄指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景闻回来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把自己关进卧室一待好几个小时,乔桥知道他现在情绪很不好,就让海蝶别喊他吃饭了,等晚上决赛带点能量饮料就行。

    时间太紧迫,专访结束之后乔桥马不停蹄地赶到演播厅参加最后一个赛前会,会上她发现萧曼雨没来,只有她的妹妹萧书仪在,对方看她的眼神变了很多,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在原有的轻蔑基础上加了一点恐惧。

    虽然乔桥也搞不懂她在恐惧什么,但既然有人瞪过来,那必须礼尚往来地瞪回去,亏是不能吃的。

    晚上八点,决赛正式开始。

    主持人穿得非常隆重,整个演播厅的布置也比前两次华丽很多,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前两次类似于市级选拔赛,第叁次直接破格提到了全国级。

    乔桥还纳闷扣扣搜搜的主办方怎么变得这么慷慨了,等嘉宾一入场她才想起来:哦,这次还多了个人。

    看来不仅她的身体烦梁季泽,她的潜意识也烦,恨不得把他的存在从记忆中抹掉。

    梁季泽一出来就引得台下一阵抽气声和惊叫,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虽说这个选秀比赛的规模很大,参加的公司也都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可毕竟这只是个艺人选秀啊!就好比新手村正举办比武大会呢,满级大佬突然来观战了。ρō⒅.аsιа(po18.asia)

    根本不是一个维度的人啊!

    不过他一出现,这几天在艺人间疯传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主办方一直对神秘嘉宾是谁叁缄其口,于是就有人散布说根本没有所谓的嘉宾,之所以推迟叁天举办比赛是因为有人要黑箱,话里话外暗示乔桥这支黑马队伍跟上面的金主有性交易。

    乔桥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一时沉默了,因为谣言好像也没说错……

    梁季泽对台下所有的目光视若无睹,也对,他早就习惯了落在他身上的各色视线,男人施施然坐进主办方为他准备的舒适座椅里,单手支着下颌,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这个不高兴是乔桥读出来的,其实梁季泽不仅没有黑着脸,反而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很敬业的‘工作中’的表情,但乔桥就是能察觉到他现在非常不高兴。

    男人的目光扫过来,在乔桥身上停顿了一两秒,又若无其事地移开了。

    哈哈,看来他不仅不高兴,还挺生气的。

    梁季泽不爽,乔桥就爽了,她开开心心地跟着鼓掌,等冗长的前奏终于过去,第一位选手也上场了。

    决赛的水平非常之高,尤其下面还坐着影帝梁季泽,选手们恨不得把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毕竟梁季泽坐拥圈内最顶级的资源人脉,但凡他能对某个选手夸两句,就算最后拿不到名次,那人的娱乐圈之路也绝对会变成坦途一条。

    但梁季泽别说夸了,他连话都很少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台上的表演,只在其他评委征询他意见的时候才会说两句。

    这两句也是不咸不淡的,让人挑不出错处。

    终于,轮到海蝶上场了。

    在景闻养病期间,他一直努力练习,有时候乔桥半夜起来上厕所,还能听到他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步,推敲他原创的那首歌。而且除了第一次,乔桥再也没听海蝶演唱过,也很好奇这首歌最后被修改成了什么样子。

    海蝶抱着吉他坐到了麦克风前。

    接下来的几分钟,堪称听觉盛宴,海蝶的表现大大出乎乔桥的预料,他唱到后面甚至都哽咽了,眼泪无声地往下淌,观众席里都响起抽噎声,场上弥漫着悲伤的氛围,所有人都被这首歌带入到了那个求而不得的恋爱中。

    只除了一个人。

    “没有技巧。”梁季泽冷淡地吐出几个字,“节奏也不对。”

    海蝶尴尬地站在台上,主持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圆了,大家面面相觑,场上安静地吓人。

    旁边的评委凑过去想说句什么,被梁季泽一个眼神挡了回去。

    “旋律还凑合,但唱得很一般。”

    很一般???

    乔桥听得肺都要气炸了,海蝶的表现明明比前面的选手强多了,海蝶上场前你跟个哑巴一样,现在突然会说话了?明明就是在针对海蝶!

    她愤怒地瞪着梁季泽,然而台上的人并不看她,很快上半场就结束了,主持人叫停了比赛,进入半小时左右的休息环节。

    乔桥越想越气,她豁然站起,拨开碍事的人群,往梁季泽的方向挤过去。

    梁季泽当然不会一直在台上等,摄像机一关他的助理就迅速跑了上去,引着梁季泽去后台休息了。

    乔桥废了老大劲儿才挤到后台,不过后台比观众席还乱,她张望了一圈没找到梁季泽的身影,抓了个工作人员问了才知道梁季泽在后面的休息室。

    休息室的位置比较僻静,一般人也不敢往这边走,乔桥一路畅通无阻,门也没关紧,她一推就开了。

    梁季泽似乎知道她要来,挥手把助理屏退,屋里就剩了他和乔桥两个人。

    乔桥开门见山:“你是不是针对他?”

    梁季泽:“是。”

    呃。

    本以为来了要经历一番口舌拉扯,没想到男人直接认下了。

    “你、你干嘛针对他?”

    梁季泽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抛出了一个新问题:“怎么没穿我送你的裙子?”

    乔桥觉得莫名其妙:“我不想穿,没有理由。”

    梁季泽笑笑:“那我的回答也是一样的,我想针对他,没有理由。”

    她再傻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梁季泽不是针对海蝶,是针对她呢!难怪自从上场某人的脸色就没好看过,原来是因为她没穿裙子!

    乔桥简直要被梁季泽的幼稚行径逗笑了,多大了啊?别人没按你的要求来就搞对等报复?小学刚毕业吗?

    “行,我穿!”乔桥知道多说无益,何况时间紧迫,跟海蝶被淘汰比起来,区区一件衣服算什么,“我这就回去换上!”

    梁季泽淡淡道:“可惜晚了,我已经不想看了。”

    乔桥真想骂人,她忍着火问:“那你想怎么样?”

    男人抬手松了松领带,他低头看一眼表,慵懒地往单人椅里一坐,笑容略带恶意:“距离休息结束还有十八分钟,十八分钟内,你能让我射出来的话,下半场我保证一个字都不说。”

    乔桥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疯了吧?”她一字一顿,“你觉得我会妥协?”

    梁季泽:“这是我开出的条件,你当然可以选择不接受——但不接受就要承担不接受的后果。”

    乔桥盯着他:“海蝶表现很好,我相信他最后的名次不会差。”

    “是吗?”梁季泽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平静地点上,却又不急着抽,只是看着烟雾徐徐升起,“小乔,你还年轻,你不了解这个圈子的运作模式,我否决的人,谁敢再让他出现在舞台上?”

    “你——”乔桥咬牙切齿,“你不怕我去揭发你吗?”

    “揭发什么?揭发梁季泽不懂音乐?埋没了一位艺术家?”男人摇了摇头,“小乔,他是有一点点长处,可这样的人在娱乐圈太多太多了,失去露脸的机会,他很快就会被观众忘掉。”

    “这不公平!”

    “你好像一直没弄明白一件事。”梁季泽把一口都没吸的烟蒂摁进烟灰缸碾碎,就像拧断一只小鸟的脖子那般轻松写意,“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公平,这个比赛更没有公平可言——是宋祁言为你打造了一个公平的假象,而我维持了这个假象。”

    他抬眼冷冷地看着乔桥:“为了让你参赛,宋祁言几乎把所有的硬性条件都取消了,才让你,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素人当了导师。如果我不来,你带着的那个艺人,连澄清自己的机会都没有,等他嗓子好了,比赛早就结束了。”

    “小乔,我只是在为自己讨点辛苦费而已,并不过分。”

    乔桥很想反驳,但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送你的那条裙子,是我亲手缝制的。”梁季泽观察着她的表情,“但我发现,对你好是没有用的,你只听得懂命令和威胁。”

    “既然我在你眼里已经是个坏人了,我何不把坏事做到底呢?”

    他向后一靠,放松身体:“小乔,还有十五分钟,你的时间不多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