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制造机 - ®òⓤsёщⓤ.ⅴìⓟ 602:反击第一枪 AV拍摄指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乔桥:“你在开玩笑吧?”

    Mindy直接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递给乔桥:“估计是同名啦,哈哈,真有意思,居然跟影帝一个名字,吓我一跳。对了,以后可以拿这条裙子出去唬人耶,就说是影帝给你缝的哈哈哈。”

    镜头有点晃动,导致被拍摄物体的边缘产生了轻微的虚化,但即便这样,银线绣上去的‘梁季泽’叁个字,仍然无比清晰。

    乔桥一时间被弄糊涂了,这又是梁季泽的新把戏吗?故意在这里埋了一手戏弄她?

    可是,如果不是Mindy在,她绝对不可能发现这条裙子的珍珠是后添的,更不可能知道裙摆内侧名字的秘密,即便有一天她发现了这个名字,也只会以为这是赠与者的标志,就类似你写了张明信片最后的那个落款。

    乔桥顿了一会儿:“你确定这些珍珠是手工缝上去的?现在不是有钉珠机吗?几秒钟就能钉一堆。”

    Mindy笑着摇头:“不可能的,钉珠机的力度太大了,一钉就会损坏外面这层极薄的轻纱,而且这个品牌主打的就是手工缝制,怎么敢用机器呢?”

    乔桥‘哦’了一声,嘟哝:“一个名字而已,也未必就是他亲手缝的。”

    Mindy:“你说什么?”

    “咳咳,没事。”乔桥若无其事地在镜子前转了半圈,“他俩呢?来来,都叫出来欣赏欣赏。”

    海蝶是典型的直男审美,只会说好看、牛逼,别的词想不出来,景闻就比较有诚意了,他看着乔桥的眼睛,很认真地说:你什么样子都很美。搞得乔桥老脸一红,内心大呼不行啊,这年头小屁孩都这么会撩,稳住稳住!ρō⒅.аsιа(po18.asia)

    欣赏够了,乔桥看旁边Mindy羡慕的眼神,很大方地说:“你要不要试试?”

    “那怎么行呢!这衣服太贵了。”Mindy眼巴巴地看着裙子,坚定地摇头,“而且这是别人给你的,我不能随便穿。”

    “哎呀,哪有那么多规矩,试试而已。”乔桥不由分说地把两个男人赶回卧室,脱下裙子塞给Mindy,“你也说了是别人给我的,既然是我的我就有处置权。”

    Mindy见乔桥很坚决,再加上她确实很喜欢这条裙子,就开开心心地换上了。

    两个人身材差不多,Mindy穿也合适,不过可能因为是私人订制,胸部的尺码做了缩小,乔桥穿着正好,Mindy穿就觉得有点压胸了,两个白嫩的美胸被挤得呼之欲出,更添几分性感。

    Mindy也很满意裙子的上身效果,一个劲儿地在镜子前照,摆着各种姿势,似乎是恨不得把这条裙子焊在身上。

    乔桥见她这么喜欢就主动提道:“要不我给你拍张照吧?”

    Mindy小声道:“可以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其实相处下来,乔桥发现Mindy真的很不错,她身上有点小流浪动物那股子狠劲儿,流浪的时候努力装得一副凶相,真被收养了,比谁都亲人。很懂事,不是她的她不碰,就算要碰也先问问你,永远小心翼翼怕再被次抛弃,看着挺心疼的。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乔桥拿起手机,“来,摆个Pose我看看。”

    Mindy扬起笑容,‘咔嚓’一声,乔桥拍了下来。

    “好看死了!”看了照片,Mindy激动万分,“我、我能拿它当头像吗?你要是介意,我就把身体截掉,光露脸。”

    “截掉干什么啊?多破坏整体性。”乔桥好笑道,“你不用什么都来问我,你想用这个当头像用就行了。”

    “谢谢乔姐!”

    这事在乔桥看来就是个小插曲,连个小波澜都算不上,所以她很快就把这事忘了。

    第叁天,景闻的嗓子已经完全恢复。

    为了确定,乔桥还带他去了趟练习室,听着音箱里传出的景闻那特有的清澈明亮的声线,她没忍住流下了两道宽面条泪。

    呜呜呜苦日子终于到头啦!

    不过俗话说一日不练十日空,景闻又连续快一个星期没说话了,对声带的掌控力肯定有所下降,所以乔桥没时间高兴,赶紧安排了景闻的恢复训练,争取在明晚决赛之前,能恢复一点算一点。

    海蝶也留下帮景闻做训练,乔桥则带着Mindy去搞定另一个人。

    没错,就是萧曼雨。

    上次决赛之前,萧曼雨找来了当初景闻父亲强奸案的受害者,打了乔桥一个措手不及,也让景闻大受刺激,在台上差点没撑住。现在他们几个的生活看起来似乎风平浪静,其实网上早就翻天了,如果不解决这个事,就算景闻在决赛上拿了第一,他的艺人生涯也基本终结了。

    趁着景闻吃药养病的这叁天,乔桥也有了一个初步的构思,有没有用她心里也没底,只能试试看,但愿萧曼雨能上钩。

    Mindy隐约知道乔桥要带她出来搞事情,但具体情况她不清楚,见乔桥领着她直往食堂走,Mindy忍不住小声道:“乔姐,咱们要去哪儿啊?”

    “不去哪儿,去吃饭。”乔桥笑眯眯地挽住她的胳膊,“今天我请客,你就敞开了吃,吃得开心,吃得高兴。”

    Mindy闻言一愣,突然眼眶里聚起一蓬泪水:“乔姐,我是不是哪儿做的不好?”

    乔桥吓了一跳:“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呢?”

    Mindy擦擦眼泪:“是不是散伙饭啊……”

    乔桥哭笑不得:“你想哪儿去了?就算要吃散伙饭,我也不可能带你去吃食堂啊,我虽然抠,但也没抠到那种地步吧!”

    Mindy这才破涕为笑:“那就行。对了,乔姐,你怎么突然要去食堂吃饭啊?”

    乔桥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因为自从被萧曼雨摆了一道之后,乔桥一直叮嘱队里的人不要随便在外面露面,一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二是为了保护他们。所以今天把Mindy带来食堂吃饭,在Mindy眼里就挺反常的。

    “就是想吃了呗,天天吃外卖也腻了。”乔桥拍拍Mindy的肩膀,“你别想太多,开开心心的吃就行。”

    Mindy不是傻子,见乔桥这么说了,她就识趣地不问了。

    两人出现在食堂时自然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乔桥目不斜视,跟Mindy有说有笑地拿餐盘夹菜,拿够以后还特意找了个最显眼的位置坐下。

    Mindy坐立难安:“乔姐,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我看那个角落就挺好的,还有花篮挡着,谁也看不见。”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坐在角落避着人干什么?”乔桥笑眯眯地切下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饱满的汁水在口腔中爆开,舌尖将每一丝肉香都一一捕捉,不得不说,这个食堂的水平真的很高,不愧是酒店标准。

    “哦。”Mindy还是有点不自在,于是乔桥就给她讲笑话。

    “从前有个男人,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收集了七颗龙珠,召唤出了神龙,神龙说可以实现他叁个愿望,男人大喜过望,脱口而出:‘屌爆了!’”

    Mindy噗嗤一声:“然后呢?”

    “神龙满足了他的愿望,男人疼得捂着裤裆在地上打滚,连忙说‘快,快帮我复原’,神龙又满足了他,然后他再次脱口而出:‘屌爆了!’”

    “哈哈哈哈哈哈!”Mindy放声大笑,在还算安静的大厅里格外响亮,附近桌的食客不满地侧目而视。

    乔桥也笑:“对嘛,吃饭就要开开心心吃。”

    两人来的早,走得晚,全程她们这桌欢声笑语就没断过,Mindy也存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笑话,反正两个人互相讲,最后笑得肚子都疼了。

    出了食堂,Mindy若有所思:“乔姐,我好像知道你想干什么了。”

    “嘿嘿。”乔桥优哉游哉地往回走,“今天那个位置挺好的,晚上还坐那个吧。”

    “行。”

    乔桥的饵没有白下,她和Mindy连着在食堂吃了两顿饭,晚上回来导演组就通知她说明天要给景闻做个专访,平息一下网上的舆论。

    乔桥装作特别惊慌和生气的样子,还在电话里跟导演组争执起来,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她‘胳膊拧不过大腿’,专访必须有。

    最后乔桥无奈地提出一个要求:“能不能不要直播?”

    电话那头的人不耐烦地回了句‘看看吧’,就挂断了电话。

    哦耶。

    乔桥一听这人的语气就知道稳了,就算原来不打算直播,她提了这个要求以后九成九也会马上安排直播,萧曼雨一定会这么干。

    她下的饵能起作用也是利用了萧曼雨的心高气傲,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比赛前一天乔桥又像没事人似的出现在公众场合,还跟朋友有说有笑,萧曼雨自然会心生怀疑,再找人去练习室走一趟,很容易就能发现景闻已经完全恢复了,惊诧之下,为了万无一失,她一定会动用权利再做一次专访。

    而乔桥要的就是这个机会,专访、直播以及再一次直面受害者的机会。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