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制造机 - ®òⓤsёщⓤ.ⅴìⓟ 601:你的名字 AV拍摄指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乔桥立马亮出了她的木棍。

    梁季泽笑了:“想不到你这么有情趣,连道具都准备好了。”

    “啊呸!”乔桥气得跳脚,“谁跟你准备的道具,这是我用来防身的!”

    梁季泽:“你觉得凭这个就能防住我?”

    乔桥正义凛然:“你敢乱来我就给你一闷棍。”

    梁季泽:“哦。”

    他放下酒杯,慢慢向着乔桥走过去,乔桥更加警惕,摆出防御姿势。

    乔桥:“我真打了啊,你破相了别赖我。”

    梁季泽还是笑:“打吧,我为这张脸投了8位数的保险,只要你赔得起,尽管来。”

    乔桥:“……”

    尼玛有钱人都这么过分吗?!

    乔桥梗着脖子:“我打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梁季泽耸肩:“虽然我现在是半隐退状态,不过身上的顶级代言也有好几个,如果打伤了让我没法工作,赔款是要算在你头上的,天文数字哦。”ρō⒅.аsιа(po18.asia)

    乔桥:“……”

    卑鄙的老狐狸!

    趁她犹豫,梁季泽已经欺身近前,左手抓住木棍的一头,另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乔桥手腕某块软骨一下,她就哎哟一声放开了手。

    木棍被梁季泽扔到地上,再一脚踢进沙发下,彻底消失。

    乔桥没了武器,只能色厉内荏:“我警告你,别乱来,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小心我告状!”

    梁季泽奇怪道:“你跟谁告?”

    乔桥昂首挺胸:“宋祁言!他能让你来,也能让你走!”

    梁季泽:“……”

    “你是小学生吗?”

    乔桥:“你就说这招有没有用吧。”

    哈哈,她又不傻,强龙不压地头蛇,管你什么影帝影王,还敢跟主办方对着干?

    啊不对=  =。梁季泽还真能跟主办方对着干,不过……宋祁言也不是普通的主办方吧。

    梁季泽:“那让你没法告状就行了。”

    乔桥还没想明白他什么意思,男人的脸突然挨近,接着她就感觉嘴唇一痛,梁季泽居然咬了她嘴角一口!

    乔桥愤怒地捂着痛处,刚要骂人,梁季泽悠悠道:“还想挨咬就骂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

    乔桥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她进门的时候特意没把房门关紧,只虚虚掩上了,怕的就是想走走不掉。

    “你能不能放过我?”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挪动,“咱俩都认识这么久了,你就算图一时新鲜,也该新鲜够了吧?”

    梁季泽微微眯起眼睛,他上前一步:“你想说什么?”

    “就是……”乔桥暗自高兴,要是梁季泽不往前走她还真不好一个劲儿后退,“我真的不值得你费这么大劲儿,又是玫瑰又是礼服的,我只是个普通人。”

    “所以呢?”

    “你别再来找我了行不行,我真的怕了。”

    “怕?你怕我什么?”

    “很多地方……”乔桥装作是畏惧梁季泽才会不停地后退,“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不喜欢。”

    梁季泽看了她一会儿:“我可以道歉。”

    “不是道歉不道歉的问题。”乔桥顺嘴接话,其实全副注意力都在身后的房门上。

    一步,两步,叁步,越来越近了。

    “万一哪天你再把我关起来怎么办?”

    梁季泽缓缓道:“我保证,只要你不惹我生气,我就不关你。”

    乔桥一听他这保证差点没气得喷出一口血。

    什么叫‘你不惹我生气’?说白了还是以你为中心呗?你高兴了不关,不高兴了就关,比天皇老子还霸道!

    乔桥听完这句话已经基本歇了想继续跟梁季泽沟通的心,你要怎么跟一个傻逼论长短?根本不在一个维度。

    “可以吗?”梁季泽又往前走了一步,而这时候乔桥也摸到了门把手,通过手上传来的触感,她知道门确实是开着的。

    “可以。”乔桥对着梁季泽笑得越发灿烂,“——可以你个大头鬼!”

    她胡乱抓起一块桌布猛地往梁季泽头上扔去,也不管扔中没有,拔腿就跑。

    心脏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着,乔桥肾上腺激素飙升,明知梁季泽八成不会追上来,可她还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去跑。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无论她跑得多快,好像都没法逃出他的势力范围。

    终于,乔桥扶着一处拐角停了下来,她气喘吁吁地回头,当然一个人也没有,保险起见,她又在外面晃悠了半个多小时才慢吞吞地回宿舍。

    结果刚进门,血压就瞬间拉满了。

    那条裙子,粉色的,雾蒙蒙的,美得如梦似幻的裙子就立在客厅中央。

    “你回来了?”海蝶听到声音走出来,他看一眼乔桥,怪不好意思的,“我都忘了你还没件正式的礼服,这裙子多少钱啊?要不算我账上吧。”

    乔桥很冷静:“先别管这些,裙子是谁送来的?”

    海蝶:“两个男的,说是你的裙子,他们只管送。”

    乔桥:“就这样?没说别的?”

    “没有。”海蝶小心翼翼,“不是你买的?不会是宋总——”

    乔桥:“……”

    海蝶立马露出‘我懂我懂’的表情,耸耸肩:“管他谁送的,好看不就行了?不要白不要。”

    这时候景闻也从屋里出来了,他自从能发声后精神状态好多了,也不再成天躺着,偶尔也愿意出来活动活动了。

    “怎么了?”

    乔桥不想他俩担心,挤出一个笑容:“没事,这条裙子好看吗?”

    景闻眼神动了动:“好看。”

    海蝶起哄:“那还等什么呀,穿上试试!”

    “可是穿这裙子得做造型,我现在蓬头垢面的……”

    呜呜呜,其实真的很想穿穿试试,毕竟是一见钟情的裙子,它美丽到可以让乔桥忽略它的主人是梁季泽。

    海蝶害了一声:“这有什么,我把Mindy叫来,让她帮你。”

    Mindy很快就到了,她一看到裙子就夸张地尖叫了足足十来秒,然后就开始捂着嘴巴看着乔桥眼泛泪光,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刚目睹了乔桥被求婚。

    “这是哪儿来的!”她哽咽一声后开始疯狂用两手扇风给自己降温,“天啊,我的眼泪要流出来了,我被这条裙子美哭了!”

    乔桥轻咳一声:“还好啦,也就那样。”

    “什么就那样!”Mindy生气地打断她,“这可是XX品牌今年的内部新款!还是私人定制版,要不是我的好姐妹是设计师,我都没资格认识它!”

    她瞪起眼睛:“从实招来,这么贵的私人订制,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乔桥默默望天:“这是个秘密。”

    Mindy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思索两秒后笑了:“好吧,那我不问了。”

    说完她凑到乔桥耳边,压低声音:“是宋总送你的,对不对?嘻嘻,宋总对你真好。”

    乔桥:“……”

    不好意思,你们都猜错了,不仅不是宋总送的,还是我最讨厌的人送的……

    “快去洗个澡!”Mindy推着乔桥进卫生间,转头对海蝶和景闻狡猾地笑笑,“你们两个先回屋,不叫不许出来,我们要用一用客厅。”

    男人们听话地进了屋,乔桥则被Mindy摁在浴室的椅子上开始拾掇,不得不说,Mindy真的强,乔桥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被她换了一遍,Mindy甚至连指甲油都给她涂了。

    等开始穿裙子的时候,Mindy又开始用手扇风,乔桥刚套到一半还没拉拉链,Mindy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乔桥:“……”

    Mindy:“不用管我呜呜呜,你穿这条裙子真是太好看了。”

    有吗?

    乔桥提着裙摆在镜子前转了个半圈,层层迭迭的粉色像水墨一般渐次晕染开,点点星芒从腰间汇聚倾泻而下,衬得镜中的少女美丽不可方物。

    乔桥盯着镜子,嘴角不自觉地咧到了耳根。

    妈呀,我这么美吗?

    要不是Mindy在旁边,她真想抱住镜子凑近了狠狠亲一口。

    “哎呀,不对!”Mindy忽然抱着手机叫了起来,“我刚拍了照片发给我朋友,我朋友说这不是原版。”

    “哦。”乔桥听完倒没觉得怎么样,她本来就对这些东西不敏感,原版不原版的她无所谓,好看就行。

    “你看你看!”Mindy把屏幕亮给乔桥,二指放大其中一张照片,“原版的裙子上没有这么多珍珠啊!”

    “真的耶……不过除了这个,别的好像都一样。”

    “我朋友说,私人订制的客户有权利对裙子做一些改动,一般都是品牌里最有名的裁缝大师亲自操刀,还会在裙摆内侧缀上大师的名字。”Mindy边说着边去找乔桥的内层裙摆,“这么多珍珠,又小,一颗一颗缝上去的话起码得缝半个月,真好奇出自哪个大师之手呢——咦,找到了!”

    乔桥弯不下腰,只能好奇地问道:“真的有写名字吗?”

    Mindy:“……”

    “你怎么不说话啦?”

    Mindy盯着裙摆里内侧的缀字,茫然地抬头看向乔桥:“这个品牌的缝纫师傅里,有叫梁季泽的吗?”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