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9 - 第11章 伺狼喂虎(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晚上十一点,许落在浴缸里醒来,陆知行替她清洗。

    她懒懒的泡在热浴里不动,再睡了一会儿。

    奶白色的脸颊被热气熏得粉红润泽,眸子微阖,纤长睫羽投下了一片阴影,颜色是深灰,如画了铅黛的天然细眉舒展着。

    陆知行幽深看了她一眼,又收回。抬起她一只腿,水下的大手拿着毛巾轻轻擦拭她的花户。

    几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傅延走了进来,“洗好没?”

    陆知行淡淡嗯了一声。

    傅延拿了干燥的浴巾打开,陆知行把女人抱起,交到傅延手里。

    傅延裹好,出去浴室。

    许落缓缓睁眼,就看到了雷施城这个大骚包在整理发型。

    “leo你要去哪?”

    雷施城怨念的瞥了她一眼,“插你的时候叫叔叔,拔出的时候叫leo。”

    傅延按干了她身上的水迹,“困在房间怕你太无聊了,打算带你出去玩玩,a城的夜景还不错。”

    许落其实不太感兴趣,去哪儿、在哪儿,对她来说都没有新鲜感,哪怕是第一次去的地方。

    但不能拂了他们的好意,而且她确实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

    许落让傅延放她下来,从行李箱里拿出化妆包和衣服。

    浴室光线比较好,就进浴室化了一个日常妆。换上薄针织的米色连衣长裙,显胸大臀翘,整体而言,有那么一些宜家宜室的气质。

    出来的时候,陆知行也换好了衣服。

    雷施城打趣:“看起来一个好好的良家妇女,怎么就是个喜欢吃男人精液的小荡妇?”

    许落边穿细带高跟鞋,边道:“反差感懂不懂。”

    她想了想,又拿出了卷发棒,“再给我五分钟,不要催。”

    插上插头预热,差不多的时候她就开始对着镜子卷头发。

    雷施城和傅延好奇的过来了,像大哥哥摆弄妹妹的洋娃娃似的,挑起许落的那撮卷发。

    学术控傅延道:“我帮你。”

    许落把卷发棒交给他,“小心点,别烫到我也别烫到自己,还有弧度要统一,不要一个大一个小。”

    傅延控制的很好,好像把每组卷曲的角度和时间的数据都给统计出来了一样。

    完成后,许落把卷发拨散开来,整个人又有了些温柔女人的意味,“走吧。”

    陆知行在a城的水上云阁订了一个包间。

    经理自然认得陆知行,谄媚的上前引路。

    包间风格是日式和风的,外边能看到翠竹、凉亭和月色,有那么点儿高雅的意境。

    四人入座,陆知行提前预订了菜肴的原因,没等多久,很快上了菜和一些茶点。

    许落有些不自在。互相玩玩,各取所需,虚情假意她都接受,但她不太适应别人对她的好涉及到钱财利益,哪怕不是很多。

    但这次都已经这样了,她也不能说什么。

    叁个男人对谁付款好像并不在意,只是单纯的因为陆知行是a城的东道主,就让他付罢了。

    雷施城凑到她耳旁偷了个香,“落落,下次来c市,leo叔叔带你吃更好的。”

    许落扯了扯唇,勾出一道不深不浅的笑容,没有说话,拿着筷子吃陆知行夹过来的水晶虾饺。

    傅延蹙眉,“怎么觉得我只出了根鸡巴就来蹭吃蹭喝蹭睡?”

    雷施城:“不用说觉得,就是事实。妈的,研究生这么闲的吗?论文不写,跑来跟我抢落落肏。”

    陆知行始终默默给许落夹菜。

    忽然,他问:“明天多少点回去?”

    “下午一点半。”许落吃了一口,道。

    “买票了?”

    “嗯。”

    陆知行又问:“下次什么时候来?”

    许落垂眸,继续吃,没有正面回答,“再说吧。”

    陆知行的手顿了顿。

    只有另外两个男人什么都察觉不到。

    *

    在a城的第叁天凌晨天一亮,叁个男人没有狠狠折腾她,而是春风化雨般的,让她全身柔成了水。

    中午再一起吃了顿饭,便送她去高铁站。

    陆知行开车,许落、雷施城和傅延在后座。

    许落端坐了没五分钟,就被两个男人弄丢了一次。

    傅延把她上半身紧紧搂进怀里亲吻,她侧坐在车座上,双腿分开,一只踩在柔软的车垫,另一只被雷施城的左手握着腿窝,抬高,埋首在她腿心。

    陆知行神情自若的开车,只是视线偶尔投向后视镜里的淫靡场景一眼。

    还没到高铁站,许落已经泄了两次。

    雷施城从她腿间抬起头,“落落爽不爽?”

    许落只能咬着手指头不语。

    傅延含着她的耳垂,“回去之后吃不到肉棒了怎么办,要不然哥哥送几根按摩棒给你吧。”

    “不要……按摩棒哪有哥哥的大肉棒好吃,又不热,又不会射精……”许落说着,寻他的吻。

    舌尖交抵缠绵,看得雷施城眼底一热,也凑上前。

    叁根舌头胡乱纠缠在一起,许落表情迷离的慢吟。

    到了高铁站,雷施城替她擦拭身下的狼藉,帮她穿内裤的时候,有些舍不得,想留下作纪念。

    许落拒绝了,原因是今天穿的牛仔裤,会磨得花蒂疼。

    雷施城笑着替她穿了回去。

    叁个男人下车,把她的行李拿下来,并没有送她进去。

    这是许落要求的。

    目送她拖着行李箱走进高铁站,消失了身影。

    雷施城摸了摸鼻子,低道了一句:“妈的,不舍得啊。能肏多几天就好了。”

    陆知行拍拍他的肩,“你也可以滚了,我可不会再接待你。”

    雷施城嗤了一声,挥掉他的手,“老子不需要。”

    雷施城还没走,是因为a城明天有一个交流会,公司应该派高层去的。但雷施城就在a城,老板想都没想,让他代表去参加了。

    *

    许落回到家,好几天都没有性欲。

    所以群里的叁个男人撩她,她就发一张敲木鱼的表情包,表示自己处于佛系状态。

    冷淡的态度,让雷施城一口弃妇的语气,骂她拔吊无情,用完就扔。

    但贤者时间一过,性欲一来,便是狂风骤雨。

    傅延不在,她和陆知行和雷施城语爱了一场,可是这样的高潮,更加的空虚。

    不够,她想要下面被撑得满满的。而不是靠想象。

    几天后的晚上,她精心泡了香薰浴,涂抹香体润肤液,化了烟熏浓妆,穿上一条露背紧身裙,挂脖设计的v领,踩着高跟鞋就去了夜店觅食。

    昏暗室内,乱闪的霓虹灯和聒噪的激烈音乐,舞池里,男女紧贴的扭动身躯,做出性暗示的姿势。

    许落其实是第一次来夜店,坐到吧台旁,点了一杯莫斯卡托,不到一分钟,酒保送了两杯酒给她,表情暧昧,下巴朝十点钟方向扬了扬,“那两位先生请你的。”

    许落媚眼轻佻的看过去。

    两个男人对她举了举杯。

    酒保继续道:“黄色这杯是左边那位先生的,蓝色的是右边的。”

    许落拿起黄色酒液的看了看,又放下,拿起了蓝色的看了看,好像科研人员在看试剂一样。

    最后她两杯都放下,移远了一些。

    酒保笑了笑。

    十点钟方向那两个男人也没什么,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许落一杯酒慢慢的喝,视线游移在周围的男人身上。

    不小心和一个黄毛男对视了一眼,她转开视线,黄毛男却斜笑了一边脸,朝她走过来。

    干巴巴的瘦弱身躯贴在她身侧,许落一下就能感受到,贴在她腰间的那根性器的长度、形状和硬度。

    不满意的皱了皱眉。

    想到了傅延。傅延也是精瘦的类型,但不像这样干巴弱鸡。

    还有点腹肌,而且体力很好,一硬就是铁硬的那种。

    这个,长度不够,有点细,还软……

    许落推了推他,表示拒绝。

    黄毛男凑到她耳边,用一听就很虚的娘腔似的声线道:“小姐姐,不试试吗?”

    许落面无表情,“不了,来姨妈。”

    黄毛男笑了笑,不信,但嘴里还是道:“是吗,我摸摸看。”然后手摸到她大腿,就要滑进内侧了。

    许落一把打开他的手,站了起来,冷笑,“这就没意思了吧,非要我把话说难听了才懂?”

    “小姐姐给我个机会嘛,我会让你舒服的……”

    许落直接转身走人。

    心里咒骂:妈的,想找个满意的男人就这么难。

    黄毛追上来,拽住她的手,把她半搂半抱。

    许落就推。

    周围的人纷纷看向这边,看戏的心态,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有几个人想着还是要出来帮女性的。

    黄毛也不好继续闹,加上看到一个身躯颀长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黄毛就松开了她。

    嗤了一声,自讨没趣的走了。

    许落因为忽然被松开,踉跄后退了几步,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的大手扶住了她的手臂,清润儒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没事吧?”

    许落心跳都落了一拍,侧了脸回头看男人。

    脑里蹦出一个词——清风霁月。

    她从他身上起来,站定了身子,“谢谢。”

    然后抬眸看他。

    一米八几的身高,修腰衬衫和黑西裤,五官和气质,都如夜晚竹林上方的那轮清月。

    男人温润而疏冷的扯了淡淡的笑意,走了。

    许落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直到男厕门口,才停下。

    男厕的大理石盥洗台前。

    纪琛有些无奈的挤了消毒液洗手。

    他自然知道那女人一直跟在身后,现在还说不定在门口等着他。

    只能怪自己多事。

    在卡座上好好坐着,看到女性被骚扰,就忍不住站起来,跟同伴说了声去洗手间。

    其实是找借口,打算经过她的时候,顺便给她解围。

    可她跟着自己做什么?

    洗完手,纪琛出来,便看到那个女人在门口,佯装自然的对他说:“那个,先生,约吗?”

    只是轻颤的声线透露了她的紧张。

    原谅许落,她是第一次出来约。看中的目标还是这么一个气质绝佳的清冷男神。

    如果是其他一眼就看出很会玩的男人,她应该就能装得很好。

    而这个男人,她有一种,跟他做爱都是在玷污他的罪恶感。

    但是人啊总是很奇怪的,越高不可攀的,就越想摘下来。如果摘不下来,那碰一碰也是好的。

    纪琛许久不回答,许落壮了壮胆子,上前。

    纪琛闻到一阵香味,才回过神来,但回神的那一刻,眼前女人柔软的小手摸上了他的裤裆。

    短短几秒时间,有了一丝感觉。

    许落摸到有些硬了,于是更加卖力的顺着已有的一根轮廓来回抚弄。

    她不再是第一次撸陆知行时的生涩,但也没太熟练,以及不是太有技巧。

    可纪琛就是渐渐的,彻底硬挺了起来,裤料绷紧,勒出那一根可观的轮廓。

    许落抬眼,笑着看他,满眼都是欢喜。

    纪琛觉得一开始就应该拒绝的,却说不出话,喉咙干燥的滚动了一下。

    许落吻了上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