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9 - 第9章 伺狼喂虎(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她整个小身子被操得颠簸,不用傅延挺胯,只需要握起来,嫩软的奶子就夹着他的粗涨阴茎自动抽插。

    “嗯嗯哈啊啊啊啊……”许落表情淫荡的张唇呻吟,语调又媚又骚,有点爽到哭腔的意味。

    小穴里的滚烫巨物高频率的进出,摩擦得她小穴火热一片。

    “叔叔的鸡巴入得落落舒服么……嗯……”雷施城夹臀抽插,低眸看着肉棒快速捣弄着蜜穴,花汁不断从二人相交点溅出,他喉间发出难以自抑的喟叹。

    “啊啊啊、……舒服嗯啊、leo叔叔好会插呜呜……”许落爽得不禁挺胸,媚眼看着傅延,哀求:“哥哥,嗯、哥哥玩玩奶子呀……”

    傅延失笑,带着剥茧的粗砺指腹刮蹭着她玫瑰艳色的硬果子。

    许落舒服的眯起了双眼娇吟呜咽。

    一只炙热如烙铁的大掌穿插过她的长发,抚上她的颈侧,细微摩挲着。

    许落也没睁眼,直接侧过了脸,一个硕大火热的圆端抵住了她的红唇。

    她顺从地张唇含入,陆知行沉重喘息着插了进去,把她那张小嘴撑到了极限。

    叁分之一的棒身在她湿滑柔软的口腔里搏动,太大了,许落的舌尖在拥挤的空间十分贴合肉棒地舔弄,发出闷闷的呻吟声:“唔嗯……嗯……”

    小脸满是欢愉,她也在享受替他口交的事。

    两只小手,分别抚上陆知行和傅延圆大的囊袋,温柔伺弄着。

    许落尽力收着牙齿,但还是会不经意刮到男人脆弱敏感的棒身,引发剧烈的快感。

    陆知行呼吸愈发粗沉、不稳。第一次口交也只是十几个小时前,现在已经熟练得差不多了。

    傅延笑:“宝贝被我们调教的是不是进步飞快。”

    雷施城也笑:“天生媚骨罢了,没有我们,也有别人,效果同样这么好。这穴儿……哦……真的,谁肏谁知道……嗯……”

    那一圈媚肉紧箍着他的肉棒,又软又暖的壁肉吸附,绞紧,有如一千万张小嘴不肯放过他,让他理智决堤。

    “呃——骚穴好紧、好会吸,是不是谁这样肏你都会流着么多水,嗯?……”雷施城重重打了两下她的圆臀,随后两只大手掌着她翘臀,用力掐住,软绵有弹力的臀肉瞬间溢满了指间。

    他用力掌托着固定,下身猛烈撞她花穴,干得女孩一阵失神,握着陆知行的肉棒,吐了出来,只留下龟头的一边抵在唇角,嗯嗯啊啊的媚叫着。

    “唔啊啊啊、哈……落落要死了、啊啊啊……”每一道热气都喷洒在陆知行的龟头上。

    陆知行抓着她后脑的长发,迫使她仰首,重新把阴茎插了进去,前后摆胯进出。

    许落不自觉的吞咽吸吮。

    叁个男人的动作同时孟浪了起来。

    傅延因情欲攀升,开始自己挺动腰身,逐渐加速,用力。

    他赤红的阴茎在白腻的乳肉里,前半根插出去到她的下巴,圆鼓鼓的精囊便撞上了她的下胸。后半根抽出来,大龟头便埋进温软香玉,溢出黏滑湿热的前精。

    傅延眼角微红,射精之前,和陆知行交换了一个眼神。

    陆知行的两根长指掐住她的下巴,微微用力,把紫赤性器从她嘴里退了出来,开始玩弄她的乳尖。

    傅延抬起她脑袋,按住固定好,把肿胀勃发的鸡巴塞了进去,一插到最深处,许落的喉咙无意识夹弄他的龟头,“唔啊——小嘴插得好爽、要射了,哦……哥哥给宝贝吃精液好不好?!”

    许落下面的小嘴痉挛了一下,又流出一股粘稠的淫液,引得雷施城挺臀狂肏。

    上面的小嘴不断吞咽,收缩喉咙夹紧龟头,舌头来回搅动着棒身。

    她自己吞咽不及的透明津液,从肉棒和唇的紧密贴合的缝隙间,溢了出来,顺着唇角流下,湿了下巴和颈项。

    傅延顶住那块的软肉不停碾磨刺弄,终于一声低吼,全身爽得舒展,把精液射给了她。

    拔出疲软下来的肉棒的时候,一滴点在了她的嘴角。

    小穴被肏得噗嗤噗嗤响,许落一边媚吟,一边把精液一滴不剩吞了下去,放声浪叫:“啊呀……嗯呜呜、不要、叔叔太快了啊啊!”

    傅延哑着嗓子吩咐:“舔干净。”

    许落乖巧勾出舌尖,把他龟头残留的白浊舔舐干净,只是舔完之后,肉棒又恢复了方才的粗硬状态,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高高竖起。

    雷施城把她双腿折在她胸前,高大身躯压着她,由上至下的肏她,“嗯……让你哥哥爽了也该让我爽吧,肏死你的小骚穴,吸得这么紧还说不要!离开了叔叔哥哥的肉棒你还怎么活?手指还满足得了你吗?扔到大街上被野男人肏穴都会爽哭的骚货!现在把你扔出去,十个男人十根肉棒一起肏你你都吃得下去的骚货!”

    许落花穴骤缩,吸得雷施城肉棒又涨大一圈,龟头马眼爽到怒张,“哦——咬什么咬?!听到十根肉棒都爽得激动是吧!骚死你算了!现在就把你扔到走廊肏!酒店的服务员都可以掏鸡巴干翻你,把精液全都射进你子宫让你怀孕!嗯?是不是想到就要高潮了?”雷施城抱起她就下床往外走,一副真要把她带到走廊去的架势。

    许落呜咽求饶:“呜呜呜叔叔不要把落落扔出去,落落只被叔叔的肉棒肏呀啊……嗯嗯嗯唔……唔……”

    雷施城猛地将女人压在墙上站着肏,俯首吻住她的红唇,吮着她的舌根吸舔缠绵。

    许落在他怀里,双腿分开挂在他有力的臂弯,脚趾头蜷了起来,闭着眸乖巧承受,花穴酸慰感越来越强烈。

    “唔、唔……”她回吻着,小手环抱着他精健的腰身,又松开,抚摸他一块块结实坚硬的紧绷腹肌,往上移,到胸膛,手指头模仿着男人们对待她的红莓的动作,打圈圈,时轻时重的拧捏。

    雷施城松开她的唇,女人的娇吟声便溢了出来:“啊唔、哈啊啊啊、好涨、小穴好涨……呜……”

    高潮前积累的快感不断带她攀升到顶点。

    雷施城的肉棒在越来越紧的花壁里跳动搏发,龟头抵在了那片极致柔软的花心,想象着没有安全套,花心吮住他马眼收缩的感觉……

    男人抽插的愈发用力,把花心撞出了一道小口,然后深深埋了进去,把龟头嵌在了紧致收缩的销魂花口处,“啊——小嘴好会吸,吸得老子龟头好爽——”

    “嗯啊……要丢了嗯哈……啊啊、啊!”许落全身发烫,比雷施城提前了一秒高潮,小穴口、花壁、花壶口都在痉挛不已。

    “嗯!——”雷施城腰眼发麻,仰头低吼了一声,肉棒抽搐着射精了,隔着一层薄膜,强大冲击力度的精液也像猛烈打进了许落的子宫壁里。

    雷施城气息还未平复,埋首在她颈窝里沉重粗喘着。

    他低声发问:“落落,以后叔叔要肏哪个女人,才能比肏你还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