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9 - 第6章 伺狼喂虎(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陆知行的男根一直硌着许落的后腰,许落挪了挪,让肉棒在她腰侧位置,捉住,小手轻柔的爱抚着棒身、马眼、两颗沉甸甸的囊袋。

    叮咚一声,门铃响了。

    许落不被陆知行抱着的话,整个人都会陷进浴缸里。

    所以傅延不情不愿的起身,出了浴缸,随手扯了条浴巾系在腰间,去开门。

    雷施城走进来,刚到浴室门口,便看到许落和身后的陆知行吻得难分难舍,水里的小手握着肉棒来回撸动,双腿大大张开挂在浴缸两边,花户朝着浴室门口,大开着,红肿潋滟。

    雷施城忍得额角的青筋都跳了跳,把药塞到傅延手里,“你去给她上药。”

    从浴室门口走到许落面前的两叁秒过程中,雷施城拉开拉链释放出肿胀的肉棒,扳过许落的脸,扶着鸡巴顶了进去,仰头喟叹一声:“嗯——”

    许落被陆知行吻着吻着,脑袋忽然就被扭到另一边,没来得及合上的小嘴闯进了一根极其吓人的粗长男根。

    紫黑色的,棒身青筋环绕,给人视觉上带来极强的侵略性。

    许落张着嘴含舔,没一会儿便两颊发酸。

    雷施城一手揉着她右边的雪乳,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仰着头闭着眸,神情舒服又难耐,肉棒在她温热柔软的小嘴里,挺着窄臀小幅度抽插。

    许落双眼迷离的抬眸看着男人,舌头不自觉的到处舔弄棒身。

    傅延拿着两支药膏重新回到浴缸,挤了膏体出来,先涂在了腿根周围。

    许落轻哼了哼,还挺舒服的。

    傅延又挤了些在中指上,轻轻推进穴里。

    花道内丝丝凉意,舒服,但太凉了,许落紧紧蹙了一下眉,“唔……”

    雷施城插着她上面的小嘴;陆知行握着她的小手,让柔软的掌心,用力来回撸动自己的欲望。

    傅延就这样看着两个男人享受她,沉默把药膏一点点送进小穴,时不时找找存在感,比如弯曲、旋转、扣挖。

    最后雷施城和陆知行射了出来,傅延也把药膏涂到了花口之处,收尾,拧回盖子。

    雷施城把半软下去的肉棒塞回内裤,拉上裤链,把她横抱出水,配合着陆知行拿浴巾给她擦干净水,裹住她身子。

    雷施城笑:“跟一群男宠伺候公主似的。”

    傅延也道:“可不就是我们的宝贝小公主。”

    许落虽然走肾不走心,但还是被他们的体贴温柔行为,软化了一下内心。

    炮友能做到这样,很够了。

    许落被放到床上,陆知行穿戴好衣服,坐在床边,摸着她脸侧,一手的柔腻触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声音低低的温柔:“饿不饿?”

    许落点头。

    陆知行:“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陆知行站起身,对雷施城道:“你跟我去买东西。研究生在房间陪着宝贝。”

    傅延看了一眼陆知行,“我叫傅延。”

    真实姓名开了头,陆知行淡淡道:“陆知行。”

    “雷施城。”

    叁个男人交代完毕,同时看向了床上的许落。

    许落挥了挥手,“叫朕大宝贝就行了。”

    叁个男人因为她的戒心,一怔,但很快轻松的笑了出来。

    傅延走到床边,扯下腰间的浴巾,指着高高支起的那一根,“这才是大宝贝。你是小宝贝。”

    等那两个男人离开了房间,傅延眼眸幽深盯着她,炙热的呼吸一下一下传递给她。

    他眼里是纯粹的浓郁欲望,单纯的男性性反应。

    和陆知行、雷施城的眼神不一样,他们的眼里有想得到她的野心,并且带着其它情感,比如像包容孩子一样包容她。

    傅延没有,许落感觉自己在他眼里,好像只是一道他要解的学术题,普普通通,不难不易,他没有带上别的情绪。

    傅延把许落身上的浴巾挑开,雪白胴体泛着粉色,一些部位留着男人爱她的印记。

    他的手抚上半个浑圆,垂眸看了看,感叹:“好软好滑。”

    许落兀自握住他的男根,轻声问:“要帮你吗?”

    傅延问她:“嘴不酸?”

    “……酸。”

    “手呢?”

    “也酸。”

    傅延没再说话,俯首与她深吻,交换唾液。

    许落闭眼回吻着,小手不断抚慰他的肉棒。

    傅延的唇瓣往下移,吻过她的下巴、脖颈、耳后、锁骨,最后含住那颗伫立的红莓,大口的含吃、舌尖快速拨弄、吸咬。

    “嗯啊……”

    随后啵的一声,松开,她的乳尖都是男人的唾液,一片水迹光亮。

    傅延直起腰,把她玩着肉棒的手拿走,道:“哥哥自己来。”

    他跪在她腿间,直着上半身,目光在她全身上下打量着,自渎。

    掠过她的脸、奶子、细腰、那片粉嫩的花朵、细白笔直的腿,最后停在了她微微蜷着的粉白圆润的脚趾头,像十颗上等的淡粉珍珠,可爱憨巧。

    傅延盯着看了几秒,呼吸顿了片刻,紧握着的肉棒在掌心跳了跳。

    许落注意到了,笑了笑。

    女人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大概都是男人眼里的宝吧。

    她抬高了双腿,膝盖弯着。

    双脚轻轻踩在傅延的肩膀上,移到瘦削却精健的胸膛,用脚趾头在他的乳首上打圈圈,又用两颗脚趾夹住,用力一拧。

    “呃……”

    许落备受鼓励,移到他的下腹,最后落在他肉棒的龟头那里,点了点马眼。

    傅延已经松开手了,为了方便她接下来动作。

    许落一只脚把他的肉棒踩住,微微用力,来回摩擦。

    “嘶……”快感和疼痛各掺一半,傅延忍不住按住她的脚,“轻点,大鸡巴明天还要用来肏你的。”

    许落轻哼,松了力道,踢了踢他的手,让他松开。

    转而两只脚都去玩弄他的精袋,她的脚趾甲修剪的干净,并不会伤到他。

    揉弄了一会儿,微微分开两只脚趾头,从肉棒的根部蹭上去,轻缓的上下磨着棒身。

    许落两只腿并拢交迭着摩擦。

    她能感到自己小穴又开始湿润,不自觉的越夹越紧。

    许落微微蹙起细眉,咽了咽嗓子,盯着那根勃发的肉棒,脑里幻想着它很用力的插进她小穴里,每一下都入到最深,肉棒整根都隐没在她小穴,被她小穴绞紧吃着,沉沉囊袋孟浪的拍打在她的花户上,她不知廉耻的抬高腰肢,前后摇摆或左右扭动的迎合她。

    许落成功陷入自己创造的幻境里,并没有男人肉棒安慰的花穴正在不停收缩翕合,在吸吮着意淫出来的肉棒。

    她红唇启着喘息,细眉已经蹙成难耐的弧度,胸脯在起起伏伏,就在差点高潮的时候,她闭上眼眸呻吟了一声:“嗯啊、哈……啊!——”

    许落的脚被捉住,用力掰开,高潮被中断了。

    “小骚逼,哥哥还没高潮,你就自己玩得舒服了?!”

    傅延紧盯着水色发亮的媚穴。

    眼里终于染上了疯狂的情欲,满脑子都是她爽得咬唇忍受的样子和身体的反应,又联想到她在陆知行的西裤上自慰到高潮,流了大片淫水的场景。

    他眼角因情热而微红,喉结紧了紧,伸手重重拧了一把她腿间两片花唇,许落立刻媚肉骤缩,刚刚没到的高潮,现在到了。

    尖着小嗓子娇媚的叫了出来。

    “唔嗯啊……”

    在她高潮同时,傅延拧、夹着两片花瓣搓,或者捻起拉扯着唇肉。

    许落先前积累的快感全都涌上来,高潮持续了十秒还没停,她无措的叫着,“啊哈呜呜、嗯呃……哥哥、哥哥,停不下来了呜……”

    傅延一边狠狠欺负着她,一边快速撸着自己的肉棒,在高潮来临的前一秒,他握着肉棒,隔了30厘米的距离,对着她的小穴射了出来。

    白色液体的柱流激打在她的一整片花唇上。

    射完精,傅延握着疲软下来的肉棒,龟头蹭着她小腹上擦干净。

    许落娇喘着,私处和小腹都沾了白浊,一片狼藉湿泞,教人看到就想狠狠侵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