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9 - 第4章 伺狼喂虎(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雷施城蛮幸运,买到还有半小时就发车的时间段。

    候车厅里,他黑进许落的手机定位,程序查找时,随手发了请假邮件给上司。

    等到了检票时间,刚好查到许落的位置。

    雷施城私发给了傅延:【xx酒店2302。你先去,我一个小时后到。】

    雷施城坐上了车,目不转睛看着手机。

    “唔啊啊、啊嗯啊啊、唔……”

    许落小穴被塞下了两根长指,涨得她泪水忍不住流下。

    是真真实实被填充满了。和之前被言语肏的幻想不一样。

    难受,哪儿都难受,有点痛,又有种难以言说的快感和空虚。

    陆知行还在直播给群里的男人看,两根手指浅浅抽插,水声不断,女孩儿如幼兽般的哀求声不断。

    忽然,花壁里的长指屈起,许落整个身子绷了一下,伴随着可让肉棒胀爆的甜嫩娇声。

    “啊哈……”

    陆知行紧拧着眉,长指开始变换角度。

    “嗯呀、啊——”许落十只圆润脚趾蜷缩在一起,娇声到了高潮。

    陆知行抽出手,湿漉漉的一片,抹在自己的棒身。

    两个盯着直播的男人,都明白什么意思。

    傅延坐在计程车上,不好说话,只能打字:【你他妈不带套?!】

    陆知行哑声道:“我们宝贝说了,她第一次想被内射……中出……想男人的精液射进她的小肚子里。”

    傅延和雷施城眼睛都红了。

    傅延催司机:“师傅能不能快点?”

    司机道:“塞车啊兄弟。不塞车也是要半小时才能到,快不了。”

    陆知行听到,挑眉。他不认为傅延能找到哪家酒店,顶多是在a城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碰。

    所以还是慢条斯理的开吃。

    他把龟头抵在穴口,还在持续收缩的嫩肉缠着他的马眼拼命吸。

    傅延和雷施城看直了眼。

    傅延手伸进裤袋里,交迭着长腿,掩盖住抚慰肉棒的动作。

    雷施城觉得自己的肉棒就要忍炸了,他甚至能察觉到沁出的前精沾湿了内裤。

    他起身,走到车厢的卫生间,关好门,把耳机音量调到最大。

    掏出涨红的赤身,慢慢抚摸着,盯着手机,幻想着屏幕里,那根被销魂小穴缠着的肉棒是他的。

    陆知行腾出一只手揉着阴蒂,极有耐心的慢慢推进去。

    “啊、啊啊、疼,呜呜……”

    陆知行一边低喘一边哄:“宝贝忍忍,很快就舒服了……放松……”

    女孩的紧致绞得他出了一身热汗,额头胸膛滴下汗水。

    “骗人!骗人!”女孩忽然挣扎起来,扭着身子嚷着:“不要了……”

    陆知行哪里允许,扔下手机,扣住她的腰肢,俯身吻她唇、揉她酥胸。

    就这样在她穴口浅浅抽插着四分之一的肉棒。

    许落渐渐不再挣扎了,哼哼着和他接吻。

    陆知行重新一点一点破开,送进深处,最后剩下小拇指长的半截在外面。

    “嗯哈、嗯~”许落食髓知味地呻吟,摇摆腰肢轻轻套弄他。

    “老公没骗人吧。”

    “嗯啊……啊、啊、啊……”

    陆知行直起腰,拿回手机,对准他们交合的私密处。

    赤红肉棍把粉穴撑得满满,抽出来时有一丝丝的红血丝沾在棒身上。

    阴茎缓慢来回的动,每插进去一次,女孩就会娇吟一声。

    “舒服么?”

    “嗯啊、舒服、好舒服……啊、好爽,呃……”

    “老公厉不厉害?”

    “啊啊、老公好厉害,好热好粗……嗯啊啊!”

    “你小穴拼命出水,小淫娃,快点满足老公,等老公射了就把你淫水舔干净……”

    “嗯嗯,老公舔我…舔我……”

    陆知行由九浅一深变成叁浅一深,再然后动作越来越快,没有章法,插进去的也越来越深。

    男根在水穴里进进出出,抽出时把穴壁的粉色媚肉带翻出来,硕大囊袋拍打在雪臀上,发出啪啪声响。

    忽然,男人一个深顶!

    女孩被撞得魂魄都散了,“啊!——好深、老公好长、顶到了啊……”

    陆知行快速重重戳着那块软肉,“这叫子宫口、花心,宝贝儿记住了。”

    许落扭着腰,媚穴吸着肉棒不放,“嗯,这是很酸很痒很想被插的地方,老公还要……嗯啊啊啊、嗯……”

    叁个男人听到,陆知行和雷施城异口同声说了一句:“骚货!”

    傅延发文字:【骚货!】

    陆知行听到雷施城压抑的低沉声,“呵,你在自慰?还有更骚的,给你一个刺激。”

    他把镜头对准她的腰和奶子,女孩娇媚着扭动身子的样子呈现在镜头下。

    【这么小?】傅延惊讶。

    腰细的盈盈一握,奶子倒是挺大的,奶尖儿和小穴一样粉粉嫩嫩,难怪以前藏着掖着不给看,要是真看了,他们叁人可能连撸几天几夜到肾虚。

    陆知行:“可不是,虽然满二十了,但还是小小一个,不够我折腾的。所以你们别想一起来了。”

    雷施城在卫生间里快速撸动着下身,“嗯哼……快给我看她的小穴!”

    陆知行抽出肉棒,把她翻了个身。

    许落对陆知行撅起小屁股,扭动的发出邀请,“老公、肉棒、快插进来——”

    陆知行整根沉了进去!

    许落昂着头尖叫:“啊、好涨好深啊啊啊、嗯呀呀啊嗯……”她腰软了下去,被陆知行及时握住,扶着她用力抽插。

    “呃、真紧……要被你骚穴夹死了!”他发出舒爽的喟叹。

    陆知行疯狂挺腰,胯下巨物狠狠贯穿着她。

    “嗯哈啊啊啊、小骚穴要夹死老公哈啊……”

    “夹死老公谁让你舒服!”陆知行用力拍了一下她的粉臀,啪的清脆一声。

    小穴不受控制的猛地一缩,陆知行:“额哼……”差点精关失守。

    “还真想夹死老公!是不是还有其他野男人能满足你?!”

    “对啊、呜、还有leo叔叔的肉棒啊、还有哥哥的、”

    “宝贝儿想让他们也肏你?”

    “嗯哈、想啊,想舔他们的鸡巴、想让他们在骚穴里射精、啊啊……”许落胡说一通,这时的她完全没想到不用多久,就一语成谶。

    “骚货!骚货!我的鸡巴还满足不了你是吧,射满你小穴才行!”陆知行可不心疼她了,每一下都想戳开子宫口。

    “呜啊、老公、呀、嗯啊……太深了,哈、受不了了唔……老公、要到了、不要了啊啊啊啊!呜呜……”

    女孩真真实实的被肏哭了,被肏的全身泛着淡粉色。

    傅延吞了吞口水。绝了,真是极品,无论是叫声还是反应,真实操作都比幻想操作要发掘的更多。

    雷施城闷哼一声,射了出来,他压低声音道:“宝贝儿,叔叔现在就去肏你,很快了,别急。还有四十分钟不到。”

    陆知行的男根在痉挛抽搐的花穴里碾磨,折磨得许落水穴一泡泡滑腻的花液出来,而破处的红早已被带着流走。

    “既然要来就别撸了,可别撸没了,还得留着点儿灌到小骚货的子宫里。”

    许落腿软到发抖,撑不起来了。

    陆知行的手机给她拿着,让她拍着视频给群里的男人看。

    陆知行握着她两个脚踝,大大分开。

    花穴暴露在空气下,陆知行埋首,舔了舔水光粼粼的花缝。

    “嗯啊、”许落下意识的合起双腿。

    陆知行转而掰着腿根,整张脸埋了下去,含住花户,用力吮着淫水。

    薄唇摩擦着贝肉,许落不断抬腰,想他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啊啊啊、老公、好痒啊啊、嗯……”

    陆知行舌尖伸进花缝之中,在内壁模仿性器官抽插,偶尔卷着舌尖去勾壁肉。

    许落被痒死了,摆着腰肢把小穴送到他嘴下。

    “哈啊、老公好棒嗯呀、啊啊、”许落一手拍着他舔小穴的视频,一手揉着自己的奶子。

    雷施城和傅延看着埋在女人推荐的黑色头颅,只觉时间过得分外煎熬。

    忽然,陆知行用牙齿咬了咬红得滴血的花珠,许落‘啊’的一声,喷了水出来,半张着唇娇喘。

    陆知行抬起脸,下巴有着淫靡的水渍,他重新覆下她,吻上她的唇,勾起那条柔软的香舌一遍一遍吸吮,结实胸膛压着她的胸脯。

    “呜呜……”许落被堵住小嘴,呻吟只能从唇边逸出来。

    身体软得不行,手机早就从手中滑落了。

    陆知行扶着下身巨物重新抵了进去,紧致湿润的腔道软软附着他的男身,不自觉的急速收缩,吸得陆知行脸上露出动情的性感神色。

    他松开她的唇,停下腰间动作,缓了缓射精的欲望,低声说了一句:“怎么肏都肏不够……”

    “嗯哼……”许落脸蛋绯红,高潮后又被巨物插入,小穴被它撑得酸胀无比。

    陆知行再度挺动抽插,水穴已经滑腻无比,进出畅快,他胯下紧贴着她的耻骨,小幅度的快速抽插,力道又狠又重,龟头一下下撞击着花心。

    “啊啊哈啊顶到底了、太深了啊呀、”

    陆知行压抑着爽翻的呻吟,低沉道:“不,还没到……”情欲染红了眼,陆知行疯狂挺腰,直到深处那块嫩肉被撞开了一个小口。

    许落被舔穴的高潮余韵还没过去,又迎来了另一波高潮。

    “嗯啊……老公、射进来嗯哈,小穴要吃精液啊呀……”

    陆知行彻底深插进去,龟头插进了花心,子宫壁剧烈收缩咬着前端的铃口,陆知行低吼一声,窄臀一紧,一大泡热精像子弹一般,有力的激射进了花壶里,烫得许落呜咽出声。

    陆知行射精持续了半分钟,又多又浓,灌得许落肚子有些鼓。

    他平复着喘息,“饱了?还饿吗?”

    许落摇头,“够了、不要了。”

    “可我还饿着。”一次,远远不够。

    陆知行半软的肉棒在她腔道里重新恢复硬度,压着她肏,堵着满满都是精液的小穴不断抽插,淫水和白浊粘稠的精液混合在一起,被肉棒捣得在身下乱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