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9 - 第3章 伺狼喂虎(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房卡刷开房门。

    陆知行长腿把万向轮行李箱踢了进去,下一刻,把许落扯进房间按在墙上重重深吻。

    许落的惊呼被严严实实堵住,发出呜呜声,身侧的房门正自动缓缓关上。

    来势汹汹的吻让她手足无措,还没插上房卡,空调没开,室内又闷又热,没一会便被吻得轻喘不止。

    他身躯无缝贴合着她,身下因为期待她的到来、而硬了一天的巨物,强势抵在她的腿间,一触即发。

    陆知行松开她的唇,深沉视线锁着她,低低道:“一直就想这么做了,把你按在墙上,吻到你窒息,肏到你失禁……”

    许落昂着小脸,呜咽着。

    面对面听男人说着这种话,呼出的气息真真实实的灼着她,比手机里听到的更加性感低沉,更加让她情动。

    “初吻?”陆知行还记得她青涩无措的反应,傻乎乎的就被他顶开了齿关,任由掠夺。

    许落摇摇头,“不是。”

    陆知行挑挑眉,“之前接过多少次吻?”

    “……两次。”

    “这两次,包括刚刚在车上的?”

    许落嗯了一声,点点头。

    陆知行笑了,摸着她脑袋,“还真是小女孩啊。”

    又捏捏她耳垂,“现在叔叔要教小女孩怎么做大人了。”

    许落很快被他脱干净了衣服,全身只剩下一套浅粉色的情趣内衣。

    布料全是蕾丝,看得到粉色乳首。

    陆知行再次将她抵在墙上,把她揽腰一提,脚离地,腿分开,他双腿挤了进来,用胯顶着她。

    许落相当于是坐在他腿上,花液源源不断流出来,浸湿了他裤裆的布料。

    “什么时候湿的?”他眼里暗涌着欲望。

    “高铁,你发视频的时候……”

    “骚货!”

    陆知行将她一边的雪白奶团拨了出来,毫无屏障的看着它。

    还是第一次看到完全的它,没有该死的多余布料欲遮未掩。

    陆知行张口含住,感受着它在舌齿间的蹂躏下绽放,吸吮舔咬,发出啧啧声响,还沉声说道:“嗯……好香,比刚刚的冰淇淋还有奶味。”

    许落无助地抱着他作乱的头,嘤嘤哭咛。

    前所未有的陌生刺激感,她身体的反应太直接迅速了,装都来不及装,只能默默承受。

    陆知行挺了挺胯,磨蹭她的柔软,缓解一下馋意。

    许落觉得挺舒服的,忍不住主动摆腰,用小屁股去撞那处坚硬。

    “嗯啊……啊…”西裤面料涩涩的粗粝感,丁字裤露出的花唇摩擦着,有一种异样的快感,没一会儿便流出一滩水,达到了阴蒂高潮。

    磨着裤子。

    陆知行有些诧异看着女孩娇媚的反应。

    这就……爽到了?

    许落半睁着迷离潋滟的眸子,檀口微张看着他,媚眼如丝。

    陆知行喉咙一紧,抱着她走到床边。

    “给我口?”

    许落点点头,顺从的跪在他脚边,解开他的真皮腰带,解西裤裤扣的时候,陆知行教她:“用牙齿咬下拉链。”

    许落咬了咬,没咬到,反而鼻尖和下巴撞到了他那一包裤裆。

    但她很聪明,下一秒就懂得运用舌尖先去挑起拉头,含进嘴里,再用牙齿咬住,往下拉。

    她小手扯下内裤,火热巨物弹跳出来,打了一下她的脸蛋,才贴向男人的小腹。

    许落被那触感吓了一跳,盯着近在眼前的狰狞男根。

    她在视频里看过无数次。

    她知道叁个男人的家伙,都比常人可观,但陆知行是叁个人里面最粗的。

    第一次看,面对面,还这么近。

    硬挺的阴茎,虬结着青筋,像有生命力一般一跳一跳,散发着炽热温度。

    陆知行被女孩泉水般清澈的双眸盯着,扶着棒身,大龟头蹭了蹭她的红唇,催促她。

    许落没直接含住顶端,而是试探的从根部往上舔。

    “呃……”陆知行眯了眯长眸。

    他的反应让许落更有动力的讨好肉棒,再度舔了舔他的棒身,便张唇含住龟头,舌尖舔舐着马眼和边缘的沟缝,湿润之后就开始慢慢的吸。

    陆知行额角青筋都暴了出来,他按了按她的后脑勺。

    “乖,再吃进去一些,小心牙齿,别伤了它。”

    许落吐了出来,认真道:“吃不下了,我嘴巴小,刚刚已经是极限了。”

    陆知行笑而不语。

    许落重新埋首在他裆下,这次是侧着脑袋去舔吻棒身。

    变着花样玩呢。

    陆知行由着她,拿出手机,问她意见:“我去群里开视频?”

    许落想了想,又抬头,道:“别拍到我的脸。”

    “嗯。”

    陆知行发起了视频请求,另外两个男人很快接了。

    出现的画面居然是一张小嘴含着男人粗涨的肉棒,乖巧吞咽。

    下班在回家路上的雷施城:“卧槽?这谁?你偷吃就偷吃,发到群里干嘛?不怕她吃醋?!”

    说是这么说,但这两个男人都没有退出视频。

    陆知行唇角的笑意都收不回来了,伸手抚摸着女孩的下颌,然后轻轻掐开,将肉棒插进了几分。

    “唔!”许落的嘴被撑疼了,双眼含水,控诉的瞪了一眼他。

    陆知行继续推进去,直到顶端抵到了喉咙。

    “宝贝,女人的构造就是这么神奇,你以为到了极限,其实远远还没到。”

    话落,他腰身一个顶撞,给了个深喉。

    许落吞咽不及,喉咙在剧烈缩着,不断吮着马眼,陆知行嗓音里发出低低的隐忍呻吟。

    许落抽出一点点,才适应,发现已经吃进了叁分之一。原来小嘴的极限真不是龟头。

    她上下动着小脑袋用嘴套弄,而不能被温热舌腔照顾的棒身,也被小手抚着。

    雷施城咽了咽嗓子,他还在开车回家呢,可总忍不住去看手机。

    “你哪儿找的极品啊?”

    陆知行笑:“群里啊。”

    “放你妈的屁,你上次不是说也把群都退了吗?!”

    “这儿不就是个群。”陆知行道。

    雷施城一愣。

    边看手机、边写论文的傅延也一愣。

    反应过来后,同时炸了:“我草?!!!!”

    拔高的音量延续了好几秒。

    雷施城气得够呛:“你他妈!!!还是兄弟吗?!!”他前几天才跟陆知行说月底要去肏她,陆知行这货居然截他胡!!

    傅延放下论文,看着视频里的小嘴儿来不及吞咽而溢出唇角的银丝。

    “她的味道怎么样?”傅延问。

    “很好,身体很敏感,进门蹭着我西裤自慰,叁分钟没到,就高潮了,湿了我一裤。”陆知行给了深色水迹的裤料一个特写,颇有些炫耀的意味。

    雷施城被刺激的差点追尾,忍着锤了一下方向盘,“我操,真他妈是个极品。”

    傅延目光幽幽盯着屏幕,“她来找的你还是你去找的她?”

    “她来的我这儿。”

    傅延扯唇一笑,“你是a城人吧,我记得你之前给她发过一张夜景图,有a城的地标建筑。”

    陆知行眼角跳了跳。

    傅延起身,“我也在a城。酒店地址在哪?我去给宝贝舔穴。真舔。”

    正在舔肉棒的许落身子颤了颤。

    傅延看到了,“宝贝很激动啊,看来很欢迎我。”

    陆知行还没开吃,怎么肯分一口给别的男人,冷笑,“你有本事找到再说吧。”

    雷施城也冷笑,忘了他干哪行的了?

    开过一段拥挤路段后,疯狂超车回到家,胡乱塞了几件换洗衣物到行李箱,提着一个电脑包就出门了。

    路上,订了去a城的票。

    此时,他听到耳机里陆知行喘息声越来越重。

    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

    男人被女孩磕磕巴巴的舔到射意来临,将肉棒从小嘴抽了出来。

    女孩虽然脸颊都酸了,但含糊了一声:“我想吃。”又吃了回去。

    两分钟后,男人在她嘴里射了精,有一些从嘴角溢了下来。

    男人担心呛到她,赶紧抽出来,又有一些喷到她脸上。

    倒是圆了她的心愿——‘我想被颜射’。

    而女孩儿又说了一句:“终于吃到肉棒和精液了。”

    叁个男人都知道她很想尝试,可她就这么明晃晃的说出来,还很有成就感的样子,雷施城看的肉棒涨得疼,很想去揉揉肉棒,但男司机在前面。

    而在a城的傅延也急得团团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