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9 - 第2章 伺狼喂虎(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许落鬼使神差的说出一句:“我想试试颜射。”

    叁个男人大手的动作一顿——

    雷施城怒扔纸团,“我靠!!你是不是想我精尽人亡肾虚死掉?!老子又硬了!!!”他把镜头对着裤裆,一根圆柱形的长长肉棒被裤子勾勒出形状。

    雷施城又道:“你他妈是天上派来吸取老子阳气的吧?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上班时间快到了。”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就这样被这个小妖精抽走了,车里还全是精液的味道。雷施城又想到她曾经说过很想喝他的精液……雷施城快被这女人搞疯了。

    陆知行没有说话。

    傅延道:“宝贝,哥哥有时间……我们私聊吧。”

    许落拒绝,“再陪你玩我今天就要脱水而亡了,你等等吧,我拍个小视频给你你自己解决。”

    许落说完,就退出了群聊。

    叁个男人见她退了,便也离开。

    五分钟后的群里,许落发来了一条15秒的短视频。

    一个身体局部的视频,她露出下半张脸和上半身,身上还是那件白衬衫,只不过左手拿着一根荔枝味的乳白色冰棒,拿着的姿势就像扶着肉棒。

    冰棒口被剪开,乳白色的前端在她唇上滑动,然后她伸出粉色丁香,打圈勾缠,然后舌尖一卷,把顶端带进了檀口中,一下一下的吸允,两颊时不时凹陷,温软的口腔内形成真空状态,发出嗯嗯声。

    她吸的时候还故意把圆圆的尾端搁在胸前磨蹭。

    冰棒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棒身散着冷气,在常温环境中会变成水,于是白衬衫的胸前洇湿了一片,变成了半透明的布料,粉红色的乳头呈现了出来,因为冷,变成一颗站立起来的莓果。

    最后两秒,许落拿走了冰棒,小嘴吐出一句:“哥哥,肏我。”

    傅延不断重复播放这个短视频,眉宇紧紧拧起,铃口沁出了前精,又打开手机相册,里面存着几十张她穿不同情趣衣服的局部自拍照,他指腹抚摸着屏幕上她的白腿,难以自抑的撸着。

    然后又返回视频,没几分钟,他把龟头抵在屏幕的那张小嘴上,幻想她真的含着他的肉棒,射了出来。

    雷施城也看得双眼喷火,打开陆知行的私聊窗口:【老子这个月一定要把她肏到手!非得把她肏个叁天叁夜才知道男人有多可怕,路,你约在一起吗?!我月末就把所有假期休了去找她!】

    叁个男人共同‘服侍’许落之后就互相加了好友。

    他们都知道许落还是个处,因为刚开始调教的时候,她真的什么都不懂,叫床都十分害羞,但在男女性欲这件事上,除了十分聪明、玩得开,入圈才叁个月不到,已经把他们搞舒服了无数次,每次都爽到天灵盖之外,还很乖巧配合,接受度也大,很适合培养成m奴。

    雷施城越想越心痒痒。

    真的很想实战插入她体内,看她更加真实的反应。

    陆知行看着好友联系里的leo发的消息,眸光沉沉,不知在想着什么。

    办公室门外,秘书敲了敲门,“陆总,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

    陆知行收回手机,敛下眸光,起身,高挺身躯往外走。

    不仅男人们想着实战,许落也想实战。

    她在这个圈子很幸运,精挑细选出的叁个男人,声音好听、会撩、肉棒可观,连手指都是特别好看的干净修长。

    许落喜欢看他们骨节漂亮的大手撸着狰狞凶猛的肉棒,一边呻吟一边撩她,撩得她水多多,连股沟都是湿滑腻泞的。

    每一次都确实爽到了,但越来越空虚,越来越希望有炙热坚硬、筋脉跳动的真人肉棒贯穿她。

    她想知道什么感觉。

    所以,当晚,当‘路’在私聊里发:【宝贝,叔叔请你吃肉棒好不好?】

    她沉默了一下,思考片刻便打字:【好】

    说实话,她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和样貌,这些都是隐私,这事爽完就好了,不必查户口。

    年龄和工作还是他们主动告知给她的。

    但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投桃报李。

    她把自己保护得很好,除了年龄和性别,其他的一概不说。

    可现在……她越来越想要了。与其重新找一个本地的炮友,不知道多长多粗、会不会秒射,还不如找个对他性能力知根知底的。

    陆知行是最能让她湿的男人,他能将她控在股掌之上,却又极为绅士,懂得照顾她的感受、引领她。

    陆知行:【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许落不想被知道自己在哪座城市,【我去找你吧】

    陆知行转账了两千过来,让她买机票,【我在a城。】

    许落:【我这儿离a城不是很远,高铁几个小时就到,不用坐飞机】

    她把车程时间模糊化了,陆知行想琢磨她在哪座城市都琢磨不准。

    【那也收钱,买车票。】总不能让小女孩自己花钱过来千里送。

    【这种事你情我愿,不仅是你想睡我,我也想睡你。】所以不收。

    陆知行看着这条信息,扶额失笑。

    【什么时候过来?】

    许落想了想,【叁天后吧】

    陆知行发了一串数字,是手机号码,【差不多到站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许落说:【好的。】

    但存都没存。

    她不可能打电话给他,顶多就在这样的聊天窗口告诉他。

    陆知行发来一条语音,压低了声音:“等你,宝贝儿。”

    许落很没骨气的湿了。

    她换上一套情趣内衣,白花花的细嫩乳肉被黑色细线勒着,两片黑色羽毛挡住了左右两颗樱果。

    神秘地带也只有一片黑色羽毛,只是遮不住两瓣粉嫩的花唇。

    然后用自制的粘稠白色液体涂抹在脸颊、胸口、手、小腹、腰上。

    最后还弄了一些到嘴角。

    自拍了两张,一张是拍全身,另一张是拍嘴角特写,舌尖还伸出来舔了舔那可疑液体。

    看起来像被人狠狠凌辱了一样。

    雷施城中午时说要把精液涂满了她胸口,她就决定要弄成这样拍给他们看了。

    这两张发到群里,傅延累了:【leo说的没错,你就是来吸取我们阳精的】

    雷施城怒吼:“哪个野男人弄的?!!”

    许落吃吃的笑出声,【自己做的。网上有制作假精液的教程,像不像?】

    雷施城:“这么想吃男人精液啊?老公射了装在瓶子里,投个加急快递,寄给你喝好不好?嗯?”

    许落笑而不语,急什么,她很快就能喝到了,还是新鲜热辣的。

    陆知行看着她照片里的嘴角白色粘稠液体,指尖点了一点,轻呵了声。

    叁天后的下午一点。

    许落坐上前往a城的高铁,一小时后,陆知行发来一条消息:【坐上车了吗?到哪儿了?】

    许落:【坐上了,还没那么快】

    陆知行:【噢】

    几秒后,发来一条语音。

    许落拿出耳机插上,才打开听。

    很低很低的一句气音:“老公的肉棒已经硬了一天了。”色气满满。

    接着,发来了一条小视频。

    男人的镜头对着硬邦邦的裤裆,西装革履,剪裁合体的西裤是修身款的,那一根巨物把裤裆绷得紧紧的,忽然,动了动。

    他周围环境嘈杂,有人声,提到季度、发展观望,好像在开什么会。

    许落脸一下就热了,有一种躲在他桌下偷欢的禁忌感。

    但她还是很好奇,【这东西还能自己动啊?】

    陆知行:【还有什么好奇的,待会真枪实战的玩一玩就知道了】

    【你有什么想吃的?我去接你的时候先买给你。见到面,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可不是陪你瞎逛。】陆知行跟她事先声明完,险些很风度的问她:‘你准备好了吗’。

    但思忖了几秒,没问。

    这个连居住城市都害怕暴露的胆小鬼,可不能给任何退缩的机会。

    【嗯】许落忽然还真的想到要买什么,【不吃什么,你帮我买好避孕药就可以了。】

    【伤身。】两个字透着严肃。

    【可我想你内射给我……】许落打完这一句,湿了。她调整了一下坐姿。

    会议室里,陆知行看到这句,气息一沉。

    没再回复,赶紧开会工作,才能尽快下班去接他的小荡妇。

    下午四点半,陆知行驱车离开公司,去高铁站,经过一间药店的时候,停车买了一盒避孕药和几盒大号避孕套。

    酒店订了叁天,她既然想,第一天便让她委屈点,吃事后药,但后面两天就要戴套。

    刚出药店,裤袋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我快到站了。】

    #

    高铁站。

    许落拖着小型行李箱走到通道出口,便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英俊高大男人,手里领着药店的袋子,深邃如墨的视线和她撞上。

    她一眼认了出来。

    陆知行眼里闪过诧异,随后被笑意取代。

    ……还真是个,小女孩。

    丸子头,齐刘海,小而精致的脸蛋,漆黑清澈的圆眸。

    穿着宽松t恤,衣摆扎进牛仔热裤里,百搭的小白鞋。

    清纯稚嫩的像个高中生。

    要不是颈侧那颗标志性的红痣,根本无法将她和视频里穿着男人衬衫、细高跟的妩媚女人联想在一起。

    许落其实只是因为出远门,想穿方便舒适一点。

    “你真满20了?”其实他更想问有没有成年。

    “真的满了。看起来很小吗?”许落走过去,压低了声音,道:“或许你可以把我当成幼女,男人不都爱这一套?”

    “别,我没这癖好,未成年人我不碰的,语爱文爱遇到都不碰。”

    陆知行接过她的行李箱,出了高铁站,旁边有麦当劳,停了停,微微侧身看她,“会饿吗?”

    许落摇摇头,“不饿,但是热,我去买个冰淇淋吃。”

    走到冰淇淋窗口,许落问他:“第二个半价,你要吗?”

    “不用。”陆知行拿出手机准备让收银员扫码付款,但许落拿出零钱,道:“一个原味圆筒,谢谢。”

    陆知行:“……”

    还真是小女孩呵。

    拿到甜筒,许落伸出舌尖舔了舔最上面的尖儿,冰凉触感,满足的眯了眯眸。这鬼天气热炸了。

    陆知行眸色幽沉看了一眼,便移开。

    走到停车位的一辆黑色轿车,陆知行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许落径自上了副驾驶,拉好安全带。

    陆知行绕到驾驶座时,便看到她乖乖的啃着冰淇淋。

    他坐上去,问她:“好吃吗?”

    许落笑,“过来。”

    陆知行俯身凑过去,许落的舌尖卷起一小块奶白色,送进了他嘴里。

    软软的唇覆在他唇面上,柔软舌头探了进来,待他忍不住去勾缠,她却及时撤退。

    奶香四溢,甜味在口腔弥留。

    陆知行现在完全相信,眼前看似清纯的少女,就是那个在深夜缴了他们叁个男人无数精粮的勾人小荡妇了。

    陆知行直奔订好的酒店,许落这才打量着车内,感觉很贵。

    唔,她是车盲,名车还是便宜车都不认识,唯一认识的车标是宝马,还是她高中那年放学,学校路边停了一辆宝马,大家都围上去,她莫名其妙,问了一句发生什么。

    同学说:豪车啊。

    许落:这什么豪车?

    然后就被嘲笑宝马都不认识。

    当时许落就看着那个车标,记住了。但到现在,也就只记住了这一样,不太关注这些。

    开着好车,事业有成,年龄适婚的男人……

    许落这才意识到了什么,问他:“你结婚了吗?”

    “没有。”

    许落看向他左右手,没戴戒指。

    “有女朋友吗?”

    陆知行看了她一眼,“有的话,还天天跟你撩?”

    对哦。

    一语中的。

    许落松了一口气,“虽然只是炮友关系,但我也不想当一次性的小叁。”

    “人都送到我身下了,现在才来问这事?而且,你就不怕我骗你?”

    “那你刚刚骗了我吗?”

    “没有。”

    许落点点头,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到了酒店,跟着陆知行去前台领房卡,然后坐电梯。

    陆知行按了最顶层,许落有些惊。酒店的顶层通常都是总统套房。

    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她问:“叁天的房费是多少啊……”她打算转给他。

    陆知行从她买冰淇淋那里就看出了她性格,抽了抽气,没说话。

    叮咚,电梯到达顶层。

    陆知行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许落,走向预订的房间。

    许落知道房间号是2302。

    但很奇怪,她先前一点都不慌的,包括在电梯里的时候。

    可一出电梯,离房间越来越近,她却开始紧张了。

    她咬咬唇,暗骂自己矫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