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甜少女 - 029:而且很想你 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暴雨连下了叁天叁夜,今年的夏季一扫炎热,雨后的阳光也少见的不燥,而是温暖和煦,从窗台照入,床上隆起个身影,肌肤上红痕点点,满头青丝散在枕头上,宛如水墨画。

    江暮晴揉了揉眼睛,娇弱地撑着胳膊从床上坐起身来,她在午睡,没盖被子,身上仅一件男士衬衣,衣衫是散开的,衣扣都没剩几颗,雪乳若隐若现,玉腿盘着,清纯的小脸上还未消春情,整个人媚到了骨子里,活像个吸人精气的妖精。

    终于出太阳了,要是再不出太阳,江暮晴真的认为自己会在这个屋子里被做死,毕竟这叁天确实过得太荒唐,也太欢愉,和同居没区别,她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男人不能饿着,尤其是暗恋成疾的变态痴汉。

    江暮晴挪着发酸的四肢下床,她站在衣柜前挑宁星泽的衣服,这些天她就没好好穿过一件衣服,当然,她也不想好好穿,大多时候都是挑件足够性感的套在身上。

    当她洗漱完毕,大门传出一声响动,宁星泽拎着袋子走进卧室,从背后抱住江暮晴,亲了下她的侧脸,道:“我给你买裙子了。”

    江暮晴刚穿好的衣服又被他一颗颗解开,她打开袋子,是一条红色丝绒连衣裙,裙摆宽大很显飘然,里面除了连衣裙还有好多件内衣,都是又薄又透的,非常的诱惑,非常的性暗示,江暮晴都脸红了,道:“你怎么知道我尺码的?”

    宁星泽挑唇笑:“我测量过。”

    这叁天睡了那么多次,他要还不知道,那岂不是白睡了,白摸了。

    少女面颊更红了,娇哼道:“星泽大变态。”搞不好趁她睡着的时候他又做了什么很痴汉的事情。

    宁星泽掐掐她可爱的下巴:“小色女。”

    两人谁也别说谁。

    他买的衣服理应他来穿,选了件黑色蕾丝的款式,先把少女脱得光溜溜的,再套上胸衣的带子,排扣的地方对直男来说穿起来略微复杂,宁星泽一边研究,手也不空着,乱揉乱捏两颗圆润肥嫩的奶子。

    江暮晴不反抗,让他占尽便宜,很是享受的坐他大腿上,玩他衣服上的纽扣,道:“我待会儿就回家了……”如果可以的话,江暮晴是不想回去的,她有点爱上这里了。

    “嗯。”之前宁星泽怕她跑了,现在他不怕,人都归他了怕什么,他当然也舍不得放她走,可她总归是要回家的,宁星泽扣好奶罩的暗扣,帮她调整肩带,道:“我送你回去,明天我再来找你。”

    “好,我会乖乖的等星泽来接我的。”

    等江暮晴穿好衣服,也不知道被吃了多少豆腐,娇躯上的吻痕只增不减,好在裙子遮住了七七八八,不细看看不出来。

    江暮晴回到江家正巧赶上晚上的饭点,大厅摆上了菜,除了江策,还有颜默也在,不过两人离得远,颜默一改黏着江策的风格,反倒是离他离得远远的,好像是在跟他怄气,惹得江策脸臭的不行。

    “你还知道回家,我以为你乐不思蜀了。”江策冷哼道。

    他姐什么德行,江策还是清楚的,他还以为她一个月都不会回家了,事实上,江暮晴确实有这种打算。

    江暮晴理亏,清了清嗓子道:“咳,我家我当然回来,那不是下暴雨嘛,我看你过得也不错,这么多菜,你们怎么不去吃饭?”

    严格来说江策也不算一个人在家,家里还有园丁、管家和阿姨,怎么着都饿不死江策,所以江策脸色这么差,一定是因为颜默的缘故。

    做饭的陈阿姨是他们家的老员工了,在他们家工作了好多年,陈阿姨朝江暮晴使了个眼色,暗示是闹别扭了,笑笑不语,摆完晚餐就退到厨房里收拾去了。

    颜默起身挽住江暮晴的胳膊,把她拉到餐桌上道:“姐姐我跟你坐。”

    江暮晴小声问她:“江策怎么惹你不高兴了?”

    颜默气鼓鼓的跟她耳语道:“他在跟别的女孩子发信息,我问他聊什么,他居然不告诉我!还有个女生跟他表白……江策讨厌死了!”

    原来小可爱是吃醋了,江暮晴可不参与他们的事,她相信她弟的品行绝对不会玩出什么脚踩两条船,江策哪有那些花花肠子,而他有多喜欢颜默,当姐姐的看得出。

    江暮晴跟颜默在餐桌左侧并排坐下,江策拉开颜默旁边空着的椅子,颜默手疾眼快的把书包搁上去了,显然是不愿意跟他坐在一起,江策碰了一鼻子灰,最后灰溜溜地坐到颜默对面,椅子被泄愤拉得嘎吱响。

    即便是在对面,颜默也是低头吃饭,一眼都不看他的,江策给她夹了块糖醋小排道:“颜小默,你多吃点。”

    颜默把排骨夹到碟子里,没搭理他,看来是真生气了。

    江暮晴在一旁看戏,以她弟那不好的性格,热脸贴冷屁股肯定要甩手不干了,发脾气也有可能,可对颜默,他是发不出来的,又把排骨夹回自己碗里,语气重点的话都没说。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一顿饭,江策吃得犹如嚼蜡,颜默生气了,偏偏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哄。

    颜默吃完饭擦了擦嘴,把书包里一对红色小樱桃的耳环翻出来递给江暮晴,道:“这是送给江姐姐的,我觉得很适合你,谢谢姐姐照顾我。”

    不怪江暮晴喜欢颜默做她弟妹,小姑娘又软萌又乖巧,还能制得住江策,实在是让人喜欢,当她弟妹的不二人选,江暮晴摸摸她头发道:“谢谢默默,很好看。”

    江策一脸的不爽。

    颜默背起书包道:“那我先回家了,不用送我了。”

    江暮晴站起身帮颜默整理衣服,仿佛她才是颜默的亲姐姐,叮嘱道:“那你路上要小心一点,到家给姐姐个电话。”

    眼看颜默是真的要走了,江策脸色差到爆,在她路过他时,江策扯住她书包上的挂饰,递出去两张票,拧着眉头开口道:“票拿着。”

    颜默疑惑地看他,江策别扭道:“游乐场门票,我捡的。”

    江暮晴在后面吃瓜憋笑,一捡就捡两张,说出去谁信,她弟的傲娇和直男性格,如果不是长得好看,像他这样的,真的很有可能孤独终生。

    “我不要,我要回家了。”颜默不领这个情,她家里是有门禁的,要早点走,现在已经晚了。

    江策扣着颜默的手,硬把一张票放她手心里道:“我送你,天黑了不安全。”

    不管颜默让不让他送,江策都送定了,他的颜小默那么呆萌,肯定招坏人,他哪能让她一个人走夜路回家,不把她送到家门口江策怎么放心得下。

    江暮晴不掺和他们未成年早恋的事,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她收好耳环径自上楼,刚进卧室,宁星泽的电话就打来了,如果宁星泽不是怕打扰她,这通电话可能会来得更早。

    天将黑未黑,橙色的日光向西边渲染,雨后的云霞也烧出了火红的颜色,一朵朵悬在天上,江暮晴倚着落地窗接起电话,她身上的衣裙还是宁星泽下午亲手给穿的,想到这里,还没开口说话,江暮晴就先笑了。

    “晴晴很开心?”听到她在笑,宁星泽的语调中也带了丝笑意。

    “嗯,开心!”

    江暮晴暗恋他那么多年,关系确定了,人也睡到了,开心得冒泡泡。

    “我也很开心。”宁星泽低低地声音很轻,像一阵无意而来的风,“而且很想你。”

    刹那间,江暮晴的心跳就乱了,他总有那种本事,让她心动得一塌糊涂。

    ————————————

    甜甜:评论区说看哭了,其实……我真的很努力的去掉了虐的部分了,没有多写暗恋的情节,因为知道暗恋太苦逼了,所以我想把它写的甜一点,qwq不要哭嗷!来甜甜这里就是各种吃糖的,一定要甜甜甜!希望给辛苦的生活里带来治愈,都不哭嗷!!后面全是糖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