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甜少女 - 008:情书 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江暮晴曾经也偷偷的跟踪过宁星泽,但是差点被他发现,她吓得要命,不敢再跟了。

    高一一开学江暮晴就得知宁星泽成了她的校友。

    江暮晴的运气在宁星泽这里一直是个谜,军训没有分到一起,分班没有分到一起,后来高二他们都选了文科,还是没有分到一起。

    但她收到了礼物,她想要但没买到的发卡就躺在她课桌上,问遍了所有人,没有人知道那是谁送的。

    幸好,宁星泽所在的二班和她在同一层,施优凡是二班的班长,她的两个好朋友都在二班,她每天课间休息的时间可以找个理由跑到二班去找她们,他的位置就坐在班长和妙妙的前方,趁他不注意时她会用余光打量他。

    他似乎很少会外出,每次江暮晴来都能看见他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看书,这个年纪的男生少有不吵闹的,可他就是个特例,温文尔雅礼貌谦逊,从不谈论别人的是非,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而这造就了特别的喜欢。

    偶尔他会练字,江暮晴有留意过,他写的是楷书,他的头像是用楷书写的“晴”字,她还惊喜的发现宁星泽的水杯巧合的和她是同款,他的是蓝色,她的是粉色。

    仿佛他也在喜欢她一样。

    江暮晴心知这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是人类的叁大错觉,但这对她来说就够了,足以让她欣喜若狂,不管是不是因为她,只要能和他有牵扯,哪怕是那么小的牵扯也好。

    暗恋期的少女很容易满足,她把细枝末节当成惊天动地,他任何不经意的小举动也够她注意很久很久。

    荆川有体育馆,室外也有篮球场,宁星泽会打篮球,女生会聚在一起看男生打球,江暮晴混在当中,有的女生胆子大,会主动上去送水,她只敢看着,看他挥洒汗水在场上奔跑、投篮的样子,心跳悸动。

    好在,他不会接受女生的好意,不过女孩子也不会在背后说他不是,毕竟他是个连拒绝都温文有礼的人。

    喜欢是个很奇怪又理所当然的事情,听到别人对宁星泽的夸赞她甚至会由衷的感到骄傲,宁星泽成绩进步,比她自己进步还要开心。

    因此苗妙妙和施优凡没少说她花痴。

    他成绩越好江暮晴就越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在为他高兴之余也会生出些他们或许不般配的沮丧感。

    听说他以后要考庆大,江暮晴忽然觉得她应该给自己定个目标,而不是只那样看着他,什么也不做,除夕夜她发了条动态,后面加了张星星的图片,其实每一条与他有关的动态她都会加上星星,隐晦的少女心,只有她自己明白。

    她们当中妙妙最早恋爱,她每天都能看见妙妙和她的青梅竹马在学校里谈恋爱,她中午在食堂通常都会跟施优凡坐一桌,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也是跟施优凡交流。

    直到高二转来了两位同学,一位江暮晴认识,是宁星泽初中同学穆尧,还有一位是女生,叫陈若可,无论成绩、样貌还是人缘都无比优秀。

    穆尧转到了二班,苗妙妙和她八卦时告诉她穆尧在追施优凡,江暮晴曾在崇德见过他,长得五大叁粗,个子有190左右,但五官生的很好看,桃花眼显得他整个人像个深情的悍匪,比喻是奇怪了点,但江暮晴就是这么认为的。

    下午上完政治课,江暮晴溜去二班,看穆尧是假,想碰宁星泽是真,正巧穆尧追着施优凡出教室门,穆尧跟在施优凡身后喊:“媳妇儿……”

    施优凡反身回瞪他,脸红了一片,道:“谁是你媳妇儿?叫班长。”

    穆尧嘿笑,露出他尖尖的犬齿:“行,等回家再叫你媳妇儿。”

    施优凡不理他,看见江暮晴她一把将江暮晴拉走,走的飞快,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江暮晴调笑道:“班长,你这么娇小,以后跟穆尧做那个,怕是要吃苦哦~”

    “闭嘴!”

    施优凡脸羞得通红,那还是江暮晴第一次看见她沉稳的班长这么娇羞,虽然她嘴上拒着穆尧,可看得出来,她心里欢喜。

    这样一来跟班长也不能一块儿吃饭了,她不能打扰别人谈恋爱。

    江暮晴打算把那本以前借给苗妙妙的那本《邪魅狂少囚禁密爱之九十九天求欢小娇妻》送给施优凡,书名是雷人了点,但这本书促成了苗妙妙和沉乔言,书上带着好运气,她偷偷摸摸藏进书包里,打算等放学后给班长,结果不小心给弄丢了,送书的事只得作罢。

    也许是苗妙妙和施优凡的狗粮激励到了江暮晴,她给宁星泽写了一封情书。

    那时的江暮晴喜欢宁星泽,就连字体,都在无意中临摹他的笔迹。

    少女的心思永远笨拙,她夏季最爱西瓜,便想也送给宁星泽,他从来不收女生给他的东西,她就决定,如果他收下了西瓜,她就连同情书一起交给他。

    在江暮晴抱着满心欢喜送出之前,荆川开始传言宁星泽在和陈若可谈恋爱。

    那一瞬间江暮晴丧失了所有勇气。

    陈若可的出现让她明白,他的人生有很多她不了解的事情,她对他知之甚少,她从不知道陈若可是他的朋友,也从未见过他和女孩亲近,他们看似关系相熟,相比而言,她只是个无名的某某某。

    后来,每当她看见宁星泽和陈若可一同走在学校时,她都会下意识让自己躲起来,站在明处,就像是把她的喜欢公之于众,摆在台面上,却不被他看一眼,绕着她走过。

    在所有人眼中陈若可是和他很般配的一对,至少别人谈论起宁星泽时,不会有她江暮晴的名字。

    有人说他们是男女朋友,甚至有人说他们有娃娃亲,无论真假,江暮晴都处于躲避的状态,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他和陈若可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在喜欢面前,她的怯懦被放大了无数倍。

    寒假过后,宁星泽拒绝陈若可表白的传言又从卓易凡嘴里传到她耳朵里,这件事的具体情况江暮晴不得而知,而那之后宁星泽好像在与陈若可保持距离。

    卓易凡是她高中同桌,也是被宁星泽这个名字磨到耳朵起茧子的人之一。

    这个消息挽救了江暮晴沉闷多日的心情,她戴上最喜欢的发卡来学校,卓易凡从背后拍了她下,江暮晴转过头发卡就被卓易凡顺手抽走:“还挺好看的。”

    事实证明,卓易凡就是个非常不靠谱的同桌,他掰了那发卡两下,小毛球和发卡啪嗒一声,崩断了。

    卓易凡吓得手一松,发卡落在地上,连声道:“我赔你我赔你!”

    “赔你个头!”

    江暮晴气得追着他打,从五楼追到叁楼,正巧撞上上楼的宁星泽,她打卓易凡的手一时不知该收该打,又怕宁星泽觉得她太暴力,僵硬在那。

    宁星泽握着一瓶水,冷冷地瞥视她,眉目少见地疏离,长身越过他们,一言不发走上楼。

    江暮晴猜他可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她感慨她男神就连冷脸也比别人好看,她看小说一贯不爱冰山男主的,可如果套上宁星泽的名字,心里的天秤必然倾斜,全方面向他倒塌。

    宁星泽的出现把她的怒火全部带走了,她懒得跟卓易凡计较,卓易凡识趣,又赔了她个发卡。

    那封情书终究没能送出去,如果可以再重来一次,江暮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勇敢一点,但她希望能少些遗憾。

    可是就像裹着糖衣的山楂,咬破了外壳后依然的酸涩,能说出口的,就不叫暗恋了。

    ————————

    甜甜:节日快乐,另外今天貌似是我大儿子的生日(他们都有生日,不过就他的好记1111,其他人的我这个亲妈都没记住),相聚在这里是为了给有的人认识有的人不认识的纪老板庆祝生日,祝他今后的人生……这个你们说吧,艾艾应该也准备好惊喜了吧,白天好好做菜,晚上好好做爱什么的~

    宁星泽:?不是我的主场?

    甜甜:老叁你憋说话,qwq让麻麻讨个生日礼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