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甜少女 - 007:我轻轻的弄你【微H】 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江暮晴演出的角色是个没多少台词的女n号,俗称背景板,柳璇子是编剧,她原本入话剧社就是柳璇子拉来打酱油的,这次是顺带给她和宁星泽制造机会,有没有台词江暮晴对此也不在意。

    宁星泽来的较早,柳璇子将他带入后台,江暮晴正化着妆,她直长的黑发被烫染成蓬松的卷发,衬得肌肤雪白如玉,鲜艳的口红抹在唇上,魅惑的妆容和她淡雅的五官比对出了强烈地反差,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像一朵绽开的罂粟花,危险又诱人。

    从镜中看到他,江暮晴手一抖,口红抹出了唇外,在她白净的小脸上划出一道痕,更显妖冶。

    宁星泽墨色的瞳孔昏暗沉沉,凝视着她,忍不住幻想吻她,再让她用这张小嘴品弄他,该是什么滋味……

    他好像又在亵渎她了,可这样的欲望从来都没有减少过,他根本就压制不住对她的念头。

    江暮晴擦掉脸上的口红,从镜子里观察宁星泽的眼神。

    严晨妍是这个话剧的女主角,纵使柳璇子万般不想,她也是a角,她见宁星泽来了,还很奇怪,昨晚他发信息婉拒了她的邀请,她以为是自己邀约的缘故,让他推了别的事情,主动搭话道:“没想到星泽你这么忙还能来参加我的演出。”

    他是为严晨妍来的……江暮晴刚要失落,就听宁星泽道:“不是。”

    宁星泽走到江暮晴背后道:“祝你演出顺利。”

    江暮晴惊讶地抬眸看他,看到他眼中的自己,绯意一下就染上了脸颊,江暮晴开心了,眉眼弯弯地问他:“那你怎么没有回复我呀?”

    “太晚了,我怕你睡着了。”宁星泽看着她缠上发丝的流苏耳环,“我下次一定回你,好不好?”

    江暮晴没说好不好,她也注意到自己耳环缠上了,她红着脸低头去解,却手忙脚乱的越缠越多,宁星泽蹲下身,与她坐着的位置持平,道:“我帮你吧。”

    他的指尖触及她手指,江暮晴放回手,微微把侧脸伸出去,垂着眸子看他好看的手指穿梭在她发间,挑出缠绕的流苏,是有意还是故意,他的手老是会摸到她耳垂,两人离得近,江暮晴感觉到他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耳后,连脸带脖颈红到底。

    她悄悄地打量宁星泽,他身形高瘦,却不是偏文弱的瘦,而是精壮的类型,在衣衫里的手臂隐约看得出他的肌肉,他从不戴装饰品,衣品也偏简洁风,外形清爽干净,江暮晴越看越馋。

    不仅解了耳环,宁星泽还细心地捋顺了她的头发,他心跳的极不安定,哑声道:“整理好了。”

    “谢谢宁同学。”

    “叫我星泽。”宁星泽眉间微蹙,眸中欲色深浅,极不满意她对他的称呼,“是你说的,要叫我星泽。”

    江暮晴叫顺了嘴,一时没改过来,她点点头道:“谢谢星泽。”

    宁星泽这才笑了。

    严晨妍:“……”

    他俩是开了结界吗?眼睛里没别人吗?

    一后台的人可不止他们两个,大家竖着耳朵在听,但没人吱声,柳璇子摸了摸下巴看向严晨妍,后者被落了面子脸色不太好看,严晨妍收起难看的表情,笑道:“我听说星泽跟晴晴都是云市的人,你们同校又是老乡,难怪……”

    柳璇子翻了个白眼,怕她捣乱,赶紧催着她和男主角以及一众配角上台演出,道:“难怪什么,走吧走吧,我们该开演了。”

    编剧发话了,严晨妍瞪了柳璇子一眼,只能老老实实的上场,整个话剧社后台就剩下宁星泽和江暮晴两人。

    江暮晴以为他要出去看话剧,没成想宁星泽道:“庆大从云市来的学生不少,和我同校的也不少。”

    “嗯。”她知道呀,好多她都认识。

    江暮晴没太注意他说的内容,只是觉得他声音好听,如果他不学法,来他们播音专业,应该也是当之无愧的男神。

    “但他们都不是你。”

    “嗯。”

    嗯完江暮晴才觉得这句话好像没什么逻辑,但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抬起头看他,宁星泽勾着一抹笑,酒窝浅浅的,翩翩佳公子的样子,让人想侵犯的不得了。

    江暮晴压住冲动道:“我……我去换衣服了。”

    她是最后阶段才上场的背景板,礼服还没来得及换。

    “我等你。”他似乎完全没有要去观众席的意思。

    后台的更衣间就是一层薄薄的拉帘,风一吹仿佛能揭开里面令人垂涎的场景,惹人浮想联翩,宁星泽坐到她化妆台的位置上,正对面是她所进的更衣间,化妆台上有她喝过的水杯,杯沿上是大红色的唇印。

    他端起茶杯,目光烁烁地死盯着更衣室的帘子,薄唇挨着杯沿,对上少女的唇印,唇齿犹如亲吻情人般饮下清甜的茶水,一件下流的事能做的仪态优雅。

    天知道外表英俊完美的人脑子里都播放着什么样的色情影片。

    江暮晴穿好衣服,从帘子的缝隙中看见宁星泽还在那,她一旦下定了决心,很多东西都不用人教,自学成才。

    更衣室路传来江暮晴极为悦耳的声音,弱弱地唤他道:“星泽……”

    宁星泽心头一动,她道:“你能来帮我弄下拉链吗?卡住头发了,我够不着……这里没有其他人,他们都在忙,只有你能帮帮我了……”

    头发长的好处有很多,这就是其中之一,它可以缠耳环,也可以缠拉链,宁星泽拉开帘子,入目是她雪白无暇的美背,蝴蝶骨优越,几缕发丝卡在拉链中间,背上披散着她乌黑的长发,为纯白上多添了笔浓墨。

    江暮晴侧了下身,狐狸眼转了转道:“不好意思啊,我也没有办法,又要麻烦你了……”

    裙摆宽大的宫廷洋装将她腰肢却束得极为纤细,暗红色的花纹绕满全身,到胸部处,包裹着她饱满的酥胸,挤出深幽的乳沟,白嫩的奶儿因为衣裙没有拉上,束缚得不是很紧,随她的动作还晃了下,乳波荡漾,黑发红唇,简直要喷血了。

    “不麻烦。”他乐意之至才对。

    更衣室狭小,叁面围着镜子,照得出他俩全身景象,宁星泽靠近她,男女的身躯拥挤在更衣室里,胯部顶到她后臀上,就如同那天在公交车上一样,她要是再弯下点腰,就能摆出个干穴的后入式。

    像这样的地方,正是做爱的好地点,想到这里,两人的体温都有些升高。

    她发现他又硬了,肉棒像上次那样抵着她,肌肤贴着肌肤,他修长地手指在她背脊上抚摸,还没做什么呢,她的小骚穴就有点不争气了,空虚地喊着要吃身后的肉,要从背后抱住,狠狠地侵入。

    宁星泽拼命忍耐着,让自己的欲望不要吓到她。

    头发好像在拉链上打了结,江暮晴回过头,眼睛湿漉漉地娇媚,跟他道:“疼……你弄疼我了,我不赶时间的……”

    “你能不能轻轻的弄我……”

    听起来好像有歧义。

    她说话时小嘴翘着委屈,嘴巴不薄不厚,皮肤又白,最适合涂上鲜艳的颜色,蛊惑人亲吻,她这样说疼,只会让宁星泽更想欺负她,叫她哭出来,满脑子都是怎么掰着她双腿肏哭她的场景。

    但他手上还是温柔至极,边解边沿着她的背脊爱抚,余光落在她嫩白的雪乳上,嗅她身上的香味,任凭欲火中烧道:“好,我轻轻的弄你。”

    弄字的咬音很重。

    他弯着腰低着头,这个高度刚好让他的唇瓣擦过她的耳尖,仿佛在耳朵上落了一吻,低哑撩人的声音也刮着她耳膜道:“今年暑假,要一起回云市吗?”

    江暮晴愣了,她没听错的话,星泽是在约她暑假一起回家……

    ——————

    甜甜:加更来啦,下个一百珠我们继续加更嗷,冲冲冲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