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甜少女 - 006:发卡 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发卡最终送了出去,当做升学高中的礼物,在荆川开学后,放在了她的课桌上。

    她不会知道是谁送的。

    宁星泽也不用她知道,只要她会戴着它来上学,她是喜欢的,就够了。

    荆川校服是裙装,白蓝色百褶裙,偏日系风格,裙摆大约在膝盖左右,不长不短,可江暮晴身材高挑,裙摆能拉至大腿,露着她两条白细直长的美腿,在阳光下格外好看,引人瞩目。

    荆川的校服对他来说是一种愉悦,更是一种折磨。

    他讨厌学校里那些男生看她的目光,讨厌他们叫她校花,从而让他升起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和窥视欲。

    放学之后如果她没有约朋友,他会悄悄跟着她回家,在她不会发现的地方,她不爱搭公交,常常是走着回家,沿途慢慢追逐着日落,余晖映在她脸上,是他描述不出的感觉。

    这个年纪的男同学几乎每人手里都握着一硬盘的视频,对某个女优津津乐道,宁星泽不大爱看,也从不讨论,他更愿意对着江暮晴的照片自渎,弄脏她的照片就像弄脏她本人一样让他兴奋。

    不止一次宁星泽反省过自己,对她邪念太甚,但他那些见不得光的心思,仍然被他放任、滋养、纵情,久而久之藤蔓长成了树。

    无数次想过把她据为己有,但他也知道自己永远做不到,他没办法不去幻想她,更没办法去伤害她,他见不得她哭,她受半点委屈,只能在自己的欲望里不断下沉,直至淹没,抽干氧气。

    幸好,他的班级和她在同一层。

    她闺蜜和他同班,他慢慢对上了名字,鼻尖有痣的是班长施优凡,扎着双马尾的叫苗妙妙,跟在苗妙妙身边的男生是年级第一沉乔言。

    她有很多东西都与小熊有关,比如她的水杯,他找了很多家店,才找到与她一模一样的同款,区别是他们的颜色不同。

    她每天都会来他们班上,差不多的时间点,一到那个时候,无论宁星泽有什么事,都会待在自己的座位上,等着她的到来。

    每次他都装作出练字的模样,实际上写的一塌糊涂,因为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字上,她说的每个字他都听得仔细,无意中纸上的字就变成了“晴”字,后来晴这个字成了他写的最好的字。

    有时她会问问施优凡作业,大部分是数学题,一次教不会手上就要画一条红线,他不悦施优凡对待她的态度不够温柔,但也觉得她可怜巴巴的学习有点可爱。

    他的数学也很好,而且……他绝不会凶她。

    但可惜的是,施优凡没有一道数学题是不会的,他没有机会和她说话,最多,在学校里远远的看她一眼。

    她的动态中偶尔会发一些奇怪的书名,搜索后才知道都是些十八禁的小黄文。

    宁星泽并不会觉得崩塌和反感,反而认为她就该是这样,更多了些令人欢喜的真实感,他知道了他的晴晴是个什么样的性格,知道了她的小秘密。

    那些小说他也会去看,只要是她看过的,甚至会不由自主的代入,把那些情节当成是他和她在做爱,幻想他们是故事中的男女主,他在用同样的姿势上她,从身到心的侵占她。

    越想,越像个执念。

    但这些都是深藏在暗地里的欲望,表面上没有任何端倪,他仍是她擦肩而过的普通校友,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目光紧紧跟随其后。

    除夕夜她发了条动态,她未来的大学志愿是庆大播音专业,这学校很知名,他查了下这所学校往年的分数,差距有点大。

    笔记本中的大学规划被全部划掉,宁星泽在尾部写下了庆大两个字,和一个极不起眼的太阳。

    高二,穆尧和陈若可转到荆川,穆尧也是崇德的学生,初中时和谢风关系较好,他与穆尧高中才熟络起来,至于陈若可,是他父母朋友的女儿,陈若可如果不提醒他,他都快忘了。

    人和人之间的性格有着天差地别,比如穆尧与他,穆尧喜欢谁可以闹得全世界皆知,他对施优凡一见钟情,便立刻热烈追求,横冲直撞不管不顾。

    而宁星泽是个有计划性的人,他从不做无准备的事,在任何事情上要计算得失,他的人生经过规划,每一天该怎么过,都要在他的计划之中,这是他从小在父亲严苛的教育下养成的习惯。

    江暮晴是计划外的,是他无趣的路途中窥见的惊喜,是个可以让他改变计划的人。

    高中以前他从不打篮球,他从小的教导,是不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以外的地方,他在篮球场上打球的爱好,是因为江暮晴会来看。

    有天,他在球场旁边的座位上捡到了一个遗落的书包,拉链没有拉好,露了点火辣辣的封面与雷人的书名。

    他知道这是谁的,这本书像个从天而降的幸运之喜。

    捡到这本书没多久,江暮晴便不爱来篮球场了,她不看,他没有再打篮球的必要,他少了很多见她的机会,比这更失落的是,他的晴晴偶尔会来一次,但来的目的,是在篮球场为别的男生助威。

    别的事宁星泽都很忽略,他从不把注意力放在江暮晴之外的女生身上,除了生活,满脑子都是晴晴。

    陈若可跟他熟悉也是因为两家家长的缘故,陈若可向他表了白,他很意外,当场便拒绝了她:“不是因为你不够好,只是我不喜欢你。”

    陈若可耸了耸肩,无所谓道:“我大概猜到你喜欢谁,可她跟卓易凡感情挺好的,他们约好一起上大学,你们不合适,你也没戏,你现在对我没兴趣,不代表以后没兴趣,我不会放弃的。”

    宁星泽还没有蠢到相信陈若可说的每个字,但她的话正是宁星泽所在意的,是一把利刃,划破心脏,漫出涩人的酸意,让宁星泽如鲠在喉。

    她会对卓易凡笑,给他零食,和他打闹,为他加油,他从走廊透过教室玻璃看到的,是她和卓易凡课堂传纸条的画面。

    那是她同桌,也是宁星泽高中叁年最嫉妒的人,卓易凡这个名字,是长在他心里的一根刺。

    陈若可还是会来找他,如她所说的没有放弃,宁星泽会婉拒她避嫌,他被扰得心烦,但碍于两家家长关系还好,他在学校也和她维持着普通朋友的面子。

    很长一段时间他和江暮晴没有说过话,他想主动去找她,他想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正当他走上教学楼时,江暮晴恰好追着卓易凡下楼:“你站住……”

    见到他,他们停在了那,她对她喜欢的,熟悉的人,永远热情洋溢,她可以和卓易凡在楼道里打闹,却在面对他时,停下所有,不与他对话,甚至不多看他,就像现在这样。

    宁星泽一言不发地上楼,脚步灌了铅般沉重,手背上青筋可怖,矿泉水瓶在手中嘎吱的捏响,冷到彻骨的水打湿他手指,整个瓶身破到不成原样,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而楼道口的地上,他的正前方,躺着一对灰蓝色毛球,发卡被掰成两半,毛球上粘了灰,脏兮兮的被人丢在那。

    刺目,多余。

    ——————————

    甜甜:晚上来加更嗷~一百珠好快就达到了!!你们太棒惹!

    然后……这章……不能算虐吧?应该不能算虐吧?就让叁儿子酸一下嘛,我会甜回来的,相信我!!你们要实在觉得虐……我过两天就更个小肉番甜一下qaq,不能苦了我的读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