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浓 - 被霸总经纪人玩弄肉体交代通告的女艺人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自从在全剧组演职人员的围观下与于灼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之后,很快的,第二次、第三次以及后来的许多次再发生也就变得非常的理所当然了。

    颜瑟心中隐秘的羞耻心和不自在也被过于开发和宽容的环境给带偏了,她想着就算在之前的世界,剧组夫妻在行业里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到了这里,更加没有人会对她和于灼的关系有任何的闲言闲语,人们只会惊叹于她的幸运和天资。

    一个选秀出道,入行将将半年才半年又没有什么背景的新人,走到如今在圈里的热度和资源就已经是现象级的。

    而且最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颜瑟的星路除了背靠YS娱乐这么个低调有实力而且还只专注打造她的娱乐公司外,居然连白嘉铭和卫鸿曦这样的天之骄子都上赶着捧她。

    现在甚至还能得到鬼才导演于灼的赏识,成了唯一被他贴身调教演技的幸运儿。

    这一连串的经历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只会被认为是白日做梦,过度意淫,偏偏多少女艺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却切实的发生在了颜瑟的身上,一时之间也被贴上了天选之女和锦鲤的标签。

    其实,颜瑟骨子里是一个有些反骨且受不了束缚的人,不管是演艺事业还是感情来说都是如此。

    说她无情或者没良心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大部分时间把两个男人视为老板,她十分确定在和他们的肉体关系中并不包含感情因素。

    面对越来越暴露黏糊劲儿的白嘉铭和控制欲渐渐加深的习巍,虽然嘴上没有透露半分,颜涩却已经有了等合适的时机换个工作环境的打算。

    比起已经让她产生了约束感的两个男人,像于灼、万铮泽还有赵孟川这样保持着不紧不慢节奏的反而让她觉得自在舒服,至少在目前她不讨厌这种撇除了爱情成分的自由相处模式。

    被男人霸占的憋闷和压迫感,颜瑟上辈子就尝了个够,阴差阳错的重生在这个奇妙的世界,她就不打算再受困于情感的牢笼……

    “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叫了你好几次都没反应。”

    泄愤似的含着软嫩的耳垂咬了一口,成功的让刺痛唤回她的注意力,男人性感低沉的嗓音暗含这尽力克制的醋意。

    习巍看着隔了小半个月没见,在此期间还与别的男人勾搭得正火热的颜瑟,他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当然,也仅限于在她的面前。

    这个女人近来忙着跟于灼在戏里戏外鬼混,网上也早就传遍了两人的视频。而自己要求的每日视频通话,她也完成得极为敷衍,现在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走神,习巍觉得自有充足的理由表示不满,并且对她施以惩罚。

    他开始有些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之初太过急切地选择了现在这个身份,先前以为成了她的经纪人就能够成为常伴她身边的最佳选择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效果,而她呢,总是能在工作中招惹上一大群讨厌的家伙来让他难受。

    虽然男人看似没有透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但好歹也和他相处且被操了小半年,颜瑟多少也感受到些许的异样。

    自打从感情中跳脱出来,用旁观者的身份也让颜瑟能更加无负担地应付着男人们的这些小情绪,乖巧地放软身子倒进对方的怀里。

    颜瑟已经猜到近来自己和于灼的事情大抵都被柳柳汇报到习巍的耳朵里,趁着男人发作之前不经意地转了话头:

    “还能想什么,不就是上次你跟我提过的行程。”

    贪婪地索取着她身上已经铭刻入骨的女人香,习巍放任自己的手往她私密处游移:

    好歹曾经是她最亲近的枕边人,习巍自然识破了颜瑟的小心思:“难为你还惦记着工作,我差点就以为你这剧组里玩昏了头,乐不思蜀了——”

    (免费)真人秀新主题:军中淫花

    眼前的她比半个月前看上去又有了变化,举手投足间越来越撩人的媚色和迷人情态都是得益于另一个男人的操弄和浇灌,让他愈发着迷的同时也心如火烧。

    颜瑟心里的小人儿已经被男人酸气冲天的醋意给煞到了,男人身上无法忽视的幽怨气息与第一次见面时的高冷完全搭不上边,不知道也没耐心去哄,只能用露骨又直白的方式转移他的注意力。

    “工作嘛,不都得这样么。而且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没了你,我什么都做不好。特别是一想到明天就要去军营里录制节目,我就心慌的不行,不信你摸摸看,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话虽然说的半真半假,但撇去夸大的成分,颜瑟的心慌倒是真的。

    就在前几天,《陪你一起浪》节目组已经发来了新的录制台本。

    这次录制的时间会比较长,因为趁着半个月后的建军日,会一次性录制两期“军中淫花”特番,地点也定在了京郊某部队驻地。

    一看到直白的录制主题,颜瑟就脑补出一副肉色迷离的香艳大戏。作为一名曾经的军嫂,在仔细研读台本时,尤其是当中一些只能用黄暴来形容的流程之后,她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捕捉到颜瑟情绪的习巍无声地在心底笑了,她肯定是想起了上辈子身为军人的自己,虽然口口声声说怨恨和厌恶他,可即便如此,她也抵赖不了心中有一个角落被他霸占着……

    心情由阴转晴的男人当即决定不再纠结她近段时间的淘气,目前他有更紧要的事情和她重温。

    “不就是录个节目而已,有必要这么大反应么,还是,你在向我撒娇?”

    身子柔顺的依偎让男人的大手能够自由玩弄她已经被扒拉开的双腿之间,隔着一层和赤裸几乎没有差别的轻薄布料,从男人手中传导过来的灼热于她而言是撩拨也是折磨。

    已经被男人们进出过无数次却仍旧生嫩多汁的小肥逼急不可耐地分泌出骚香的粘液,虽然还是有些许的不自在,但颜瑟已经越来越习惯用这样下流的姿态来进行工作上的交流:

    “那些可是军队里的男人呐,一个一个的雄壮如牛,我肯定会怕啊,而且公司居然也舍得让我进这么个虎狼窝,老板你都不疼瑟瑟了。”

    男人轻笑,已经钻进裙底,在屄口上来回花圈的手指夹起几根耻毛玩弄着:

    “又说混账话是不是,要真是不疼你还能让你这么放肆?”

    摸着那鼓起的粉嫩美逼,捏着两片被淫水打得湿淋淋的柔唇轻轻地揉来揉去。

    要真是不疼她爱她,就冲她前前后后勾搭野男人的行径早该死千百回了。就是因为太过痴恋于她,想让她好好地活着,他才会一再地妥协和隐忍。

    “可、可是军人真的好可怕弄起来的时候又疯又猛一个军人就比寻常男人更要命要是一大群的话我绝对吃不消的”

    颜瑟想起曾经的屠远舟凭着非人的体力和磨人的技巧就已经能玩得她丢了半条命,接下来连着两期都要在军队里度过,到处都是血性激昂且荷尔蒙爆棚的军人们,她们这些个女嘉宾的遭遇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的惨烈。

    出道时的百名粉丝激射已经让她好些天才缓过来,虽然后来也经历过和两三个男人同时性交,但他们理智尚存的玩弄都让她受不了,要是换成在军队里憋久了且玩疯了的男人们,她绝对会被操坏!

    看来自己曾经的玩弄让她心有余悸呀,习巍权当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赞美,经由她的提醒,他也想起了上辈子在一起后,每回从部队回家逮着人就发狠插穴的日子。

    “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在口是心非呢,看着似乎很害怕,可小逼却已经在发大水了。”抱住颜瑟颤抖酥软的身子,大手继续往里面摸索,沾满手指的骚香粘稠让人玩味。

    被一群巨屌兵哥哥插屄灌精轮奸

    “还是说你其实有过和军人性交的经历,我猜当时你一定被彪悍勇猛的兵哥哥操得死去活来,所以才会如此记忆深刻吧?”

    两根手指用力往里一捅,男人恶意的调侃背后是旁人难以读懂的深意。

    手指被穴肉密密实实的挤压,甬道湿滑又紧致,还会主动吮吸着异物,他根本都不需要主动,手指都已经被媚肉拉扯着往里一入再入。

    被习巍说中了心事,颜瑟却完全没有察觉男人说话时的异样,比起那毫不起眼的怪异感,一沾染上男人的身体和气味的淫荡肉体已经做好了为入侵者完全敞开的准备。

    抱着一种渴望被她发现却又担心被识破的复杂心情,男人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狂野和激烈。

    “没有反驳,看来真的是我被说中了。你这个骚女人,原来很渴望被大鸡巴兵哥哥插你的小贱逼呢!”

    “唔!!才不是啊~并没有期待!对当兵的我讨厌都来不及呀”比起强硬的说辞,她娇软诱人的语气让这番话没有半点的说服力。

    或许在别的男人听来会以为这是她欲迎还拒的撒娇,只有习巍清楚地知道颜瑟说的每一个字都再真实不过,毕竟做错了事惹来她厌恶的人是他自己。

    “讨厌么?可是没办法,你只能接受。”

    他的感情绝不会因为她的情绪而有所迁移,习巍心里想着,动作却是不停,腰部一次比一次更凶狠地进出着女孩儿的身体,就算现在讨厌,迟早有一天她会再度爱上他的,他早就做好了纠缠不休的准备。

    被男人死死锁在身下,颜瑟觉得自己渺小得如同被缠绕在蛛网里的飞虫,随时都可能被吞吃殆尽,他侵犯的不只有她的肉体,连她的心神也一同屈服在他的强势和邪恶之下,这个越来越危险的男人让她陌生又熟悉。

    “必须要习惯才行呢,军人们可不会纵容你,别以为撒娇会博得他们的怜惜,你摆出这种欠干的表情,只会让他们兴奋到狂捅你的逼。”

    简直要疯了!他邪恶下流的调调该死的勾起了她上辈子的回忆,各种被屠远舟恣意淫玩的片段不停地在脑海中回荡着,也让她的肉体兴奋到颤栗,甚至连被迫岔开的双腿都已经主动勾搭上男人的腰背。

    看吧,她就是这么口是心非,其实根本就离不开他。

    看着不自觉顺从的颜瑟,男人心里的满足和愉悦汹涌到几乎要从胸腔中奔涌出来,就像他日日夜夜的惦念着她一样,她其实也把每个和他在一起的瞬间都烙印在身体和心底,就算嘴上说得再狠,她都做不到真正的抗拒。

    “通常来说,被军人操的女人有两种。一种叫军嫂,一种是军妓。你呢,想成为军嫂还是军妓?”

    敏感的阴唇被巨硕的龟头揉来碾去,绵绵的下流汁液被男人恶趣味的糊满了整个屄口,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双腿之间的颜瑟,被男人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懵,只得讷讷出声:

    “……啊?我不知道……”

    她疑惑为难的表情又纯又欲,习巍忍不住驱使着粗壮的肉物破开她软嫩多汁的小口,齐刷刷擦过穴内密实的嫩肉。

    摩擦的快感几乎让颜瑟快要站不住脚,只能双手抱紧了男子的脖颈,半挂在他身上,由着男人的大物件一下下插进鲜嫩的小穴。

    “其实军嫂和军妓的区别不大,反正都是要被很多当兵的玩弄身体插逼灌精,通常随军的军嫂们被丈夫部队里的同时操成松逼烂货之后,就会被丈夫贡献给军营成为军妓。”

    说到最关键的时候,男人故意欲言又止,紧接着在颜瑟惊惧的眼神徐徐开口:

    “而且,我听说这一期节目录制之前就会让你们几个女嘉宾抽签决定一开始的身份归属,要是军嫂还好,如果是军妓的话,你猜会遭遇什么?”

    新/御/宅/屋3щ點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