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浓 - 做鬼都舍不得放过美艳诱人的娇妻!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14更半价)做鬼都舍不得放过美艳诱人的娇妻!

    为了尽量拖长附着在徐远帆身体上的时间,他必须尽可能地延迟射精,每次想射时缓上一缓,只让颜瑟泄身而自己忍住不射,所以他的动作由慢至快,大半个小时都没有射出一次却已经让颜瑟小泄了两回了。

    颜瑟脑子一片混乱,浪潮般的快感让她疲于抵抗,男人的性器蔓延出占有感席卷了她的全身。明明是徐远帆的肉体,可是给她的感觉除了样子以外,玩弄她的癖好和风格有着再明显不过的屠远舟风格。

    看来,死亡并没有让他变得宽厚善良,反倒是越来越恶劣了。

    如果他只是纯粹不管不顾的用强,无论如何她都能咬牙忍住,可他偏偏是用种勾引诱惑的姿态,挑逗她的感官,玩弄她的身体的敏感特性,助燃她的欲火,恶劣又霸道,这男人从来都喜欢用尽手段让她流露出最淫荡下流的模样供他欣赏。

    就着湿黏的爱液,屠远舟的抽送早就如同脱缰飞驰的野马,铆足劲儿在她湿热逼仄的甬道中撞击出更多更烈的快感,比起旁观的第三人视角,用最亲密地方式近距离看着她被自己操出来的淫荡模样才是最赏心悦目的。

    她的身子被男人塞得满满的,肉壁同阳具间没有丝毫空隙,就好像是生长在一起般紧紧相连,她的爱液与他的前精在紧窒的甬道中水乳交融,甚至随着他的撞击被带回了宫腔内,连这样隐蔽的所在他都要侵入,完全不给她留下任何一点私秘。

    这样霸道的性交方式果然是他的风格,他出事前的那些天一心想要把她操怀孕,所以每一次性交都用最深入的姿势来插她,回回都要操开宫口,直到再也深入不了才勉强罢休。

    比起徐远帆初次占有她时表现出来的克制,长期玩弄她的屠远舟自然熟知怎么才能让她的彻底放开,颜瑟已经放弃了抵抗,反正不管是在梦境还是现实,她总不是这人的对手。

    被操泄了好几回,子宫都被撞麻了,男人却没有半点要射精的意思,在她看来,这分明就是他的蓄意折磨。

    “呵把我玩得这么狼狈你肯定很得意吧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呢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看着颜瑟委屈巴拉的样子,屠远舟不是不心疼的。

    可他好不容易握住一个能够再和她相处的机会,如果不通过激烈的玩弄让她重新燃起记忆,除却身体,她心里留给自己的那个位置也很快就会被别的男人所代替。

    所以,他才会如此急切的安排这一切,他不要任何潜在的不安横在两人之间,什么都不行!!

    “这怎么叫狼狈呢?而且,你是我的妻子啊,我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妻子放手,就算死了也是。”

    屠远舟吮着颜瑟的耳垂低声诱哄,舌尖不时钻进雪白的耳廓里轻轻转动,引得颜瑟半身酸软不住的试图闪躲,却怎么也逃不开他的骚扰纠缠。

    “呜呜那你还要纠缠我多久难道就打算一直这样霸着他的身体幺”?颜瑟颤抖着身体,咬着唇,迫切的想要从这个诡异的梦中醒来。

    “多久,还用得着问幺,肯定是永远啊。我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重新拥你入怀的机会,怎么舍得设下期限。”

    屠远舟低低的笑开,动作变得不紧不慢,并不激烈,只是现在的插入已经是连根拔出又尽根插入,她的花穴太过娇嫩,他要好好透一透才能更热情的爱她。

    事情似乎已经变得超出自己所能想象的范围了,颜瑟觉得自己好像被一个看不见的巨大漩涡给吸入,莫名的心慌,让她的身体下意识紧绷。

    “哦,瑟瑟别用力夹,差点让你夹射了,哦…让我再多操你一会。我还舍不得离开。乖一点好不好,好好感觉现在操你的人是我,是你的丈夫。”

    被颜瑟无意识的这么一夹,屠远舟险些就这么缴械投降,他忙停下动作缓一缓情绪,整个人趴在颜瑟身上粗喘不已,嘴唇本能的寻找着颜瑟的甜美。

    马上那两片嫩滑的唇瓣就被他霸道的占据了,含在自己嘴里又舔又咬,这样的难以割舍的滋味,他怎么吮也吮不够。

    屠远舟心底的不安在骚动,隐隐感觉到自己正在失去对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15更免费)被鬼丈夫激射骚子宫,却在别的男人身边醒来!

    明明朝思暮想的人已经被自己抱在怀中,压在身下,可他还是觉得不够,要怎么样才能填满自己几近饥渴的欲望?怎样才能永远占有这个他深爱着的人的身心,让她再也不能离开他半步?要怎么做才能够……

    屠远舟吮着颜瑟的耳垂呢喃不休,不停地在她耳边碎碎细语,有满肚子的话要赶在离别前对她吐露。

    想让她在自己不能现身的时候多念着她的好,把感情和心好好守着,就算被别人操了小嫩逼,也不要把他们真的放在心上,可是仔细想起来,自己身上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优点值得她时刻铭记。

    随着他肉体的消亡,能力家世和钱财早就成了过眼云烟,论长相,蒋潇和徐远帆的皮相完全不必他差,更何况他现在借用的还是徐远帆的身体。

    如果非要掰扯一个优点,就是有着和她在性生活上无比契合的两年多时光,他用自己狂野的性交方式深深地在她的身上烙下了印,就肉体而言,她已经完全被改造成符合他性爱癖好的肉具。yUsh uWuh点c欧m

    无法体会到屠远舟内心焦虑的颜瑟做不到回应和安抚,她的穴肉急速痉挛收缩,裹着屠远舟的肉棒大力的揉按着,大股的爱液直冲而出,迎上了正顶进来的肉棒。

    屠远舟感觉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马上就要断裂,从背脊和精囊传来的悸动让他明白这一次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该死的,我又要走了啊不准忘了我,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一直看着呢,要乖啊”

    屠远舟捧住颜瑟的脸蛋,额头抵着额头,伴随着不舍的叮嘱还有灼热的气息急促的喷在颜瑟口鼻间。

    颜色想说些什么,可一张嘴才发现所有想表达的词句都化成了尖叫和呻吟,男人又浓又烫的热精,像子弹一样有力的喷射而出,重重的打在敏感的宫壁上。

    她的穴肉每一收缩,就会夹出剽悍肉棒的一股精来,这第二次憋了这么久都没有泄出的精液当然又稠又多。

    差不多陆陆续续射了一两分钟,只烫得颜瑟哼叫不断,热得她舒舒服服,子宫被灌得满满的,微微隆了起来。

    颜瑟再也没有力气与他撕扯,耳边听着他如催眠一般的低语,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

    许久,等到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颜瑟只觉得手脚冰凉,细思极恐的睁开眼,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不住地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茫然地环顾着周围的环境,她才发觉现在所处的和刚才那番诡异遭遇里的貌似真的不是同一个。

    “怎么了?是不是作噩梦了?”

    半夜醒来的男声还带着几分困倦的沙哑,颜瑟呆愣的双眼因为这个声音开始转动,转头一看,不是于灼又是谁。

    颜瑟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是了,这才是她真实所处的世界,在这里有荒唐有淫乱,唯独没有梦里那样诡异的遭遇。

    看着已经渐渐镇定下来却还是

    冒着冷汗女人,于灼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看着她喝了一大口,脸色有所好转才坐在床沿搂着人轻声问着:“梦到什么了?”

    看颜瑟还是没有说话,他俯首含住她的唇,揉摸着她的背脊,男人赤裸的怀抱传递过来的真实温度终于打破了她的沉默:

    “梦到一个明明做错了事,不知悔改,还要反复纠缠我的恶鬼。”

    于灼凝视着强作镇定却仍然脸色苍白的颜瑟,若有所思:“知道你为什么会做噩梦吗?”

    突然被问得一怔,颜瑟满眼疑问地看向男人。

    “因为你体内的阳火不够所以才会有脏东西找上门,要破解很简单。”

    颜瑟正想说你不是留学归来的ABC么,怎么对这种事也有研究,等听完他说的就开始觉着不对了。

    于灼已经埋首于她的胸前,口舌并用的照顾着一对圆乳,用实际行动介绍这所谓的破解妙法。

    比起梦中诡异的性爱遭遇,于灼的撩拨和亲近让她有种劫后余生的幸福感。

    “我的阳火绝对能让任何脏东西都进不了你的身。”说完,已经顺势伏在颜瑟身上的男人,开始吃着她的大奶,同时用性器撞着娇嫩多汁的腿间蜜肉。

    *****

    这个月实打实的是有存稿但不方便放上来,现在终于有机会上传,请大家见谅

    还是老话:绝不弃坑!!!放上来的15章大家先看着,还有一部分明天放上来

    就当这个6月养肥一次性过瘾了,7月正儿八经上传更新,该忙的都差不多了

    PO18  .po18.de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