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浓 - 鬼姦:死去的丈夫回来玩弄妻子的淫荡肉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12更半价)鬼姦:死去的丈夫回来玩弄妻子的淫荡肉体!

    恍惚间,颜瑟从徐远帆身上看到了屠远舟的影子,甚至他的脸在某一瞬间居然也幻化成了屠远舟的模样,惊愕、羞耻、心虚居然还有那么点儿隐秘的报复性快感。

    如果此刻屠远舟回来,看到她躺在这个他一直漠视的弟弟身下等着被玩弄,肯定会气疯了吧,如果他能看到的话……

    可惜从此以后只能幻想那个人气急败坏的样子了,屠远舟那家伙在把她变成和他一样卑劣的冷血怪物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真特幺是个混蛋啊。

    原本埋头在她胸前沉迷于吃奶的男人抬起了头,用着不知是兴奋还是隐忍的沙哑嗓音对着她说:

    “原来你还是会想起我的呢,可是这种时候我实在高兴不起来……我亲爱的妻子……”

    他在说什么啊?还是说她刚刚听错了?可是妻子这两个字是如此的明晰,让颜瑟想自欺欺人都很难。

    难道说她已经被那个死掉的家伙影响到有幻觉了幺?在自我怀疑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徐远帆的颜瑟惊恐地发现这男人的轮廓居然真的在诡异地幻化出屠远舟的模样……

    “你在害怕?正常来说,身为妻子的你看到本该故去的丈夫不是应该喜极而泣幺?可看你的样子实在不象是在欢迎我。比起就算是死掉都还对你念念不忘的我,瑟瑟你真是绝情呢。”

    颜瑟看着男人的嘴唇不断开合,脑子里明明听清楚了他说的每个字,可是串成一句话后,她听不明白了。

    男人猛地站起身将提溜起来放倒在床上,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形成一个绝对封闭的姿势,眼眸暗沉燃烧着晦涩的光芒,死死地盯着她看,动作强硬又干脆,唇线也绷得紧紧的:

    “决定和他媾和的时候不是胆子很大幺?怎么现在就怂了,被我吓傻了?你肯定在想:这该死的家伙怎么又回来了对不对?说起来,我是托了亲爱的妻子和弟弟的福气呀,要不是这家伙对你有企图,现在按捺不住找上门来操你,我都没办法回来呢。”

    “听起来荒谬又可笑对不对?和小叔子的龌龊勾当阴错阳差成了死鬼丈夫还阳的契机,我都不知道是该憎恨你们的背叛还是该感激你们的挽救了。”

    最后几个字简直是咬牙切齿说完的,男人猛然低下头撅住颜瑟因为惊愕而微张的唇,抵开她的齿关狂猛地在她口中肆虐,卷着她的唇舌用力允吸吻咬,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吞吃入腹。

    明明才三个月不到,可他却觉得有三百年这么漫长。

    先是有蒋潇处心积虑地接近她,最后恬不知耻地遂了那下流的愿望,现在又多了一个他怎么都想不到的弟弟也开始自由进出她的身体。

    他常常怨恨她,怨恨那些男人,最恨的还是老天,怎么不让自己死得干脆些,就用不着看这些锥心刺骨的场景。

    可是那个一直禁锢着他的声音却告诉他,恰恰是因为徐远帆与自己有着同样的血脉,才能够在彻底占她之后,让他的灵体短暂的停驻他的身体上。

    多么讽刺的事实,他想要操自己的老婆居然还要借助弟弟的身体!从现在起,他与这从来没放在眼里过的所谓弟弟真正有了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看着男人不停在愤恨与隐忍间转换的复杂眼神,颜瑟还没从男人匪夷所思的话语中彻底想明白,紧接着就迎来了对方炙热的唇舌,凶狠、霸道、带着欲要掀翻一切的狂暴,又带着一丝求而不得的怨怼。

    呼吸间的氧气象是被男人报复性的全部吞噬,她不得不追寻着男人的唇舌去得到那一丝缓和的空间,檀口被翻搅,香舌也被勾缠着不放开,因为被刺激到敏感点而不自主分泌出的唾液也从两人唇瓣间流出来,顺着嘴角流到下巴处,看起来颓然又迷乱。

    “你听好了,现在操你的人不是徐远帆,而是我,你的丈夫,一辈子都纠缠着你的名分和身体的男人!”

    重新与她交媾的极致触感瞬间燃爆了他所有的惦念和欲望,他唾弃现在这具寄生的肉体,却也只能附着它来感受她,他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里,她怎么可以这么折磨他呢?他都快要被她给逼疯了!

    ******

    (13更免费)弟弟射的精液被兄长的鸡巴堵回子宫!

    骗人的吧?肯定是太累出现了幻听,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可是身体的熟悉骗不了人,这样的节奏和感觉真的是屠远舟曾经带给她的,颜瑟已经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本能驱使她用尽所有的力气立刻从男人的身下逃离……

    一手摁住她的肩膀,一手掐着腰,男人就没打算给她挣脱的机会:

    “怎么,合着你现在逼给他操就行,给自己的老公插就不乐意了?我可是死之前都一直念着你,你呢,怎么这么狠心?给我强行按上罪名,死了都怨着我,还捞了两顶绿帽子让我戴,你可真行啊——”

    这女人明明现在脸上都还满是情欲的艳色,眼角都还垂挂着被徐远帆操出来的泪,结果一听到是自己就立马变了脸色,让他怎么能不恨?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颜瑟现在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先是因着男人匪夷所思的话产生的诡异联想让她惊出一声冷汗,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是惊愕,更多的还有被抓现行的心虚和羞耻感,一时间让她有些难以面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对方的质问。

    如果换做以前,一旦有现身的机会,屠远舟绝对会立刻疯狂的报复这对让自己受尽煎熬与耻辱的男女,大不了就是玉石俱焚,大家一起死,反正他早就没命了。

    可是过了这些天,他居然发现当真的附着在徐远帆的身上之后,再度碰触她的时,什么报复与怨恨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胸腔里满溢的都是失而复得喜悦和满足。

    原来当人真的爱一个人到骨子里的时候,是可以枉顾所有的脾气和原则的,抛却底线和卑微并不是只有女人才做得到。yUshuWuh点c欧 M

    看到她惊疑不定的样子,他屈服了:

    “也是我这个老公当得太失败了,出发前都没在你跟前讨着个好脸色,才会在事故发生前都还心不在焉地丧了命,是我自己活该。可如果你真有这么的讨厌我,恨我,那怎么还会伤心了那么久,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徐远帆闭着眼用心地感受着被她包裹的触感,终于不用再过眼睁睁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奸淫的日子了,虽然他只能在每次徐远帆射给她第一次之后才能短暂的出现,而且一旦憋不住也射给了她,就只能再度回归灵体,可这也比之前好上太多。

    “我才不会为你伤心一滴泪都没为你流过你不在,我还清静自由了真的”

    颜瑟只觉得眼眶发热发烫,然后就无端地流泪不止,她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只有在梦里才会有这样奇异的场景。

    “你看,你都只为我哭过,还在嘴硬。”

    徐远帆的呼吸又热又烫,他炙热的唇吻在她修长的脖颈,印下一个又一个充满占有的吻痕。

    这些天一直在她身边看着,他也知道,从头到尾她都没有主动去勾引撩拨那两个男人。

    不论是蒋潇还是徐远帆,都是他们自己主动上门想方设法让迫使她服软,可是不恨她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嫉妒。

    相反,他嫉妒得恨不能撕了那两个,一想着现在插着的嫩逼蒋潇和徐远帆也玩过,就忍不住想要爆奸她的冲动。

    “知不知道我最遗憾的是什么?就是没有早早的把你操怀孕!”结果现在再也没机会用自己的身体让她受孕了。

    她娇嫩的子宫早就被徐远帆干得湿滑无比,刚才射进去的精液被龟头堵着在阴道里不上不下的,他稍微一往里入就又全堵回子宫里。

    被性液沾染得油光发亮的阴唇被插在中间的大肉棒挤得往两边翻开,就算用的是同一具身体,他也有办法让她想起被从前被自己玩弄的种种回忆。

    大手拖着她白嫩的小屁股,从下往上粗暴的捣动着,紧窄的屄腔被肉棒塞得满满当当,让颜瑟舒服得连脚趾都卷缩起来,看着她淫媚的模样,他心头发烫的同时也忍不住攀比:

    “比起他们来,还是我最能操爽你吧?”

    无意识的听着男人的话,颜瑟失神的随着男人的律动起起伏伏,穴口被两人混杂在一起的耻毛磨得热辣辣的疼,只能仰着头,不住地发出细细的尖叫。

    “该死的,别夹那么紧!我还没操够,不想那么快就被挤出去!不准夹!”

    PO18  .po18.de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